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癫狂道长
        由于气体温度的对流,“结界”内的温度陡然提高了数十倍,并且温度还在一直上升。毛、温两位道长苦不堪言。

         毛道长喘着气道:“师弟,你听那边,咱俩要救的人又陷入了围堵之中,……”

         温道长咬咬牙后,口吐热气道:“对啊。见死不救,枉为人;扶危救困,大道义。”

         二人说完,同时御气,竟然使气团把大火撑开了,留出了一条两边是火墙的通道。二人从火中奔出,正好看见余晖道长御气形成的“球”飞上了半空之中,远远地可以看见“球”里共有四个人。

         “球”之上,一个大火球追赶着一个黑点,那是缠斗不休的朱火鸟和金翅神雕。没有得到毛、温二道长的命令,金翅神雕没有远逃,它的速度虽快,没有被朱火鸟烧死,却也疲于奔命。

         李笑见十多名士兵或握腰刀或拿弓弩,围了过来,先是慌张,后是坦然,他心道:不想死,但是不死,活着做什么?二丫头、李婶、郑良良、方雅、平俊,你们还好吗?我要与这个没有与我说过一句话的女孩子一块儿死了。

         百夫长带着十几个临时凑成的小队士兵,直奔李笑,他依仗着身高,一把拉起李笑,一只手捏住了李笑两只手的手腕。已经昏迷的红茶落于地,胸前后背四支箭迫使她的娇躯侧躺着,血流了一地。百夫长用脚踢了踢红茶的长腿,正盘算着如何处理这个垂死的小姑娘,不料左右突然各出现一个人影,两个人影速度极快,三下五除二,干脆利索地把十几个人全部扔了出去。十多个人被扔飞后,撞到了四周包围的左、右、前、后四队士兵身上,砰砰哐哐、啊呀嗷哦的痛叫声响了一片。

         这两个人影正是毛道长和温道长,二人都是三十九阶炼气大宗师,对付这些不会御气的普通士兵,犹如大象踩蚂蚁。

         还好毛、温两位道长说话糊涂,做事不糊涂,他俩下手极轻,最多让士兵受重伤,相撞倒地的数十名士兵无一人丢命。

         李笑脱离了百夫长的手掌后,扑向红茶,蹲在地上,轻轻地把她扶着坐起,对着毛、温两位道长恳求道:“救救她,你们救救她,求你们救救她。”

         温道长把手搭在红茶的手腕上,很快就道:“已经死了,怎么救?”

         ###

         空中的太阳升得老高,天气已经热了起来,马白羽、孙图本想捉了短发少年后,就打道回府,然而见百夫长从远处摔了回来,落在阵前,满嘴灰土,模样极其滑稽可笑,不禁都吃了一惊。中队士兵中有几个人,窃窃私语、暗笑无声。

         马白羽见包围圈里冒出来两个须发皆白、身穿紫袍的老头,不禁又大吃一惊,怎么还有两个高阶炼气修士?走了一个道长,又来了两个更厉害的道长。

         ###

         毛道长试探一会儿红茶颈部的动脉,面色凝重,心道:这孩子可能活不了了,需要立即止血。他把双手分别搭在红茶的肩膀上,口中轻轻默念着节奏,以极其柔和的御气手段,使四支利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红茶的身躯上,被挤了出来,掉落于地。毛道长御气堵住了红茶的伤口,暂时止住了流血。

         毛道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对李笑道:“让她侧躺在地上,别使伤口触到地面。”李笑轻轻地放下红茶,使她依旧成侧躺的姿势。

         ###

         孙图大声道:“哪里来的炼气修士?主事府捉拿反贼,识相的快快离去!”乡野出生的孙图素有大志,最喜欢研究兵法,排兵布阵。“纸上得来终觉浅”,他不会辨识炼气修士的境界。

         温道长的山羊胡子被烧焦了数根,显得比毛道长更狼狈,他大声对孙图喝道:“他奶奶的,哪来的无知小辈,胆敢如此与道爷说话?”

         孙图气得直发抖,正要发作,破口回骂。马白羽的嗓间嗯了一声,跨前一步,拱手行礼道:“道长请恕罪。不知道二位道长,来自哪座仙山?”

         温道长吸了吸被热空气灼伤的鼻孔,道:“我们来自元阳山道宗大殿。”

         孙图再吃了一惊,原来是元阳山道宗的炼气修士。

         ###

         毛道长从怀里掏出来两个小瓶子,一个白色、一个青色,对李笑道:“孩子,接住。”

         李笑以接篮球的姿势飞身去接,“砰”的一声,李笑屁股着地,仰天摔倒了,还好双手接住了两个小瓶子。

         毛道长叹道:“看你也是一阶炼气师的境界,怎么如此不济事?”

         李笑颇显尴尬,急问道:“怎么用?”

         毛道长吃惊地道:“你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吗?”

         李笑摇摇头。

         毛道长道:“有草药香气的内服,有刺鼻气味的外敷。”边说边御气从李笑手里把那个青色的小瓶子“吸”了过去,他从瓶子里倒出来两粒红色的药丸,放在左手掌心里,接着蹲下身来,右手捏开红茶的嘴,放入药丸,最后在红茶的喉下拍了一拍,药丸就被红茶咽了下去。

         ###

         马白羽道:“道宗向来与大宣国朝野交好,相互扶持,元阳山道宗从来不插手元阳城主事府的公务,今日二位道长阻碍主事府捉拿要犯,却是为何?”

         温道长张口就道:“什么为何不为何?”

         马白羽微微邹眉。

         孙图义愤填膺地道:“道宗的炼气修士不应该插手元阳城的内务,两位道长请速速离去。”

         温道长道:“你说速速离去,我就速速离去啊?凭什么?”

         ###

         毛道长对李笑贼溜溜地道:“你给你的姑娘敷药,记得白色瓶内的药末要外敷。”

         李笑问道:“怎么外敷?”

         毛道长嘿嘿怪笑,很暧昧地回答道:“你先脱了她的衣服,然后敷在伤口上啊。”

         李笑大囧,这样也行?

         ###

         孙图对温道长极其愤恨,生气地道:“凭什么?劈柴看纹理,说话凭道理。就凭你不讲道理。”

         温道长学着孙图的语调,道:“马横有缰绳,人横有道理。就凭我够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