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薄情寡义
         走出了李笑所在的铁笼子后,凤凰想起了自己的三个孩子,大女儿就是舞儿,舞儿被人糟蹋了,起先她认为是花钟贤做的,因为那天她亲眼看到花钟贤赤身裸体地躺在舞儿的床上,舞儿则衣不蔽体地抱膝坐在地上。舞儿受到了惊吓,痴痴呆呆的。

         凤凰想起了自己那两个年幼的儿子,心中一阵一阵地泛着酸苦,不知道他俩在双阳城过得好不好。

         她一个月没有去看他们,就感觉过了好几年一样。不知道孩子们想我了吗?他俩是不是健康,是不是受了委屈?他俩在埋怨我,埋怨我狠心离开他们吗?我给他们带来了伤害,他们长大后会不会不认我我这个母亲?凤凰想着她想了无数遍的问题,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孩子,我的孩子,陈堤渠、陈堤梁,都是母亲对不起你们。如果我隐忍不发,对孩子的父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孩子的父亲就不会赶我出门,即使我受一辈子委屈也好,只要我的孩子快乐、幸福。

         如果我青春永驻多好,那么,孩子的父亲就不会在外面找野女人了;如果我装聋作哑多好,那么,孩子的父亲就不会赶我出门了;如果孩子的父亲不在外面找野女人多好,凤凰想着她想了无数遍的假设,已经泪流不止。

         哼,凭什么,凭什么他在外面乱找女人,我却要隐忍不发、装聋作哑?我为了他怀孕生孩子,他却在我妊娠期出去与野女人鬼混,东窗事发后,竟然光明正大地去喝花酒,我生舞儿,他如此,我生渠儿、梁儿,他还是如此。

         本来我已经对男人死心了,可是干爹安排我认识了花钟贤,我最开始也是抱着试着交往的态度,与他相约黄昏之后。

         他在我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我以为他可能是真心的,因为他对我毫不保留,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包括他不得不娶那个人的姘头为妻,之后如何让那个姘头给他生了四个孩子。还有他的理想,他的抱负,他为国为民的气概。

         天啊,男人到底是什么动物?他对我如此信任,如此用心,为什么他要与云梦月鬼混,还在山谷里养了六个小女孩。

         与他在一起三年,他对我无微不至、嘘寒问暖,把我的舞儿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样,当我以为他会真心待我,与我白头到老的时候,当别人都称呼我是“花夫人”的时候,马白羽却说他已经与云梦月私通一年多了,还在回音谷里养了六个小女孩。

         花钟贤骗我说每月要去千峰万仞山里寻找龙蜥主人,其实就是每月与云梦月幽会。

         我为了他差点被龙蜥所害,他却把绿茶、红茶接到了元阳城。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哪有两个小女孩赏心悦目?凤凰想着花钟贤的薄情寡义,已经泪流满面。

         凤凰又想起了老年,老年比她大好四岁,她自小就受到了老年的照顾,她知道老年对她的情义,如果她不认识陈昊,说不定还真的嫁给了老年。

         老年与陈昊相比,她不喜欢老年,老年出生贫寒,身上没有陈昊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气概;老年走路总是弯着腰低着头、畏畏缩缩的,哪里像陈昊那样直挺着腰、抬着头好看;老年在自己身边说话、做事总是小心翼翼的,哪里像陈昊那样风趣幽默,让人怦然心动;老年不注重外表形象、衣着打扮,哪里像陈昊那样衣着光鲜、风度翩翩。

         她知道她嫁给老年会幸福一辈子,但是她不甘心嫁给老年。更何况那时候,与陈昊刚认识之后,陈昊对她发起了猛烈地爱慕追求,他送的美食饰品、鲜花异宝一直占据着她的闺房。

         当年,如果老年与陈昊放在一起供选择,她认为所有的女孩都会选择陈昊。

         老年在她婚后第四年也结婚了,后来他妻子死于难产,他就一直没有续娶。又过了十年,她被陈昊赶出了家门,就在老年接她回元阳城的路上,二人有过一次深入的肌肤之亲。

         女人一般不会与不喜欢的男人发生性关系,除非当她失去本心的时候。一个女人不愿意让一个男人碰她,就表明她不喜欢这个男人

         凤凰想着自己失败的婚姻,想着丈夫一次次的践踏自尊的辱骂,想着被丈夫赶出家门的情景,想着被丈夫薄情抛弃的屈辱,她就刺骨般疼痛,泪水从眼眶里顺着脸颊汹涌而出,止不住地流。

         在被赶出家门之前,性格倔强的她与任性放纵的陈昊吵过无数次架。

         吵架的次数多了,就会混淆每次吵架的原因,为吵而吵。但是第一次吵架,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原因。

         第一次吵架,发生在婚后一年多,当时正是她怀孕的第七个月,她发现已经连续手yin四个月的丈夫在夜晚睡觉的时候,竟然不手yin了。

         为什么?

         凤凰感觉非常奇怪,于是开始暗中观察她的丈夫。

         她发现她的丈夫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在身边服务,只有在每天晚饭后,才会一个人牵着金银眼白虎,出门散步。

         金银眼白虎只是宠物,不足以保护陈昊这个炼气天才。

         凤凰决定跟踪陈昊,她本就是炼气高手,避开双阳城商帮的护卫、丫鬟,非常容易。

         晚饭后,天色将黒,凤凰见陈昊出了门,就随其后御气翻墙出了门,她凭借着对空气波动的感知,远远地跟着陈昊。她多么希望什么也不会发生。然而她发现,陈昊牵着金银眼白虎,径直走向田庄的后门,御气用火折子点燃了田庄后门口的红灯笼,很快就从后门进了田庄。凤凰刚准备御气翻墙进入田庄,就见一个中年mei妇鬼鬼祟祟地推门进了田庄。

         凤凰心中紧张,她想:或许是我想多了。我到底还需要查看清楚吗?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我要去看个明白,不是信任不信任,而是眼见没有,会让我更踏实。

         凤凰御气翻墙后,很快就锁定了陈昊所在的房间,房间里发出了陈昊特有的、急促的呼吸声。

         凤凰的心在向下沉,天地都在旋转,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间房内竟然点着灯,凤凰悄悄地靠近,用手轻轻地就推开了窗户。办事不锁门窗,大忌。

         映入凤凰眼帘的是一幅秘戏图。

         洁白如玉的肌肤反射着屋内的烛光,乌黑的头发已经披散了,柔软红润的嘴唇微张着,丰挺细腻的大白兔蹦跳着,丰润光滑的臀部高翘着,修长圆润的美腿曲折着。成熟紧致的水蜜桃表面有一层细小的绒毛,肉质柔软、味美水多。

         陈昊非常疯狂。

         听着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人粗重的喘息声,凤凰崩溃了。

         在张义锋、陈鞠亮的共同劝说下,在陈昊发誓永不背叛后,凤凰含泪原谅了陈昊,毕竟怀孕第七个月了。男人在妻子妊娠期出轨,女人多半会选择原谅。

         后来的婚姻生活就是:天下婚姻,吵久必合,合久必吵。不吵了就合不了啦。凤凰被赶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