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章 无中生有
         马白羽严肃地道:“孙主事,兵房要尽快拟写好公文,分别上报绿城主事府和绿龙卫都指挥司,如实向上报:就说虎头山被围,元阳卫大营遭到了数万山贼的袭击,要详细写出阵亡将领的战斗经过。最后再提请招兵。”

         “我马上去办。”孙图心中打鼓,这不是夸大匪情,而是无中生有,制造匪情。他并不知道如何拟写这次的上报公文、招兵公文,但是他雄心极大,自信满满,一个公文而已,不会做的事情,我可以学。

         “你知道怎么拟写这次的公文吗?”

         “敬请大主事示下。”

         “侧重匪情的猖獗,淡化炼气修士的恶果。损失的士兵要足额补充,全部抚恤金要加三成后写入公文中。”

         “……”

         “你还需要出具兵房的文书,责令城内各坊、城外各巡检司在三日内,上报可以服兵役的适龄壮丁名册。十日内把新兵送到虎头山元阳卫大营,各坊、各巡检司负责先垫支安家费,务必要做好军户家属的安抚,确保辖区百姓的情绪稳定。”

         孙图道:“公文批复前就实行招兵,是不是有违法令?”

         “无妨,招兵练兵越早越好。”

         “招兵这样的大事,是不是应该会合各房主事共同商议?”

         马白羽脸色一沉,不悦的道:“大事需要商议,招兵这样的小事,我与周主事二人说了算。你作为兵房主事,执行就可以了。”

         孙图心道:兵房出具文书去招兵,如果绿城主事府追究下来,我只能自刎谢罪了。箭在弦上,骑虎难下,只要我能掌握一支军队,就能在绿城主事府主官的心目中增加我的分量。

         孙图探问道:“大主事,城防营的兵力也损失惨重。”

         马白羽道:“城防营就交给周主事吧。”

         孙图道:“大主事,为何不把城防营的兵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马白羽气愤地看着孙图,没有说话。

         孙图十分尴尬,又道:“是不是缺少合适的将领?我可以……”

         马白羽冷笑了一下,道:“你可以胜任?”

         孙图吃了一惊:我本是马白羽的亲信,今日他怎么不信任我?莫非周主事说了我的什么坏话?

         孙图看着马白羽冷峻的眼神,试探道:“如果没有合适的将领,我可以推荐一位?”

         马白羽心道:若是推荐之人有将领之才,倒是可以考虑让他出任元阳卫的将官。“孙主事,推荐哪一位?”

         “原城防营统领李良。”

         “这个人不行。”他是花钟贤重用的将领,被剥夺了兵权后,竟然称病不出。

         “……”

         现年四十五岁的李良,为人刚正不阿,军功卓著,一步步升迁,从士兵到队长、百户官、千户官。花钟贤调任元阳城后,已经当了十四年千户官的李良,被任命为城防营统领。

         孙图暗道:就知道李良不入你的法眼。

         马白羽戏虐地看着孙图,道:“明日,新任兵房副主事会找你报到。”

         “啊?”

         “周主事已经推荐姜涛,接任兵房副主事、城防营统领。”

         孙图暗骂:马勒戈,我身为兵房主事,你却把城防营交给了兵房副主事。

         自作聪明,反而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马白羽见孙图阴晴不定的脸色,不禁在心中暗笑。

         对手下人,既要严厉,又要拉拢。

         马白羽道:“这次,元阳卫损失了数千军士,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孙图吃惊地张开了嘴,惊恐地看着马白羽。

         马白羽看在眼里,又道:“我把你从巡检司巡检正使的位置上,直接调任兵房主事,不被同僚信服,这次你又大败,必须吸取教训。”

         马勒戈,是你马白羽大败,还是我孙图大败?

         马白羽拍了拍孙图的肩膀,接着道:“你来之前,周主事在我这里告你的黑状,说你必须对死亡的将士负责,罪该问斩。”

         孙图吃了一惊,将信将疑。

         马白羽又添了一把火,道:“周主事以让你为阵亡将士偿命为威胁,让我把城防营的兵权交给了他。”

         马勒戈,不管周东仓说没说过这样的话,我都要找机会,报了夺我兵权之仇。

         马白羽见状,举起右手,道:“我若说了半句假话,不得好死。”

         孙图情绪激动了起来,他扑倒在马白羽的座椅前,哽咽道:“我此生此世都会唯大主事马首是瞻,死而后已。”

         马白羽叹道:“数千将士身亡后,现在我身边只有你一员大将了,好好干,你不要让我失望。”

         孙图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

         马白羽笑道:“你我年龄相仿,以后就是自家兄弟。我知道你想领兵,城防营已经被周主事夺走了,你暂时仍任兵房主事,等我夺回城防营的兵权后,你就以兵房主事一职兼任城防营统领。”

         孙图心中略微有一丝安慰,心道:元阳卫的将领也几乎死完了?马大主事为何不让我去元阳卫领兵?

         马白羽看到孙图的眼中闪过一丝安慰,又闪过一丝疑惑,忙道:“哈哈,孙主事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不让你去元阳卫?”

         孙图惊恐万分,忙道:“没有……没有这样想。”

         马白羽解释道:“你新任兵房主事一职,不能这么快就解除这个职位,而让你调任元阳卫指挥司。主事府里的主事们几乎都是花钟贤、周东仓的任命的旧人,我必须让我的人占据兵房主事这个最重要的位置。”

         孙图觉得马白羽说的有道理。

         马白羽又道:“元阳卫是警备军,时常需要出征,你若随军出征,我身边就缺少谋士武将。况且刀剑无眼,我不能让你冒险。”

         孙图极其感动,抱着马白羽的小腿,泣道:“我以后再也不会怀疑大主事对我恩情。”

         马白羽拉起孙图道:“你对我的忠心,我是知道的。这三年来,你为了我的不举之症,每月都进献药引,我怎么能不铭记于心?”

         “大主事!”孙图真的被感动了。毕竟为了上官马白羽,在令狐无极的监督下,他无可奈何地戕害了那么多男孩,良心早已经极度不安,他心里的委屈又能与何人诉说?

         马白羽把右手搭在孙图的肩膀上,发誓般道:“孙兄弟,你早晚会是城防营统领,甚至是元阳卫指挥使;以后我若是绿城大主事,你就是绿龙卫都指挥使;哈哈……我若为皇城大主事,你就是神龙卫都指挥使。我若为……”我若为大宣皇帝,你就是首辅殿阁大学士。

         孙图惊讶地看着马白羽,他觉得马白羽说的话,越来越像前任大主事花钟贤。

         马白羽收回目光,似乎回到了当下,道:“这次上报的公文,你需要找文书房、户房、吏房、粮房、银房协同研写。”

         “……”孙图满脑袋都是汗水。

         “明日午时,把公文写好润色后,呈给我签发。”

         孙图告退后,心中忐忑不安,这份公文可以交给前任兵房主事的幕僚来操笔,如此无中生有的大事,是否应该向周主事汇报?

         周主事真的告了我的黑状吗?

         与文书、户、吏、粮、银五房交涉,周主事必将知道,如此这般,我应该先知会他。

         同僚之间的配合,非常重要。获得配合,秘密也得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