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刺客的胆
        元阳城主事府后院,三面有房屋,另一面是围墙,围墙很高,地面用嵌铺着青砖。

         跳进院内的十二有些激动,但情绪还稳定,他轻手轻脚地移动,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十三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身后,神情淡定,又高度警惕,外松内紧。

         十二摸索着前进。

         一个声音在十二耳边响起:“不准动。我的刀会要了你的命。”一个暗卫活捉了十二。

         “啊”的一声,暗卫倒地而亡。十三见十二遇险,神速出击,出其不意,把短刀插入了暗卫的背心,继而拔刀,促使暗卫毙命倒地。

         十二暗叫侥幸,若是暗卫直接出手杀他,他就没命了。

         十三急速跳跃而去,险险地避过了身后刺过来的短刀,他扭身挥出一刀,“嗖”,闪电一样的速度。

         “哧”,短刀划过了暗卫的脖子,暗卫捂着咽喉,痛苦地跪在地上,他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慢慢歪倒,在地上缩成了“虾米”,他死了。

         黑暗中,有一个暗卫听到了响声,他非常自信,并没有高声呼喊,或者逃窜。“噗、噗、噗”,他接连甩手,先向十三射出了三枚铁钉,接着身影闪动,向十二突袭而去。

         十三主动倒地,使出“绝学”懒驴打滚,抓住“虾米”盾牌,挡住了激射而来的三枚铁钉。同时,向着暗卫的方位,掷出了手里的短刀。

         十二离暗卫较远,他发现暗卫偷袭之时,暗卫的短刀已经刺到了他的胸口。他急忙低胸后仰,胸口被刺破了,还好没有致命。

         暗卫见自己使出的致命一击,竟然没有杀死来敌,没有任何思考,不待身体站稳,就把短刀向下压向十二。

         此时,十三掷出的短刀刺入了暗卫的后背,精确地插入了暗卫的心脏。

         “呼”,十二、十三都松了一口气。

         突然,旁边的一间房屋内,有一只小狗狂叫了起来,叫声不是“汪汪”,是“嗷嗷”。

         在夜里三更与四更交界的时间段,小狗嗷嗷叫的声音,格外清脆、响亮。

         据说,狗能听到声音的距离比人类远四倍。在大宣国,食用过灵丹妙药的动物,甚至具有“超听觉”。听到普通人类听不到的声音,就叫“超听觉”。

         狗叫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狗主人。

         十二不得不停止移动,静待时机,他俯身靠着墙角,心道:今日忘记带狗药了。

         掺了毒药的狗粮被称为“狗药”。

         三步并做两步,十三迅速地靠近了那间有小狗的房屋,他用短刀把门隙削宽了一点,把花生米般大小的狗粮弹进了屋内。很快,小狗哽哽而死。

         这真是“射人先射马,杀人先杀狗”啊。

         十三解决了小狗,接着用短刀拨开了门闩,轻轻推开门扇,猫着腰进了屋内。

         屋内的摆设朴素,家具齐全,分为两个房间,一间配置为起居室,另一间布置成卧室,卧室内有一张双人床,双人床上熟睡着一男一女。天气太热,二人没有盖被子。

         十三夜视能力尚可,他使劲摇了摇男人肩膀,男人惊醒后,坐起了上半身。女人呢喃道:“你又要夜里逃跑?不准走。”

         男人感觉喉部抵着短刀,他不敢出声,浑身哆嗦着,颤声道:“什……么人?”

         “杀你的人。”

         “为……为什么?”

         “你想活命吗?”

         “当然。”此时,男人已经镇静了下来,他用力按住女人的肩膀,希望女人不要醒来,即使醒来了,也不要起身。

         “我问,你答?”

         “你想知道什么?”

         这时候,女人逐渐清醒了过来,她闭着眼睛,依旧在装睡,心脏跳得咚咚直响,娇躯也微微发颤。她在听两个男人的对话。

         十三道:“我想知道马白羽睡在哪个房间?”

         “这……”

         “你不说,就死。”

         “死也不会说。”

         “你很有骨气。”

         “我并不怕死。”

         “你不怕死,这个女人或许怕死。”十三依旧用刀抵着男人的喉咙,另一只手去拉女人的长发。女人因头皮疼痛,低声叫了一声,不得不“醒”了过来,她知道危险,颤抖着,不敢大声疾呼。

         十三阴恻恻地道:“我很少杀女人,不听话的女人除外。”

         女人的牙齿不由自主的打颤抖动。

         “马白羽睡在哪里?”

         男人、女人都没有回答。

         “不要让我再问第二遍。”

         男人大声道:“要杀就杀我。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这么大声,干什么?想引来外面的暗卫?”

         男人心道:他能进来,暗卫肯定被他杀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杀死马白羽。”

         “我不会出卖自己的领导。”

         “哼哼,你是什么官?”

         “不是官,只是刑房幕僚。”

         “幕僚?读书人?书读多了就是酸腐。”

         十三松开女人的头发,问道:“你愿意说吗?”

         女人对男人道:“当家的,真的不说吗?”这个女人称自己的丈夫为“当家的”。

         “不能说。丽儿,你怕死吗?”

         女人坚定地说:“我怕。但是,只要你决定了的事情,就算死,我也会答应你。”

         “我对不住你。”

         女人抓住男人的手臂,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打趣道:“天天早起去上班,今天你终于不用早起了。”

         男人道:“已经是孩子他妈了,怎么还像一个孩子。”

         “在你面前,我就是孩子。你要永远宠着我。”女人爱一个男人,对他说话的声音就会极其柔美。

         “停。你俩干什么呢?”

         女人道:“咱们的孩子知道咱俩死了,肯定会很伤心?”

         男人抚着女人的秀发,道:“文凯这孩子比我们更坚强。”

         男人和女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格外珍惜剩余的时间。他俩手握着手,交流着内心的想法和对策。

         十三叹了一口气,心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即使很平凡。

         女人突然坐起,一边大声叫喊,一边与男人同时用力去推十三,十三架着短刀的手被推走了。然而,身为资深刺客的十三,手腕反转,用力一推,短刀切断了男人的喉咙。手腕向上抹过,削断了女人的动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