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城外大战(3)
         黄昏已经过了,天色慢慢的暗了下来。

         元阳城北门的城楼上,女墙之后,一点灯光旁,站着三个人:元阳城主事周东仓、元阳卫指挥副使李良、北门城门官甘信。

         三个人正在城楼上等待战报——关于江龙卫骑兵与绿龙卫骑兵之间孰胜孰败的战报。

         “报。”

         “讲。”周东仓有点激动,目前的元阳城只是暂时的安全,如果江龙卫骑兵赢了,他将继续忍受江龙卫轻骑的威胁,等到江龙卫中军到达元阳城的南门之时,他就不得不开门投降;如果绿龙卫赢了,他可以开北门与绿龙卫骑兵夹攻北门的江龙卫骑兵,并会命令南门的姜涛、孙图同时出击南门的江城兵。

         周东仓希望绿城兵能够胜利,他接着又道:“快讲”

         “主事大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滚。”周东仓爆了粗口。

         李良道:“周主事,你认为是绿城人胜,还是江城人胜?”

         “我认为都有可能。李良,你怎么看?”

         “大人,我觉得江城人会胜。”

         “为什么?”

         “人多。”

         周东仓笑了笑,道:“以少胜多,很常见。再说如今的江龙卫骑兵简直不堪一击。”

         “主要是将帅无能。”

         “原因出在将帅身上?”

         “是。如果是花大主事治军,必能攻无不克。”

         周东仓脸色大变,他知道李良是宣忠贤一手提拔重用的亲信,但是听他说的话这么直白,还是感觉非常不舒服。

         周东仓心道:老子待你也不薄啊!你如此看重宣忠贤,以后若有合适的人选代替你,我就让你给我解甲归田。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良见周东仓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难看,本想再夸赞几句周东仓,但是他实在说不出肉麻的话,暗想:“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今日无心说了大实话,估计会得罪周主事。

         于是,李良决定说几句恭维话,奉承一下周东仓。

         恭维话在李良心中酝酿了很久,他终于鼓起勇气,道:“其实,周主事……”

         “报。”城墙楼梯口处出现了探听消息的士兵。

         周东仓紧张地道:“快过来。”他又对李良道:“北边的声音变小了,胜负已分。”

         士兵小跑到周东仓身边,道“报。周主事,绿城人战败了。”

         “唉。”周东仓拍了一下大腿。

         李良知道气氛已将变了,自己的恭维话不能说出口了。

         周东仓对身边的城门官甘信道:“命令北门守卫打开北门,请城外的江龙卫骑兵进城吃晚饭。”

         “周主事?你……”

         “不必再说,快开城门。来人呐,通知南门的城门官开南门,请南门的八百骑兵进城。”

         李良大惊道:“周主事,不可……”

         周东仓黑着脸,道:“执行命令。”

         “是。”

         周东仓又唤来自己的两名贴身护卫,附耳低语一番后,道:“快去吧,不得有误。”

         “得令。”“保证完成任务。”

         ###

         时间飞逝,再过一个时辰,就是三更。

         元阳城主事府及主事府的大街上,灯火通明,有光亮的地方,摆满了酒席。

         酒桌上摆满了元阳城的特色菜:闷罐肉、旱鹅块、焖仔鸡、红焖四脚鱼、腊肉焖鳝鱼、清炖牛肚绷、清炖元阳鱼头、老鸭汤等硬菜,还有各种下酒小菜。

         江龙卫骑兵在指挥副使的带领下,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他们在庆祝自己的胜利——打跑了绿龙卫骑兵,立了军威;全军开进了元阳城,吃着美食、喝着醇酒、拿着银钱,集中在元阳城主事府的百户官、千户官们,除了吃着、喝着、拿着外,他们每人还都搂着。所有的一切都由元阳城的商人领袖张义锋、元阳城的总主事官周东仓无偿提供。

         人生得意须纵欢,莫使当兵空寂寞。

         “吃吧、喝吧、玩吧。”有些吃饱喝足后的士兵开始了赌钱。

         有人的地方就有赌博。赌博、吸烟、喝酒、干事、吸毒,甚至是钓鱼,都能让人成瘾。为什么会成瘾?这些事情会调节人的神经系统,甚至会让人的肾上腺大量分泌,会让人的心跳变得更快,总之,赌博、干事与钓鱼让人产生期待感、成就感,又刺激又亢奋;吸烟、喝酒与吸毒会让人产生麻醉感、舒适感,又兴奋又愉悦。

         元阳城主事府的大厅内,周东仓与李良、孙图、姜涛、令狐无病等主事府、卫指挥司的大小官员近二百人全部在陪着“客人们”吃饭喝酒、聊天吹牛、赌钱搂女人。

         “客人们”是江龙卫指挥副使陈争、江龙卫随军使宣忠贤(元阳城大主事)、江龙卫同千户官方秋水(元阳城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巡检副使)、江龙卫前军的八名千户官。

         酒席已经开始一刻钟了。从始至终,宣忠贤都没有摘下铁面罩,更没有吃喝。

         方秋水对指挥副使道:“陈副指挥使,我陪宣大主事出去走走。”

         陈争没有说话。坐在旁边的周东仓道:“我知道宣大主事不喜欢酒宴,就放他走吧。我陪陈副指挥使多喝几杯,来,干了这杯,还有三杯。”

         全身铁甲的宣忠贤对周东仓点了一下头,与方秋水一前一后地走了。

         宣忠贤径直出了主事府大门,走的很快,方秋水快跑几步才跟了上来。

         “大主事,你怎么走这么快?”

         宣忠贤没有说话,向着南门快步而走。

         方秋水见宣忠贤不答话,也就不再问了,亦步亦趋,紧跟其后。方秋水后面跟着四名聚力中后期的江城护卫。

         进城的江龙卫骑兵已经控制了元阳城的大街小巷,吃饱喝足、居心不良的士兵开始了自己的“副业兼职”,偷盗、强抢、调戏、斗殴发生了几十起。

         由于打仗太辛苦,很多江龙卫骑兵已经睡下了,或睡在街上路边、或睡在酒馆客店,或睡在主事府、坊市房。还有一部分骑兵依旧在“狂欢”,只有数百名骑兵在放哨。

         元阳卫士兵、城防营士兵和各坊市、各巡检司的役卒都被要求以百户官为首领,集中在街角各处。各类兵卒骂子时夜半已过,骂咧咧,指桑骂槐,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主事府附近的更夫敲铜锣,城内各坊市的更夫打梆子。“咚!——咚!咚!”“哐!——哐!哐!”“锵!——锵!锵!”“梆!——梆!梆!”“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三更已经到了?

         宣忠贤是接近二阶的炼器师,他听到了第一声敲铜锣、打梆子的声音。怎么回事?三更还没有到,铜锣和梆子怎么敲起来了?不妙,果然有变。的江城护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