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南门之战(4)
         指挥使身在空中,正好成了活靶子。

         随着姜涛的一声令下,一百多支箭矢从四面八方,向着指挥使激射而来。

         指挥使在虚空中左右移、前后移、上下移,最后不得不御气在身体四周形成了“气球”,凭借短暂隔绝外界的“结界”,才得以抵挡住百箭的射击。满脸都是杀气。

         他从虚空中落下来的时候,有三名躲在弓箭手后面的士兵,突然端出各自的长枪,同时刺向从空中刚落下的指挥使。

         指挥使避过最先刺过来的一根长枪,这支长枪从他的腰畔擦过,极其危险;第二根长枪已经刺到了胸口,他的上半身向后仰倒,转到右侧,从右侧仰了起来,他双手御气,把第二根长枪的枪头隔空控制住后,又迫使它击向第三根长枪的枪头。“哐噌”金属枪头撞击而过。

         三名持枪士兵的第一击没有成功。他们不待姜涛的命令下达,就收回了长枪,准备连贯地刺出第二击。

         见第二击到,指挥使不闪不避,直接双手御气,迫使第一根长枪刺向第二名使枪的士兵,第二根长枪刺向第三名使枪的士兵,第三根长枪刺向第一名使枪的士兵。三名使枪的士兵不由自主,全力地把长枪刺入了战友的前胸。

         胸口中枪的士兵被刺伤了心肺,不得活了。

         指挥使位于三枪之间,“苍啷”一声,他抽出了宝刀,宝刀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闪闪,他左一刀把眼前的长枪削断,右一刀把眼前的尸体斩断,两截躯体各向两边倾倒,洒了一地的血水。另两具死躯也先后砰砰倒地。

         指挥使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飞溅的血滴。

         凶狠杀人的场面惊呆了南门城楼上的八百人,众人因指挥使的速度太快,没有看见他御气杀敌,不明真相,冷汗直流。会“飞”的人这么厉害?根本惹不起。

         姜涛心中也暗暗恐惧:这个江龙卫的前军主将这么厉害!难道是炼气修士?

         姜涛咬咬牙,必须替死去的士兵报仇,况且他们把周主事当成了叛逆者,周主事也不会选择投降,今日只要击杀了指挥使,就极有可能避免接下来的攻城战和防御战,于是大声命令道:“下一队。”

         令刚下。指挥使的左右前后分别出现了两名持枪的士兵,长枪微抬,八个人齐喝一声“呔”,开始齐走,先是两人并排走,后来两人一前一后前进。八个人的包围圈越缩越窄,前四个士兵的长枪微抬,后四个士兵的长枪抬得略高。

         指挥使见前八支长枪离自己不足三尺的时候,被收了回去,收回是为了便于发力刺击。他对着正在发号施令、指挥进攻的姜涛轻蔑一笑,心道:擒贼擒王,周东仓在哪里?这个发号施令的年轻人是谁?

         心想的一瞬时间,八支劲力十足的长枪几乎接触到了指挥使的淡绿色战甲。然而,眼见长枪就能把指挥使洞穿的时候,枪头就如同定住了一般,丝毫不能向前移动,八名持枪的士兵身体后倾,几乎摔倒。八名士兵稳住脚步后,大喝一声,全力推动长枪,长枪竟然被挤弯成了弓形。怎么会这样?

         八名士兵着急之下,想抽回长枪,长枪纹丝不动;他们使劲地摇晃着长枪的末端,枪头部分依旧不动分毫。见鬼了?

         指挥使暗自得意,他双手御气,在体表上产生了极大的反弹之力,手握长枪的八名士兵被震得几乎松手。

         指挥使御气形成的“结界”并不持久,很快就耗尽了聚集的气力,他嘿地轻喝一声后,持刀旋转了一周,把八支长枪尽数削断。

         持杆的士兵骇然,惊吓之下,同时松手后退。

         指挥使得此机会,向着姜涛奔越而去,举刀斜砍。

         姜涛骇了一跳,侧身避让的同时,忙用腰刀挡隔指挥使的宝刀。“咔!”腰刀断成两截。

         同时,宝刀变招横砍,砍向姜涛的脖颈,这一刀来势凶猛,人头必将落地。不是姜涛人头落地,而是城防营中千户官的头被砍了。

         姜涛见情况危急,顺势把身旁的中千户官拉到了身前,替他受了一刀。姜涛滚倒在地,钻进了身后的人群之中。

         与领导站在一起,容易被提拔重用,也容易被领导拿做挡刀盾牌。

         看着热血从断头的脖颈处喷涌而出,人群里的人几乎都吓得软倒在地,太可怕了。人群是看热闹的主事府众官僚。

         此时,人群已经混乱,就在大家争抢着奔向楼梯口的时候,楼梯口处发出了一声大喝:“都不要动,老夫周东仓在此。”来人是周东仓,是元阳城目前最大的领导。

         指挥使本想增大杀人的范围、增加杀人的数量。听到周东仓自报姓名,出现在城门楼上,不禁好奇地大量着周东仓。

         周东仓一身官衣,官服、官帽、官鞋,正义凌然,厉声道:“你是何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击杀士兵和官员。”

         “嘿嘿……你就是周东仓?”

         “无知后辈,老夫的名讳也是你能直接称呼的?”

         “放肆,见了江龙卫前军主将……”

         “你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前军主将,见了二字城主事,还如此嚣张。莫不是想造反?”

         指挥使是武将,争辩水平有限。其实,何必争辩呢?宝刀就是答案。他握了握手里的刀,道:“我乃江城江龙卫都指挥司前军指挥使王千钧。”

         “嘿,官职名越长官职越小。哪有握着刀,见礼的?”

         “我……”指挥使把宝刀归鞘,“我不是来与你见礼的。”

         “无论来干什么。见礼都不可少。见到主人,你作为客人不应该见礼吗?不懂见礼,与禽兽何异?”

         人群里的工房主事“无所畏惧”,道:“即使你要杀了我们,也应该与我们见礼,缺少礼数就是禽兽。”

         主事府的二百官员几乎异口同声道:“缺少礼数就是禽兽。”声如雷鸣,似乎在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这……”

         “你身为炼气修士,却不顾大宣国太祖的训诫,既参军,又逞强嗜杀不懂炼气的平凡人。你知罪吗?”

         “我……你想找……”

         “我不想找死,我也不怕死。”周东仓走到指挥使面前,伸长脖子,道:“你敢戕杀朝廷命官?你要是敢杀,你就砍了我的头。”

         -

         (这章,差点把李笑的小弟姜涛写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