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四章 城外大战(4)
        方秋水眼疾手快,“笃咚、笃咚,……”使劲地敲击小客店“南门爆笑居”的大门。

         客店伙计迷离着双眼,慢慢地拿开门闩,露了一条门缝,有气无力地问道:“干什么?”见敲门的是六个人,穿着军服、铠甲,就哆嗦着道:“客已满,几位军爷还是另投别处吧!哎,干什么,干什么?”

         方秋水硬推开门,挤了进去,宣忠贤与四个护卫跟着方秋水,先后进了。

         店内灯光微暗,或蹲或站挤满了人,足有一百多个大男人。这些是元阳卫新中营的士兵。

         士兵们见六个陌生人进来了,全都站了起来,警惕地看着宣忠贤等人。

         方秋水拉住客店伙计问:“他们做什么的?”

         一个士兵认出了方秋水,“方副巡检使!你是方副巡检使?”

         方秋水打量着走到自己身边的士兵,看不清他的脸面,实在认不出来,问道:“你是?”

         “我是狗剩啊。”

         “狗剩?……是王狗剩?”

         “是啊。二舅,你没有死啊?我娘天天念叨你呢?”

         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狗剩,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王狗剩看了看人群里百户官,愣了一会儿,苦笑道:“我们在这里聊天呢。”

         老乡见老乡,骗你没智商。

         方秋水笑道:“你们继续聊。伙计,给我们安排两间上房。”

         “没有。唉,唉……你轻点,我的胳膊断了。”

         方秋水呵呵笑道:“现在有上房了?”

         “没有。唉呀妈呀,我的胳膊断了。老板救命啊。”

         “请停手,客官,请停手。”客店老板夸张地奔跑了出来。

         方秋水道:“你是老板?”

         “是。贵客有什么吩咐?”

         “快安排两间上房出来。”

         泥踏马地,死当兵的。老板在心里问候了数句后,笑眯眯地道:“小店的客房都有人住,只有一间客房没有住满。”

         老板对客店伙计道:“去把这五位尊贵的客人带到道长那里去住。”

         店小二愣了一会儿,有些幸灾乐祸,他顺手拿起院内的一支烛台,道:“尊贵的客人请跟我来。”

         客店伙计把宣忠贤等人带到了低等客房门外,就听到一个老年人道:“师兄,又来客人了。”

         “来得好,手里的银子正好没有了。”

         客店伙计暗暗发笑:这三个客人是练气修士,非常厉害,住老板的店、吃老板的饭,老板也不敢要钱啊?可是,他们非要坚持付钱。

         什么情况?抢钱的土匪住在客店内?方秋水腹诽嘀咕着,他敲了敲门,推开门后,率先进入了低等客房内。

         数股怪味一起袭击方秋水的鼻子。他不得不紧捂着鼻子,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污染了空气。请穿上鞋袜,从源头上杜绝污染源。”

         “师弟,赶快穿鞋。李笑这孩子说,你的脚是香港脚,臭气熏天。”

         “李笑你胡说八道,我怎么不觉得我的脚臭。”

         方秋水捂着鼻子,声音沉沉地道:“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李笑心道:我说我睡了一觉之后,怎么闻不到脚臭了?原来是“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由于毛、温两位道长的钱财耗尽了,低等客房没有点灯。宣忠贤借着伙计手里的烛台光,见大通铺床上并排躺着三个人:两个穿着紫袍的白胡子老头,一个穿着巡检司役卒公衣的短头发少年。

         这孩子是李笑。

         宣忠贤全身铁甲,早已经感觉腰酸背疼了,他坐在床铺上,一言不发。

         方秋水见偌大的客房却如此简陋,勃然大怒,“什么玩意儿,忽悠我们是不是?”

         伙计忙道:“不是,不是,哪能呢!这么大的客房只睡几个人,已经是很好的客房了。”

         “放屁。快点安排……”

         “不用啦。这里就很好。”宣忠贤开口道。

         方秋水一肚子火气,见身后是辛护卫等四条“尾巴”,怒道:“你四个去外面。”

         一名护卫怒道:“你……”

         辛护卫拉了一把这名护卫,道:“要听同千户官的安排。走,我们在外面把守门户。”量你们逃不出我的监视之眼。

         宣忠贤对方秋水道:“你吃饱了吗?”

         “呃?哦。伙计,给我们上最好的食物。”

         “没……不,这个‘有’。想吃什么?”

         “宣大……呃,宣大人想要吃点什么?”

         “都行。”

         还是来一些主事府宴席上的美食吧,于是对伙计道:“闷罐肉、焖仔鸡、红焖四脚鱼,每样来一份。”寻思着宣大主事喜欢吃清炖元阳鱼头,于是加了一句“再来一份清炖元阳鱼头。”

         “没有。”

         方秋水咬牙道:“这些可以有。”

         “真的没有。”

         “我次凹,你店里有什么?”

         “有香菇炒竹笋、玉米窝窝头。”

         方秋水怒极,慢慢地道:“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还有小炒香辣鸡。”

         “还有吗?”

         伙计暗叫不妙,道:“清炖猪腱肉、腊肉焖鳝鱼、白面炕饼还有一些。”

         “哼。每样来一份。”

         伙计在墙角放下烛台后,灰溜溜地走了。

         温道长笑道:“你点菜这么凶神恶煞的,不担心他在菜里吐口水吗?”

         方秋水楞了一下,道:“他敢。”

         毛道长道:“他敢。”

         李笑道:“那个店小二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人。”

         宣忠贤道:“你是李笑?”

         李笑道:“你认识我?”

         “石羊镇集市巡检司。”

         李笑看着眼前的铁甲人,非常迷糊,哪里见过他?

         “我指点过你的缩骨功。”缩骨功不是所有的练气修士都可以掌握的技能。

         “你是花叔叔?”

         宣忠贤对李笑道:“你还记得我?”

         李笑道:“记得。”

         “哈哈……没想到咱俩都还活着。”

         “花叔叔,你……”李笑的话还没有说完,客店伙计搬着一张桌子,领着来上菜的厨师进来了。

         宣忠贤道:“先不要说这些了。我快饿死了,咱们先吃饭。”

         方秋水见饭菜摆放好之后,对着伙计和厨师道:“你俩可以走了。”

         客店伙计本想看看铁甲人的真面目,听到方秋水驱赶他与厨师,不得不走出低等客店。

         方秋水见伙计与厨师走后,就开始帮助宣忠贤解下全身的铁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