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刺杀成功
        十三与十二先后出了“起居室”。

         十三跟在十二身后。

         十二轻轻地撬开隔壁的房门,侧身进入了屋内,这是一处大屋,客厅正堂内摆放着紫檀灯挂椅和黄花梨八仙桌,八仙桌后有黑漆供桌,两桌都非常豪华。

         十二穿过客厅,到了后房,见室内两侧摆放着制作精细的靠背椅和带有回纹的扶手椅,心道:气派不小。他掀开门帘,进入“卧室”,就听到一声惊呼:“谁在门口?”

         十二飞身向前,把刀架在说话人的脖子上,低声道:“再多说一句话,我要了你的命。”

         “你……”

         黑暗中,说话的男人不知道状况,他问道:“好汉,你放开刀,我保证不叫嚷。”

         十二收回刀,坐在“小姐椅”上,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

         “就……就我一个人。”

         十二健步向前,从床底拉出来一个女人,女人十分恐惧,嘴里呜呜地发出奇怪的声音。

         十二厌恶地丢开女人,把短刀劈进了她的头颅。

         十二吹了吹沾满鲜血和脑浆的短刀,重新坐回“小姐椅”上,低声道:“你要是敢叫嚷,就杀了你。”

         男人看不见女人的死状,但是他十分恐惧,强自镇定,问道:“好汉,你想要什么?”

         十二没有急于逼问,反而问道:“你是什么官?”

         “这个……”

         十二动了动双脚的脚尖,咬牙道:“哼,不想说是不是?”

         “不是。我……我是刑房副主事。”

         “官不小啊。”

         “官不大,位置有些重要。”

         “你一定捞了很多银钱吧?”

         “没多少,真的没多少。我为官还算清廉。好汉,钱在那边的箱子里,你要是能拿完,就全拿走。”

         十二没有动身,依旧咬牙道:“我不喜欢钱,我只喜欢杀人。”

         男人心惊:哪有人不喜欢钱,只喜欢杀人?“好汉,不要伤害我。求你不要伤害我。”

         “我问你……”

         “你问吧。我保证知无不言。”

         “你不说实话,只有死。”

         “我保证说实话。”

         “马白羽睡在哪里?”

         “这个……”

         “嗯?”十二鼻中出声。

         “他睡在私宅里。”

         “私宅在哪里?”

         “在主事府后院旁边的新楼里。”

         “几楼?”

         “二楼。”

         “哪一间?”

         “整个二楼就他一个住。”

         十二道:“你想过死吗?”

         男人紧张地道:“你不是答应我,不杀我吗?”

         “我何时答应了?”

         “你!”

         十二挥刀抹了男人的脖子。他翻出箱子里的钱财——铜钱、金银、古玩字画,半箱子的铜钱,没法带走,数千两金银,也只能取少量藏在身上,众多的古玩字画,虽贵重,却不容易携带。

         十三见十二这么长时间没有出来,也侧身进入了屋内,他到了后房室内,见床边有男女两具遗体,又见十二正在挑选满箱子的钱财,他没有任何反应,问十二道:“逼问出地点了?”

         “当然。”

         “我跟你走。”

         “马上就走。你不拿一点吃饭钱?”

         “我吃饭,从来不花钱。”

         “跟我走。”

         十三没有问去哪里。

         ###

         主事府后院旁建有一座新楼。新楼的地皮是主事府的,建新楼的三千两银钱是花忠贤的私财。

         二楼有两套房,一套是花钟贤的,另一套是花钟贤借给马白羽居住的。现在,这两套房都是马白羽的。准确的说,整个楼除了地皮,都成了马白羽的财产。

         一楼住着马白羽的八名贴身护卫。

         十二故法重用,撬开了新楼的大门。他侧身准备进入新楼院内的时候,左、右各有一把刀、剑劈、刺而来。十二退后,关上大门,刀、剑都击在了门上,他轻巧地避开了突袭。

         杀敌,第一击最重要。

         甲、乙两个护卫第一击使出后,并没有开门追击,他俩一左一右立于大门两侧,等待敌人的下一次行动。

         十二站在门外,本计划等门内的两个人开门的时候给以痛击,不料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开门。他回头对着身后的十三做了一个手势:另寻道路,绕到敌后。

         十三做了一个认同的手势后,沿着院墙而走,寻找最佳的翻跃地点。

         遇到了一棵大树,十三双手双脚同时行动,爬上了半树腰,从半树腰跳到了墙头,又从墙头跳到了院内。

         “死。”十三身后一个砍刀袭来。十三连忙俯身避过。

         “着。”一根木棍从天而降,抽打向十三。十三又使出了绝技——懒驴打滚,险险避了过去。

         砍刀“呼”地一声砍空了,木棍“嘭”地一声击打在地面上,犹如一个闷雷。

         十二听到“嘭”的响声,就当机立断,一脚踹开了大门。甲、乙二人以为刺客去了大树那边,他俩的注意力都被“嘭”的响声吸引了过去,差点被踹开的门扇撞着。他俩扭过头,迎接他俩的是十二的短刀。十二的一个挥刀动作,削断了甲、乙二人的咽喉。

         砍刀、木棍夹攻十三,十三连续使出好几个“打滚”绝技,才勉强避免刀、棍伤身。刀棍挥出的“呼”声、“嘭”声、“嘭”声、“呼”声极其刺耳。十三焦躁:一直打滚,不是办法。

         十二循声赶了过来,揉身向前,刺死了使刀的护卫。使棒的护卫见又来一个刺客,吃惊补察之下,被十三划伤了脚踝,又被十三划破了肚腹,活不了了。

         十三从地上爬起来后,对十二道:“你救了我。”

         十二推了十三一把,提醒道:“小心背后。”

         一支箭矢射中了十三的左臂。十三拔下左臂的箭矢,甩向十二背后,同样提醒道:“小心背后。”

         十二侧了侧身,避开袭来的一条铁枪。夜色下,持枪的护卫被十三甩出的箭矢击中了前胸,凶多吉少。

         十二避开铁枪后,向着射箭的护卫冲了过去,那个护卫慌乱中向着十二射了一箭,十二挥出短刀,打飞了箭矢。

         射箭的护卫见刺客如此强悍,扔了弓箭,极速地向着大门奔逃而走。距离较远,十二追之不及。

         射箭的护卫逃出大门后,直接跑向主事府,一路尖叫着:“不好啦,大主事遇到刺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