<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真真假假
         李笑想知道花钟贤为什么迫害小泽的家人。

         小泽道:“我父亲在元阳城内有多处房产,一场大火却烧了所有的地契、房契和钱庄的存款凭据。主事府让他缴纳三千两银子,才能补办地契和房契。后来我父亲凑齐了三千两,而他们却拖了半年不办理。我父亲又陆续打点了一千多两,花钟贤来了后,直接告诉我父亲重新办理地契和房契,需要按照法度办理。”

         又是法度?

         “我父亲借了高利贷,坏人起先还是天天来搬东西,后来就把我们一家人从家里赶了出来。我们到哪家店铺,坏人就追到哪一家,要债。为了保存店铺,我们就不能明确与店铺的产权关系,店伙计就开始霸占店铺了。”

         “荒谬。”

         “要不是花钟贤,我怎么会失去家人?”凡是经过苦难的人,都喜欢向人述说内心的痛苦。小泽又道:“花钟贤,就是一个大贪官,贪污受贿,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多钱?我听商帮的帮主说,花钟贤在帝都皇城为工部尚书看家护院的时候,就开始损公肥私,侵占各种工程。工部尚书是大宣国最富裕的大富豪,在大富豪手下办事跑腿的,也都是富豪。”

         李笑听得索然无味,他根本不关心谁是首富,他现在最担心小基基的安危。

         小泽接着道:“你知道吗?北边大旱,很多灾民拖家带口向南逃难,没有吃的,就开始卖儿、卖女、卖媳妇。花钟贤就用极其廉价的价格买下漂亮的幼女,然后送到帝都皇城和各地一字城,让人贩子转手卖给达官贵人,为奴为婢。都是好人家的女儿,怎么能做别人的玩物?”

         李笑有点不想听了。

         小泽冷笑道:“你知道吗?他上个月还去尼姑庵,威逼一个尼姑还俗。为了手下人,他亲自去青楼抢女人,强逼着给青楼女人赎了身。”

         李笑叹道:“嗯。不要再说了。花钟贤也是一个大坏蛋。”

         李笑无法确定花钟贤是不是一个大坏蛋,他不想再听小泽的片面之词,他见小泽眼含泪水,心想,她发现了我,没有大声呼喊,可能我还有逃走的希望。李笑问道:“小泽,与我一块儿逃走吧?”

         小泽道:“我和你一块逃走?”

         “是啊。”

         “我带上黑狼一起走,可以吗?”

         “什么?你说要带上这只大狗?”

         “嗯。”

         “它肯跟你走吗?”

         “当然啦。”

         李笑想到了金牛镇集市乐呵呵酒楼后院的大黄狗。阿黄,你还好吗?

         小泽收拾了一下个人物品,带着李笑和狼狗,直接开了前门,逃了出去。

         二人骑着立耳狼狗,先沿着南边的官道跑了很久,然后钻入密密的枯树林,立耳狼狗艰难地行走着,小泽与李笑只能低低地伏着头。

         小泽穿着白色的薄纱连衣裙,披散着飘飞的长发,坐在李笑身前。李笑感受着胸前怀里的小泽,觉得她是如此柔软,如此娇小,如此惹人怜爱,狼狗在崎岖不平的山间行走着,使得小泽的后背时不时地碰触着、撞击着、挑逗着李笑的胸膛,让李笑几许兴奋。

         狼狗爬上了一座七八百米高的山峰后,小泽令它停了下来。小泽对李笑道:“我们休息一会儿。黑狼也需要休息。”二人跳下黑狼的背,依旧相互相偎着,气氛颇为奇特。小泽道:“让我们坐下来休息。”

         二人相对而坐,没有了刚才的耳鬓厮磨,气氛变得很尴尬。二人都没有说话,想着之前的接触,李笑心跳加速了。

         清晨的夜色还是那么浓。小泽向着李笑挪了挪,与李笑并肩而坐,轻盈的身体侧靠在李笑的胳膊上,散发着发香的头发压在李笑裸露的肩头上。李笑过于激动,以至于身体有点颤抖,他觉得他流鼻血了,用另一只手触摸了一下鼻孔,原来没有流鼻血。

         小泽似乎感到了李笑的颤抖,而她自己的身体比较僵硬,心情也很平静,她毫无睡意,问道:“李笑哥,你从哪里来啊?”

         李笑心想,英雄不问出处,但我必须有一个合理的出处才行。于是道:“我来自红星村。”

         “红星村在哪里?”

         “应该在金牛镇吧。”

         “你认识龙蜥主人吗?”

         “你也知道龙蜥主人?”

         “龙蜥主人是好人,我当然认识了,我最喜欢他那像山羊一样的胡子了。他还教过我炼气的法门。”

         “他是你的师父吗?”

         “不是。”

         “不是师徒,他为什么还要教你炼气?”

         “不是师徒,就不能教我吗。你不是他的徒弟,他就不教你吗?”

         “他可没有教过我。反而,我被他的宠物吓得要死。”李笑想起在龙蜥背上攀爬悬崖的情景,心中还是感觉惊恐。

         “龙蜥主人这么好,难道就没有教过你什么吗?哈哈,我好高兴龙蜥主人没有教过你,只教过我。”

         李笑无话可说。

         小泽突然流出了泪珠,哭泣道:“龙蜥主人,已经死了。”

         “怎么就死了?”

         “被花钟贤害死的。”

         李笑想起自己向花钟贤寻问龙蜥主人时,花钟贤的语气和表情,兀自信了八八九九。李笑心道:这个世界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与我没有关系,哪个人对我好,哪个就是好人。李笑问道:“花钟贤,是怎样害死龙蜥主人的?”

         小泽道:“元阳城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胜过龙蜥主人,我听张帮主说,他先中了马檗毒,然后连同自己的坐骑,被花钟贤饲养的食肉夜虫吃了。”

         “食肉……虫,吃肉的虫子?”

         “那种虫子畏光,夜晚才敢出来。所以叫食肉夜虫。”

         李笑想到了《食人鱼》这部电影,心中一阵慌张,忙问道:“虫子呢?”

         “虫子都逃跑了,跑到千峰万仞山里了。”

         “跑进山里了!”外来生物入侵,山里的动物要遭秧了。李笑又道:“这些虫了,有天敌吗?”

         “……”小泽没有听明白。

         李笑又道:“这些虫子来自哪里?”

         “丁卯叔叔说,食肉夜虫来自沙域的大沙漠,它们以腐肉为生,白天躲在沙里,夜晚才出来觅食。起先花钟贤只饲养了几只,后来就繁殖了很多。”

         李笑心道:这种恐怖的虫子不养最好。

         说了一些话后,小泽已经没有哭了,她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本很薄的小册子,道:“龙蜥主人死前,送给我一本书,你看看。”

         此时,太阳已经在东边的天空升起来了。李笑趁着东方天空的鱼肚白,看了看只有几页纸的小册子,见封面上有五个模糊的宋体字,就问道:“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