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密室谋策
        古人说:成大事者,谋与密室,败与疏忽。

         太阳几乎落山,马白羽私宅里,两位元阳城最顶尖的朝廷命官,正在争执和谋划。

         元阳城主事周东仓是主事府里仅次于马白羽的主事。他已经向马白羽密告了元阳卫、城防营损失惨重的消息。

         马白羽半信半疑,他知道炼气修士极其厉害,但是炼气修士很少对非炼气修士动手,更何况一次灭杀数千人?

         周东仓道:“消息绝对属实。大主事可以派人去调查。”

         马白羽已经信了八分,叹道:“果如周老所言,如之奈何?”怎么办?

         “如此大事,非同小可。搞不好你我都会被罢官。更有可能以渎职之罪,受到惩处。”

         马白羽吃了一惊,问计道:“如之奈何?”

         周东仓道:“你我二人同心协力,共同瞒报。才有可能化解这次危机。”

         “如何瞒报?”

         “立即上报。”

         “上报?”上报了,还怎么瞒报?

         周东仓额头上的皱纹竟然舒展开来,笑道:“大主事,这件事你我同时向绿城汇报,就说虎头山被围,元阳卫大营遭到了数万山贼的袭击。”

         “哪里会有数万山贼?”

         “乌鞘岭。”

         “乌鞘岭上只有数名杀人逃犯!”

         “无妨。在深山野岭里,一名山贼就是一万名山贼。”

         马白羽十分吃惊,一时接受不了周东仓的计策。

         周东仓道:“马大主事,在元阳城的地界,只要你我相互扶持,你我说的任何话都是真的。”

         马白羽机械地点了点头,道:“多谢周老,指点提携。”

         周东仓额头上的皱纹逐渐扭在一起,道:“元阳卫是警备军,受到攻击,有所损失在所难免。哎,城防营这样的守备军也损毁过半,如何是好?”

         马白羽道:“可不可以……”

         周东仓打断马白羽的话,道:“可以把城防营交给我,由我负责重建城防营。”

         “这个……”

         “马大主事,不要犹豫。你我二人如果不能相互帮助,就会受到绿城、皇城的惩处。”

         “这个……”

         周东仓拉住马白羽的手,道:“大主事,你可要想清楚了。你负责元阳卫的重建,我负责城防营的重建,这样你我才能同心协力。”

         马白羽咬了咬牙,笑道:“周老,辛苦你了。都是我调度不当,才造成此次的危机。”

         周东仓脸上的肌肉动了动,又道:“并非大主事调度不当,而是新任兵房主事孙图不能胜任。”

         “孙图?”

         “孙图原是巡检司巡检正使,从来没有领过兵,这次损毁数千将士,兵房主事罪该问斩。”

         “孙图,他……”

         “大主事,数千将士的性命怎么能白白牺牲?总得有人承担责任吧?否则死去将士如何能够瞑目?”

         “周主事,周老,你有什么想法?”

         周东仓年近六十,老谋深算。马白羽不是他的对手。

         “马大主事,你如果不杀孙图,就请任命新的兵房副主事。”

         “……”

         “让兵房副主事兼任城防营统领,协助我重建城防营。”

         马白羽恍然大悟,心道:绕了半天,原来是这个意思。先把城防营给你管几天,等过了这次的危机,看我如何收拾你。“周老,你就全权负责城防营吧。替我分担一些压力。”

         “都是同僚,自然会尽心为大主事操劳。”

         “从今以后,城防营就由周主事主管。”

         “你是大主事,城防营的人事任命还需要你把关。”

         马白羽试问道:“周老,有合适的副主事人选?”

         “主事府护卫右队队长姜涛的履历合适。”

         “姜涛?那不是吏房江主事的小舅子吗?”

         “正是。”周东仓心中疑惑:江主事也走了马白羽的门路?

         “明日下文书,让姜涛调任兵房副主事,兼任城防营统领。”

         周东仓见天色已经黒了,道:“晚饭时间到了,就不打扰大主事用餐了。”

         马白羽见周东仓与跟班走后,就对一名护卫道:“去把兵房孙主事,叫来。”

         ※※※

         入夜,晚饭时间,马白羽的私房内。

         马白羽坐在太师椅上,黑着脸,令狐无极、孙图侍立在旁边。

         马白羽紧紧地盯着孙图的双眼,问道:“到底死了多少士兵?”

         孙图胆颤心惊,道:“最多四成。”

         “周主事说不少于六成。”

         “大主事,很多士兵逃跑了。”

         “逃跑了?能跑到哪里去?”

         “进了乌鞘岭。”孙图转移了领导说话的注意力。

         “乌鞘岭?他们为什么跑进深山?”

         “临阵脱逃,担心被军法处罚。”

         马白羽沉思了一会儿,对身边的一名护卫队长道:“你现在带领你的人连夜进山,告诉那些逃进山的士兵,只要他们愿意回来,一切都既往不咎。”决不能让他们与乌鞘岭的山贼有任何接触。

         “是。”

         把城防营交给周东仓后,马白羽有点心慌,他不禁地想:如果花钟贤面对这种情况,会让出兵权吗?“如此精锐大军竟然毁于一旦!可惜,可惜。”

         可悲,可叹,那是数千条人命啊。

         孙图道:“据说大军被炼气修士……”

         马白羽急道:“平白无故的,干嘛去招惹炼气修士?”

         孙图道:“大主事,这次的损失是因为将官私自调兵,自作主张,……”

         损失已经发生了,相关的将领也死无全尸,还有什么好说的。或许周东仓说得对,孙图不能胜任统兵大权。马白羽打断孙图的话,道:“不必再说了。”

         “是。”孙图有些心虚,他本想让城防营统领做错事情,让大主事责怪,他好从中取栗,谋取兵权,却不成想元阳卫和城防营最精锐的将士尽殁于石羊镇集市。

         马白羽看了看身边侍立的令狐无极,道:“不必再说了。”

         数千常备士兵荡然无存,数千神机弓弩消散殆尽,马白羽对此非常痛心。他在心里道:如果是花钟贤损失了这些,他绝不会像我这样具有挫败感。

         马白羽沉静了一会儿,对身边侍立的令狐无极道:“师兄,烦请你去寻找冥山师尊。”令狐无极点头应允而去。

         马白羽失去了军队,他需要炼气高手坐镇在主事府,以防不测。

         今日,孙图可以确切地肯定:令狐无极与马白羽是师兄弟,关系匪浅。孙图与化名老铁的令狐无极相处了三年,但对令狐无极并不了解。令狐无极刚进驻金牛镇集市巡检司的时候,他进行了多方打听,也毫无收获,只知道他来自北域。马白羽来自帝都皇城,令狐无病是元阳城孝义坊人,令狐无忘是元阳城神马镇人。他们的师父都是冥山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