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射杀围堵
         余晖道长的空气防御“结界”升高到弓箭不及的高空,最终消失在北方的无边的平原上空。

         处于高空的余晖道长心境平和,气力逐渐恢复了一大半。“结界”越来越稳定,四人越来越安心。

         重伤的白甲护卫依靠着平克虏,已经彻底昏睡了过去,一百多名白甲护卫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存活着,在绿茶的帮助下,他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了。

         平克虏的表情显得极其平静,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地面上的平原,既兴奋又迷茫,活着就有希望,前途却未知。

         绿茶不敢从高空瞰视地面,她的双手交叉抱着肩膀,低头不语,突然,她忍不住,声泪俱下,嚎啕大哭了起来。

         ###

         李笑坐在地上,让红茶的手臂和肩膀靠着他的胸膛,他抚着红茶柔软的小手,竟然发自内心的悲痛,他不想让与他有过亲密接触的第一个女孩就这样死去,然而他无能为力,他不敢拔掉箭矢,更不懂如何给红茶止血。这是真的不懂,想象中的人工呼吸、按压止血你真的会吗?

         李笑惶恐。

         ###

         马白羽见余晖道长、红茶、平克虏等四人逃脱了,叹了一口气,虽有些失望,却也说不上懊恼。射死了花钟贤,他的威胁也就减轻了一大半,逃跑的“虾兵蟹将”,虽然会去帝都皇城上访控告,但是他们途径绿城主事府的地界,就会被截访格杀。即使他们到了帝都皇城,也会被阻挠扣押。

         况且口说无凭,大宣朝廷也不能随意治他的罪。当朝首辅殿阁大学士陈阁老是他的后台,兵部、刑部的首官是他的靠山。

         花钟贤之父宣明想要报仇,也得先得到殿阁大学士、监察御史台的授权,才能下手。宣明卸任南域大将军、白城大主事后,就任六位殿阁大学士之一的东阁大学士,由武将到文官、由地方实权“诸侯”到皇城虚职高级“事务官”,权势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已经奈何不了他这个地方实力派。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追杀花钟贤的党羽、铲草除根,掌控整个元阳城的军政大权——元阳卫指挥司、元阳城防营、元阳城主事府各班房、元阳学院、银房钱庄、粮房驿站、城内坊长、飞鹰帮分舵、漕帮分坛等,统揽元阳乡野的基层头领——城外重要关卡集市的巡检司正使、自然村的村长、牌长,以及民间地头的黑恶势力——坊间的地痞、街上的流氓、山上的土匪、田间的恶霸。

         成为实力派,才能避免被上级领导抛弃,才能避免被同级同僚击倒。

         ###

         孙图见四人逃脱,气得直跺脚,他面向马白羽,颤声道:“大主事,有人逃脱,如何是好?”

         马白羽道:“我已经安排好了。”看着孙图吃惊不解的表情,马白羽接着又显摆地道:“绿城、石城、帝都皇城都有我们的人。”

         孙图连忙点点头,心中却十分惊异,心道:上位人的世界,果真不是我们这些底层人所能了解的。上位人的正常关系网在我们看来就是秘密、机密、绝密一般的事情。

         马白羽心中也有些不安,毕竟成败还没有最终定论。他见不远处的李笑与红茶相拥着坐在地上,心中泛酸。

         最美好的事,莫过于——公园长椅,男女依偎、卿卿我我。

         马白羽对孙图道:“那个小子,怎么还活着?”红茶还在,可惜绿茶那个小妖精逃走了?

         孙图探问道:“男娃格杀,女娃怎么处理?”

         马白羽笑道:“女娃格杀,男娃留给我处理。”

         孙图意会,他悄声对身边的一位百夫长道:“中队,听令,擒拿反贼。男子送到元阳城商帮铁牢,女子交给你。”

         百夫长愣了一下,喜道:“保证完成任务,保证完成任务。”他朗声对身后的士兵道:“第一小队跟我走,其他小队原地待命。”十多个精壮士兵跟着百夫长,向着李笑、红茶走去。

         ###

         石羊镇集市巡检司的中厅已经垮塌,木质的屋架、屋梁依旧燃烧着。

         毛、温两位道长御气防御大火,在离中厅火墟旁形成了一个头和尾几乎一样大的水平放置的漏斗形“结界”。毛道长道:“师弟,可以走了吗?”

         温道长笑道:“我说过,不灭火,未必就跑。”

         “这样耗下去,你和我的气力都会消耗殆尽,最终会被大火烧死。”

         “气力消耗前,大火不灭吗?”

         “大火灭之前,你已经被烧死了。”

         “未必……”

         “我靠,你到底走不走?”

         “师兄,你受不了,是不是?”

         毛道长心道:要是说受不了,免不得被师弟嘲笑一番,成为日后嘲笑的由头;要是说受得了,肯定会被师弟纠缠,在大火旁炙烤,……

         “师兄,你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

         温道长摇了摇头,甩掉额头上的热汗,道:“这么热,你受不了,是不是?”

         毛道长早已经汗流浃背,本不想跟温师弟这个神经病在大火旁耗时间,听他话中的意思,似乎怀疑他的耐热性,于是笑道:“我在受热的条件下仍然能保持优雅的神态。师弟,你是不是快要中暑了?”

         “你放屁!……”

         “你怎么对师兄说话的?”

         “我说你放……呵呵……师兄,放屁是人体肠道正常运行的一种表现。不放屁就是一种异常的现象。一个人要是从来不放屁,就不是人。”温道长胡诌了两句生理常识后,接着道:“师兄,难道你不放屁?”

         毛道长听出来温道长在拐弯抹角地骂他,脱口回骂道:“姓温的,你的屁话真多。”

         “师兄,你怎么能这样对师弟说话?”

         说话间,大火蔓延了过来,二位道长结成的“结界”处于火海里。

         二十六摄氏度的气温是人感觉最舒适的温度。

         气温超过二十六摄氏度,人就会感觉热,超过三十五摄氏度,衣服就不想穿了。人体温度在三十六点七至三十七点六之间,气温比人体温度高出三摄氏度的时候,人就必须停止工作,防暑降温。

         水的温度超过三十四摄氏度,人就会有烫手的感觉。

         火灾的温度一般在八百摄氏度至一千摄氏度。可见,火灾的温度不是人所能承受的。

         热具有传导性,一般金属都是热的良导体,液体和气体都是热的不良导体。不良导体不是绝热材料。液体和气体中较热部分和较冷部分之间通过循环流动可以使温度趋于均匀,这一现象就是由于温度不均匀而引起的对流。对流是液体和气体中热传递的主要方式。

         处于火海里的空气“结界”就像炉火里的鸡蛋,急速受热,几乎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