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特设队员
        这名守卫比较年轻,从黄昏值班到现在,依旧精力充沛。

         他的夜视能力较强,在没有太多光亮的情况下,直接向着这一侧的小门安步而行。

         他见一个黑影向自己扑来,惊恐地发出一声尖叫后,人头落地。

         黑影甩了甩沾血的短刀,心道:这小子可以夜视,我暴露了行藏。他把短刀在手心里转了三圈,毫不犹豫地冲向另一侧的小门。

         他到了之后,刚要从背后削掉一个守卫的头颅,却飞来一把短刀,插入了守卫的喉咙。他连忙寻找下一个目标,其他数十名守卫已经被他的同伙刺杀了。他甩了甩短刀,短刀消失,被收藏在小腿处。他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十三,你出手还是这么利索。”

         “你也不差。”

         “我被发现了。”

         “那个守卫天生可以夜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扔了三个铜钱在地上,三个都被他轻易捡到了,其他人只能循声在地上瞎摸。”

         “原来如此。这一次,又是你胜了。我承认你是特设队第一高手。”

         “十四,你也是高手。”

         “我算高手?下次队里再出任务,我们再比试比试?”

         队?特设队。江城江龙卫都指挥司中营特设队,约三百人,负责探查道路、侦察敌情、收集情报,负责暗杀、破坏、制造混乱,负责刺杀敌方首脑人物、绑架敌方主官的家属、从事渗透策反招降,负责击杀敌方来袭的刺客、从事暗卫工作。

         特设队不仅仅是斥候。

         特设队第一杀手,代号“十三”。十三得意地轻声道:“做第一是很空虚,很寂寞的。”你们这些奇形怪状是不会明白的?

         十四心道:装乂,也不怕招雷劈。要不是现在出任务,我必定把你这个装乂男揍得满地找牙。

         十三小声道:“十四,你是不是不想愿赌服输?”

         “不是,哪能呢?你就是特设队第一高手。”你妹的,我才是特设队第一高手。别嘚瑟,下次出任务,必定给你好看,你等着。

         十三擦干净手里的短刀后,低声道:“十一他们怎么还没有到?”

         “他们胆子小,没有信号,不敢出来。”十四说完话,就打碎了挂在小门上的风灯。

         很快,从南门之南的路边,奔过来三个人影。三个人影在离十三、十四一丈远地方持短刀,细声道:“风灯照夜欲四更。”

         “烟江来人只知耻。”来人是十一、十二和十五。

         十一细声道:“这里有八九十个人,你们都解决了?”

         十三道:“守卫懈怠,只有二三十人。”

         “懈怠好。大军已经攻克了懈怠的南门关。”

         十四对十一道:“大军日行八十里,三日内就可以兵临城下。我们要立功,必须抓紧时间了。”

         “哪里还有时间?明日午时,前营马队就可以突进到南门。”

         “这么快!”

         十三问道:“伍长,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本次的任务是直接杀进元阳城主事府,革杀马白羽。”

         “这有难度吧?”

         “有难度才刺激。你们完成任务后要分散撤离,我在南门等你们。”

         十四道:“伍长,你不去?”

         “我想去。但是这里有这么多尸体,怎么办?要不,你留下来处理?”

         “这种活,还是伍长做吧。我们四个人去,保证完成任务。”

         “四个人分两组。”

         十二问道:“我与谁一组?”

         “你与十三一组,十四与十五一组。”

         “我再重复一遍组织纪律:第一,记住本次任务是革杀马白羽,不要杀错了人。都还记得马白羽长什么样子吗?第二,不得杀害孕妇和儿童,其他人能杀就杀,不留活口。第三,不得嗜杀恋战。第四,不得泄露机密。第五,……”

         十四走到十五身边,轻声道:“我主杀,你掩护。”

         “不。我主杀,你掩护。”

         “双主杀,如何?”

         “成交。”

         十二拉了一下十三的夜行衣,弱声道:“你主杀,我掩护?”

         “不。还是你主杀,我掩护吧?”

         “谢谢。”

         “最后,我再加一条组织纪律,不管谁主杀,必须全身而退,不能被俘虏。明白吗?”

         “明白。”

         “你们出发吧。”

         ※※※

         南门附近的小客店,低等客房内。

         温道长道:“师兄,真的不去阻止吗?”

         “我们不能再插手了。”

         “为什么啊?”

         “我们是炼气修士。”

         “理由很勉强。”

         “他们不是炼气修士。”

         “理由很牵强。”

         “自从大宣太祖建国以来,炼气修士与非炼气修士就不能相互干涉。”

         “我知道这些。但是见死不救,这样好吗?能救而不救,难道不是犯罪?”对处于危难中的人,能够救助,且对其本人无危险,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难道不是犯罪?

         “师弟,你怎么突然良心大发了?”

         “不是良心大发。我想去打架了。”

         “我也想打架。”

         温道长跃身而起,道:“咱们出发吧。”

         “咱俩打一架不就得了。”

         毛、温二人在狭窄的客房内打了起来。空间狭小,御气之力呼呼乱响,让人不寒而栗。众人先后醒了过来,都在心里暗骂。

         李笑道:“你们怎么又打起来了?”

         “我手痒。”

         “他皮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