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章 媾和协议
         元阳城南门外,一场会谈正在进行。

         甲方:宣忠贤(江龙卫前军随军使、元阳城大主事)、陈争(江龙卫前军指挥副使、前军临时指挥)、方秋水(宣忠贤幕僚)

         乙方:周东仓(元阳城主事、开通城同乡会元阳城分会会长)、张义锋(元阳城商帮帮主)

         甲、乙双方五个人在远离江龙卫前军、也远离元阳城南门的地方,秉着友好的原则,摒弃以往的纠纷,进行着缓慢的协商。

         签合同喝酒,谈合作喝茶。五个人围坐在矮桌旁,品着茶。

         张义锋道:“花大主事,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前发生的事情都是误会,我年纪大了,没有几天可以活了。希望花大主事能够给我一条活路。”次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周东仓把我出卖了,我不得不低头。

         他们还是习惯于称呼宣忠贤为花大主事。铁甲人宣忠贤冷如铁,没有说话。

         周东仓道:“花大主事不会为难你的。张老弟,你应该补偿花大主事的损失。”

         这个世界上没有银钱买不到的事情。

         张义锋接话道:“我愿意赠送白银十万两向花大主事赔罪。另外送上炼气仙长的隐身宝衣和披风。”赠送十万两白银只是说说而已,商人不可能做赔本买卖。他今日没有奉上银票,只是带来了隐身衣和披风。

         副使陈争吃了一惊,道:“我一个月挣二两银子,一年才挣二十四两。”心道:全年不吃不喝,四千年我也挣不到十万两白银。

         方秋水对隐身宝衣有所了解,他知道质量好的隐身宝衣有价无市,极其难得。他看了看宣钟贤脸上的铁面罩,从一个窥孔里射出了冰冷的寒光。他知道宣忠贤之所以穿成了铁甲人,完全是因为张义锋、凤凰、老年摧残了他的面部。

         周东仓见宣忠贤没有说话,对张义锋道:“我看张帮主果真是来诚心修好的。”

         张义锋心道:花钟贤这个王八蛋,我把干女儿送到了他的房里,他都不愿意与我分享他的致富门道。如今,我献上令狐无极的隐身衣和披风,也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

         周东仓见宣忠贤没有说话,对指挥副使道:“贵军是如何越过南门关的?”

         “这个……这个不好说。”

         “五万守军直接隶属于驻在莫城的中域大将军府。他们不可能放你们过关。”

         宣忠贤低沉着嗓音,道:“周主事何必问这些。我们今日相见就是为了谈合作。”

         一直没有说话的方秋水道:“我们的花大主事就是神一般的人。他只需要四个人,就能灭掉南门关上的五万守军。……”

         “嗯嗯。”宣忠贤清了清嗓子,“不必说这些。”

         宣忠贤有意隐瞒通神之事。

         指挥副使心道:据说,花钟贤只用一夜的时间就使南门关上的守军全部化为乌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周东仓也很好奇,却没有再询问,“花大主事,据可靠消息称,绿龙卫的主力部队正在向着元阳城进军。”

         元阳城北二百里,绿龙卫前军一千名骑兵正在沿着官道,向南奔行。骑兵之后,一百二十里的官道上,绿龙卫的大部队延绵在官道之上。绿龙卫的百人队中间夹杂着运粮草的畜力车。士兵与民夫混在一起行军,真是人多势众。

         副使不甘示弱,道:“江龙卫主力部队正在元阳城南八十里,今日日落前就会陆续进驻远阳城之下。”

         周东仓笑了笑,道:“这算什么?威胁我们?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抗衡绿龙卫。”

         “随你怎么想。我元阳卫前军轻骑是大宣国二十二大骑兵之一,攻无不克,毕竟不是吹嘘的。”

         “既然攻无不克,怎么败走金牛镇集市?”

         “你……”

         “哈哈。”周东仓一战成名,再也不是简单的书生了。南门之战后,周东仓的名声越传越远。

         宣忠贤咳咳两声,道:“周主事,我与你做一个协议。”

         “什么协议?”

         宣忠贤道:“你打开城门,放江龙卫全军进入元阳城,并提供粮草。我保举你成为元阳城大主事。当然,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选择去其他的二字城继任大主事。”

         “哈哈……我愿意留在元阳城,哪怕不能成为大主事。”周东仓心道:我生在元阳城,长在元阳城,离开了元阳城,我就一无所有了。

         宣忠贤道:“如果周主事认可协议,我可以把张帮主的十万两白银转送给你。”

         要是别人听到这样的话,会极其高兴。周东仓心道:就你会做人情!十万两白银,能够收到十两银钱就很不错了。“感谢花大主事的盛情相赠。我不能收取张帮主的赔罪银。”

         宣忠贤心中暗笑。

         周东仓沉思了一瞬间,道:“元阳城可以提供粮草,但是江龙卫士兵不准进入元阳城。”

         副使道:“我江城卫士兵不进入元阳城,就会遭到绿龙卫的袭击。”

         马白羽与绿城主事府的关系密切,绿龙卫兴兵而来,多半是以给马白羽报仇为借口,南下元阳城,争夺宣忠贤留下的巨额财宝。

         再过一天半的时间,绿龙卫前军就能抵达元阳城北门外。

         周东仓道:“江龙卫前军轻骑可是大宣国二十二大骑兵之一!难道会惧怕江龙卫?”

         副使的脸色又红又黑,十分生气。

         宣忠贤道:“如果绿龙卫袭击江龙卫,元阳城会不会坐视不理?”

         “会。”

         “如果江龙卫进攻绿龙卫,元阳城会不会出城协助?”

         “不会。”

         “好。两不相帮最好。”

         甲、乙双方谈成了合同。

         -

         -

         白天,

         到处摇尾巴,

         讨到一根骨头。

         黑夜来临,

         蜷缩在老地方,

         那个没有风的窝。

         在黢黑里,

         还保持一丝机警,

         这是本能的看家本领。

         或许,

         几点星光,

         散落在门前,

         没人看见,

         它看见了。

         -

         -

         江龙卫都指挥使(中军都指挥使)——前军指挥使、副指挥使——千户官——百户官——什长

         江龙卫都指挥使(中军都指挥使)——特设队——伍长

         元阳卫指挥使——中、左、右、前、后营千户官——百户官——什长

         元阳城城防营统领、副统领——中、左、右千户官——百户官——什长

         元阳城护卫统领、副统领——中、左、右、前、后队队长——伍长,暗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