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语言纠缠
         薛姓客人端详着李笑,见李笑愁眉苦脸,问道:“这位小兄弟,面色不是太好,有什么心事吗?”

         李笑瞪了薛姓客人一眼,没有说话。

         温道长道:“与他相好的女孩子受了重伤。……”

         李笑把目光射向温道长,温道长张着口,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说下去。

         毛道长把温道长挤到一边,道:“不相干,不相干,这个孩子主要是思念女孩子……”

         温道长恼怒地把毛道长推到一边,道:“你说的与我说的,是一个意思。快一边去,让我说。”

         毛道长拉住温道长的手臂,怒道:“怎么一样,你说女孩子,我说他。”

         “你脑袋被驴踢啦?”

         “你脑袋被门夹了?”

         “你的脑袋进水啦?”

         “你的脑袋进奶了?”

         “我靠,你的脑袋里还能进奶啊?师兄,你是不是想喝奶啊?”

         “握草,你的脑袋里进宩了,说话这么臭?”

         “我靠,你的脑袋里能进宩啊?我哪里说话臭了?”

         “刚吃完饭,你就宩啊宩的,你恶心不恶心?”

         “宩是可以作为肥料。没有屎尿臭,哪有五谷香?”

         “你吃五谷,你怎么不吃宩?”

         “我靠,……”温道长大怒。

         ……

         柳、薛二人对毛、温两位道长的突然斗口相骂,有些莫名其妙。其他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于是众人散去,各回各自的床铺。

         “师弟,我劝你莫要动手。打坏物品,伤及无辜,就不好了。”

         “师兄,你说无尚师兄会不会放过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什么?”

         “或许咱俩可以出走番域。”

         “师弟,你满嘴胡言,思想混乱,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

         “我这是跳跃思维。”

         “跳跃?说话应该思路清晰。”

         “哎约喂,就你说的话思路清晰?要不是在我的启发下,你能说出话?”

         “哎约呵,我能说出话,与你何干?我看你已经被我的智慧冲昏了头。”

         ……

         二位道长吃饱喝足后,开始了不讲道理、不讲套路的语言纠缠。

         此时,李笑坐在大通铺的床铺上,比较清醒,腹内不空,心情就不是那么糟糕。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要寻找二丫头,要落实李大婶是不是还活着,要落实龙蜥主人是不是还活着,要告诉郑良良我还活着,要去泉城皮鼓集市满家庄告知满天飞道长的死讯,要拜余晖道长为师,要立志变强,要教训老铁、孙图,要替红茶报仇。红茶?

         李笑打断毛、温二人,问道:“道长,我的朋友哪里去了?红茶哪里去了?”

         温道长侧身避开了毛道长咄咄逼人的辞锋,回答李笑道:“被人接走了?”

         “什么?”李笑声音高了几分,十分焦急。

         “还是让我来说吧!”毛道长看着李笑,按着他的肩膀,接道:“天刚黑那会儿,你见丫头死了,因此伤心过度,就倒地昏了过去。我与师弟正不知道如何办的时候,天上飞下来三只彩鸟,……”

         “不是菜鸟,是七彩雀鸟。”

         “我没说是菜鸟。三只彩鸟背上下来三个女人,把红茶接走了。”

         “准确的说是两个女人,一个女孩。”

         李笑问道:“她们认识红茶吗?”

         毛道长有些尴尬,温道长道:“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认识红茶?”

         李笑咬牙道:“你们不知道她们是不是认识,就把红茶交给她们?”

         温道长道:“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反正我与师兄又救不活红茶。”心道:正好有人愿意把我救不了的人带走,我不用托着她到处走路,如此好事,我怎么会拒绝?

         ※※※

         黄昏之前,云梦月、云追月和宣思诺骑着七彩雀鸟从金牛镇向着元阳城飞行,三人不知道花钟贤身在何处,就让七彩鸟在空中缓慢飞行,速度很慢。三人说到了“木乃伊”并非花钟贤,猜想着花钟贤究竟藏在哪里。

         她们在空中查看了石羊镇集市,查看了各处山头、山坳。依旧不能确定花钟贤处于何地。

         毛道长扛着李笑、温道长用双手托着红茶,从石羊镇集市步行进入官道后,就被云梦月姊妹俩在空中锁定了目标。后来云氏姐妹在空中看到他们四个人停了下来,细查之下,发现红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于是降落到地面上,救助红茶,并且要把红茶带走。温道长喜出望外:带走好,带走好。

         带走红茶之前,云追月还向毛道长询问了花钟贤的下落。毛、温二人没有见过花钟贤,当然一问三不知。

         毛、温两位道长脑筋不够用,竟然不加盘问,就任由红茶被带走了。

         此时,毛道长见李笑竟然着急发怒了,就笑道:“那三个女人,咱们见过。”

         李笑疑惑:“见过?”

         温道长想起了自己协助余晖道长,击退冥山老祖之后,见余晖道长对云氏姐妹毕恭毕敬,又说了很多贴心话的情景,于是对李笑道:“余晖道长认识她们。”

         李笑突然想起来了,那美臀。他叹了一口气,心想:但愿那两位仙女一般的姐姐能够救红茶一命。

         毛道长见李笑的面色缓和了下来,对温道长道:“我说那三个女人,咱们见过,你怎么扯到了余晖道长?”

         “我扯……我说到余晖道长,有什么不妥吗?”

         “师弟,你怎么知道余晖道长认识她们?再说,余晖道长认识不认识她们,与她们把红……红茶带走有什么联系吗?”

         温道长指着李笑,对毛道长道:“他认识余晖道长,余晖道长认识她们,不正好他认识她们吗。”温道长运用了“与等量相等的量也是等量”这个公理。如果A=B,B=C,那么A=C。

         毛道长低头沉思,点了点头,很罕见地认同了温道长的说词。

         李笑道:“我认识余晖道长,但是我不认识她们。”

         毛、温二人蒙圈了。

         就在毛、温两位道长蒙头转向,正犯迷糊的时候,有人嘟嘟地敲了几下门,门没有插上门闩,客店的伙计推门而入,他领了两个风程仆仆的健壮汉子进来了,他在通铺正中寻了一条缝隙,对缝隙旁的两个人,道:“两位对不住了,本店爆满,这两位客人无地方可以安歇,就与你们挤挤啦。”

         一个房客抱怨道:“这床铺还睡得下两个人?”

         客店伙计淡淡地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给别人方便,也就是给自己方便。”

         另一个房客道:“为了挣钱,你这是胡乱塞人啊。我也是付过钱的。”

         “付钱了有什么了不起?你要是不想睡了,可以走。”

         “你……”在家靠父母,在外哪里还有朋友?

         伙计道:“怎么,你不服气?”店小二旁边的两个大汉瞪着眼睛,俨然虎视眈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