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刺客的心
         院内有三个地方的护卫发现了十四、十五,一个暗卫担心误伤主事府里的人,出声探问道:“什么人?不准动。”

         十四低骂一声:“呲奥,又被发现了,真失败。”

         十五抽出短刀,道:“杀了他们。”话还没有说完,就没入黑夜,向着说话的地方杀了过去。

         出声探问的那个护卫话音刚落,还没有等到回答,就见那两个黑影同时向着自己极快地飘了过来。

         这个暗卫急剧地后退,身躯同时向下缩,想要躲过迫在眉睫的死亡威胁。

         “嗖、嗖,噌。”三声几乎同时发出。

         前两声是两把短刀挥出脖子,另一把短刀也削在脖子上。

         喉部一丝凉意,一丝疼痛,接着是巨大的疼痛,瞬间,鲜血从脖子上的裂缝里喷溅而出,暗卫用双手紧紧地捂着脖子,他想说话,他想减轻疼痛,他想阻止血液流出。动脉破裂,血液“噗哧”、“噗哧”地向外射出。

         他抽搐着,轰然倒下,他死了。

         一个暗卫暴怒,大喝道:“贼人,休得行凶。”他话音刚落,心脏被十四的短刀刺穿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抽出自己的短刀。

         十四从第一名死者身边,瞬间飘移了六七米距离,抢在十五之前,杀死了第二个暗卫。

         第三个暗卫一直没有说话,他悄无声息,走到了十四身后,向着十四的腰后捅了一刀。十四亡。

         十五听到十四倒地的声音,他不敢贸然去十五身边,危险就隐藏在那里,他向办公房倒退了十多步,然后矮身躲在办公房的窗户下,他瞪眼仔细搜寻着那个杀死十四的凶手。

         “快向那边去。那边有动静。”十个呼吸后,有三个暗卫手持短刀,并肩而来,步伐很慢,他们发现了地上的尸体,于是停步背靠着背,高叫呼喊,“快来人啊,这里有人被杀了。”“快来人啊,快点来人啊。”“点燃火把。”暗卫变成护卫了。

         十五一动不动,他发现距他二十步以内至少有四个暗卫,或许那四个暗卫已经发现了他,只是在等主事府内的巡夜护卫。

         十五听着三个暗卫的叫嚷声,真想削断他们的脖子。任务已经失败,他决定尽快原路返回。

         他刚要翻身钻过头顶上的窗户,就听到不远处响起了脚步声,他有些惊恐,能够杀死十四的暗卫给他带来了心理压力。他又重新矮身躲在窗户下,有些犹豫。

         突然,一队巡夜护卫赶了过来,他们手里有灯笼,院内亮了很多。十五心中暗骂:这次真是失算了,刚才只要钻过窗户就可以走了。

         很快,巡夜护卫就把十五包围了,十五无路可走,只能翻身钻窗户这一条路。他觉得他不能动,院内的光亮足以让二十步以内的暗卫发现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冒险逃走,还是躲在这里?有些纠结。

         护卫们开始查看地上的三具遗体,议论纷纷。护卫队长仔细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黑衣刺客,忙道:“快报警。”

         敲竹梆子的护卫,把竹梆子敲得梆梆直响,声音急促;敲铜锣的护卫,把铜锣敲得哐哐巨响,锣声喧天。

         又一队巡夜护卫赶了过来,光亮更大了。很多人拿着烛火、灯笼集结了过来。十五的肠子都悔青了,现在翻身钻过窗户,别说暗卫,就是一般人也能发现他。此时,他可以肯定:四个暗卫根本不知道他躲在窗户下。如果,暗卫发现了他,此时就应该集合众人之力擒杀他。

         竹梆子、铜锣被敲得震天响,有几间厢房陆续点亮起了蜡烛、灯笼。十五心道:这么多人出来看尸体,难道真的以为只来了一名杀手?

         人群外一人高喊一声:“周主事到。”

         众人自觉散开了一条路,见周主事披着单衣出来查看情况。

         周东仓让身边的人举灯笼照亮了死者,见两名暗卫惨死,一人脖子有两条伤口,另一人胸口中刀,外来的刺客后背中刀,于是问道:“这个刺客,是谁杀的?”

         “是我杀的。”一名国字脸暗卫回答道,“还有一名刺客逃走了。”

         十五心道:果真认为我已经逃走了。

         周东仓看了看院内,轻声对身边的人道:“快,让大家散开,把这地方各个角落站满。”

         “为什么?”

         “不必问,快点执行。”

         “是。大家听我说,周主事有令。现在分散开来,把院子站满。”

         磨磨唧唧,赶羊群一般。很久才把院内站满了。周东仓四处走了走,大声道:“哈哈……大家知道吗,我发现了一个刺客。”

         “什么?”“哪里有刺客?”“刺客在哪里?”呛、哗、铮地一片声音响,有兵器的护卫、暗卫都抽出了兵器。

         十五的心脏都快炸了,他身边三步之内就站着两个人,十步之内有八个人,二十步之内有十五个人,他计算了一下,翻身钻过窗户之前,他就会被蜂拥而来的有站着惊吓异常,一下子站了起来,立于窗户之前。

         周东仓脸上变色道:“快,抓住他。”

         十五束手就擒。

         护卫把十五捆绑后,推到周东仓身前,让周东仓讯问。

         周东仓问道:“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

         十三递给十二一双黑鳄皮手套,轻声道:围墙头上有尖刺。十二接过手套,道:“谢谢。”

         十三两手做出托举的动作,对十二道:你主攻,我配合。

         “我先上?”

         “是。”

         “我忘记带绳索了。”

         “嗯?无妨,你上去之后,才拉我一把。”

         “好。”

         十二从五米外加速奔跑,跳跃,左脚踩在十三托起的双手之上,向着后院围墙弹跳而起,右脚踢在围墙之上,发出“碰”的一声,正好使双手抓住了院墙的最上面。墙头上的尖刺被黑鳄皮手套压折了。

         十二右手使劲用力,腾出左手,把院墙顶上的尖刺抹掉了一大片,这才全力一撑,引力向上,露头观察了一会,最后坐在了墙头之上。

         十三助跑后,弹跳而起,双脚撑住围墙,双手正好握住十二的手,被十二拉上了墙头。

         二人先后跳进院内。

         十二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轻手轻脚地行走,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十三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神情淡定。

         突然一间屋内有一只小狗狂叫了起来,不是“汪汪”,是“嗷嗷”。在三更四更交界的时间段,嗷嗷声格外清脆、响亮。

         十二不得不静待时机,他俯身靠着墙角,心道:今日忘记带狗药了。

         掺了毒药的狗粮被称为“狗药”。

         三步并做两步,十三迅速地靠近了有小狗的房屋,他用短刀把门隙削宽了一点,把花生米般大小的狗粮弹入了屋内。很快,小狗哽哽而死。

         这真是“射人先射马,杀人先杀狗”啊。

         ※※※

         十三递给十二一双黑鳄皮手套,轻声道:围墙头上有尖刺。十二接过手套,道:“谢谢。”

         十三两手做出托举的动作,对十二道:你主攻,我配合。

         “我先上?”

         “是。”

         “我忘记带绳索了。”

         “嗯?无妨,你上去之后,才拉我一把。”

         “好。”

         十二从五米外加速奔跑,跳跃,左脚踩在十三托起的双手之上,向着后院围墙弹跳而起,右脚踢在围墙之上,发出“碰”的一声,正好使双手抓住了院墙的最上面。墙头上的尖刺被黑鳄皮手套压折了。

         十二右手使劲用力,腾出左手,把院墙顶上的尖刺抹掉了一大片,这才全力一撑,引力向上,露头观察了一会,最后坐在了墙头之上。

         十三助跑后,弹跳而起,双脚撑住围墙,双手正好握住十二的手,被十二拉上了墙头。

         二人先后跳进院内。

         十二的情绪有些激动,他轻手轻脚地行走,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十三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神情淡定。

         突然一间屋内有一只小狗狂叫了起来,不是“汪汪”,是“嗷嗷”。在三更四更交界的时间段,嗷嗷声格外清脆、响亮。

         十二不得不静待时机,他俯身靠着墙角,心道:今日忘记带狗药了。

         掺了毒药的狗粮被称为“狗药”。

         三步并做两步,十三迅速地靠近了有小狗的房屋,他用短刀把门隙削宽了一点,把花生米般大小的狗粮弹入了屋内。很快,小狗哽哽而死。

         这真是“射人先射马,杀人先杀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