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大战前夜
         很多客人对客店伙计的话充耳不闻,也有几名房客义愤填膺。

         温道长嚷嚷道:“你们干什么呢?”

         客店伙计道:“你说干什么呢?用不着你来管,在这里我说的算。”

         温道长怒道:“你奶奶的,怎么说话呢?”

         “尼玛的老东西,想找事情是吧?”

         啪,客店伙计被抽了一个大嘴巴子。“哪个王八蛋打我……”

         啪,客店伙计又被抽了一个大嘴巴子,嘴角渗出了血。

         客店伙计双手捂脸,不敢再冒然说话辱骂。

         这两巴掌是温道长的杰作,隔空御气打人脸。

         房间里的很多客人见客店伙计先是如此凶恶,后又如此狼狈,忍不住笑出了声。有一个人故意在大腿上啪地拍了一巴掌,朗声道:“尼玛,好大的一只蚊子。”

         哈哈……

         薛、柳两位大汉本想早点休息,明日采买物品,见客店伙计吃了大亏,忙出来打圆场。薛姓大汉道:“出门在外,和气生财,何必互相为难?”柳姓大汉触到伙计身前,在他手里塞了一块碎银子,低声道:“这里有高手,你还不快走?”

         客店伙计得了他这个台阶,正好就坡下驴,道:“你们远来,都是客人,我不跟你们计较。不过,在我的地盘上,你们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毛道长一挥手,拦住了温道长的第三次御气,不然,客店伙计又会多挨一巴掌。温道长鼻中哼了一声,没有再出手。

         客店伙计急忙走出门口,远远地回头道:“哪个想用水的,请到厨房找我购买,洗澡水,五千文一桶;洗脚水,五百文一盆。谢绝还价。”

         客房内的客人闻听此言,大多低声诅骂了一番。住一个晚上的房钱才五十文,一盆洗脚水竟然要五百文,这真是天价洗脚水。

         温道长本想接着伙计的话,要高调请客房里的人洗澡,却被毛道长制止住了。温道长极低声地问:“怎么?”

         毛道长无奈地低声地答:“饭钱太贵了,没有钱了。”

         温道长满脸不信,心道:师兄抠门,小气。“我说师兄啊,你一大把年纪了,攒钱娶媳妇吗?”

         “握草,你说什么呢?攒钱骠骑,也比娶媳妇好啊。”

         “瞧你的德行。不了解你的人,还以为你是一个多么浪荡的男人。”

         “难道不是?”

         “切,你知道女人长什么样子吗?”

         “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难道你不知道我知道。”

         “难道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知道。”

         李笑吃了饭,又喝足了水,此时心情还不错,他见毛、温二人又开始了语言纠缠,就接话,道:“男人与女人相比,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温道长道:“什么是比上不足?”毛道长道:“什么是比下有余?”

         原来两位道长是老“童男”。李笑笑而不语。客房内的其他人也是各有心思,闭口不言。偶有说话之人,也都是轻声轻语。

         温道长等了很久,见李笑不说话了,就对毛道长道:“小孩子,懂得什么?师兄,还是我来告诉你,女人与男人有什么不同吧?”

         “……”

         “女人比男人的头发长。男人比女人的脚板大。”

         “果真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

         毛、温两位道长絮絮叨叨,一直说个不停。起初,有些客人还好奇地听两位道长东拉西扯的胡说八道,后来就觉得噪音不绝,扰人心烦。

         除了刚来的两个大汉外,没有其他人去洗澡、洗脚。

         李笑很想去洗澡,但是他没有钱。柳姓大汉没有去洗澡,因为他的钱花完了。薛姓大汉也没有去洗澡,因为他没有心思去洗,钱剩得不多,洗澡水又太贵。

         毛、温两位道长可以控制体液、汗液的排放,自然也可以不洗澡,不过两位道长不去洗澡的最主要原因是——懒。

         刚来的两个大汉洗完回来后,见床铺上的那一丁点的缝隙,不但没有扩大,反而变得更小了。他俩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分别给缝隙旁边的两个人一千文铜钱,然后二人就可以躺下睡觉了。钱可以买来生存空间。

         很快就到了二更“人定”之时,屋内小声说话的人终于安静了下来,整个屋内,只有毛、温二人在辩论。话题换了好几个,现在纠结于“男人为什么不生孩子”。

         “这个世界上,是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

         “肯定是先有女人啦。女人可以生孩子。”

         “没有男人,女人怎么能生出孩子?”

         “那就是先有女人和男人,然后才有孩子。”

         “你说的不是废话吗?”

         “那你说,先有哪个?”

         “……”

         “如果男人能生孩子,女人就灭绝了。”

         李笑听了这句话,感觉内涵很深,心道:如果男人不喜欢女人,女人就会灭绝;如果女人不喜欢男人,女人就会变成男人圈养的动物。

         他很想对毛、温二人,说:男人不生孩子,是因为男人没有生孩子的细胞。但是,他不想纠缠到毛、温二人无休无止的追问之中。什么是细胞?什么是卵细胞?卵细胞如何变成了人?

         是什么?为什么?怎么样?李笑浑身哆嗦了一下,被自己想出来的问题吓到了。

         李笑很瞌睡,很想让毛、温二人闭嘴。

         其他人也非常瞌睡,但是两位道长喋喋不休的“妙语连珠”,搅扰得众人无法睡觉。先前毛、温二人请他们吃了晚饭,“吃别人的嘴软”,众人也不好意思出口相劝说、制止。

         后来,最后入住的两位大汉,实在受不了了,怒道:“你们两位有完没完?”“再说下去,天就亮了。”

         温道长道:“闭嘴。道爷探讨学问,关你俩屁事。”

         两位大汉不想惹麻烦,沉默了一瞬,其中一人道:“明日,还要早起,赶路。请两位不要再说闲话了。影响我们休息。”

         柳姓大汉干咳了一声,恭敬道:“二鼓过去很久了,估计马上就到三更。我们大家请两位道长休息吧。”

         “对啊,道长,明天我与义弟要起早赶集市。”

         “你们睡你们的,我聊我们的,互不干涉。”

         柳姓大汉嘿了一声,道:“我们没有两位道长的境界,你们说话,我们根本睡不着。”

         温道长很惊讶。

         毛道长道:“你们快点睡着。等你们睡着了,我再与师弟探讨。”

         众人极其无语,既好笑,又暗怒。

         李笑想起了,学生之间制止说话是良法,道:“除了我以外,我数三个数后,谁再说话,就是乌龟王八蛋。三、二、一,开始。”

         温道长本想等李笑说完话,就开口接着说。没想到李笑会这样堵住大家的口,他把嘴里的话憋了又憋,实在是憋得难受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