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南门之战(2)
        现在是下午六点,今晚领导请吃饭,不醉不归,必将喝醉,醉后如泥。《大宣战神》虽有备稿,奈何需要修改之后,才能上传。虽然读者不多,我还是要说一句——抱歉!

         先发一篇以前写得随笔,占一章位置。本“说明”会在明天修改成第九十七章.南门之战(2)。

         ………………………………………………………

         《捕蛇者说》

         沐浴了两天的阳光,心情也敞亮了起来。从图书馆借的书,已经看完了。只好在电脑上继续看小说《冰与火之歌》。旁边的女同事见我没有事,就开始东家长西家短、东拉西扯说闲话。我也只好竖着耳朵——听。娱乐八卦说了,孩子教育说了,亲朋趣事说了,买房做生意说了。最后就开始说我了,问年龄,我就说毕业的时候我24岁,当了三年教师,两年会计。“教师可以开辅导班啊,我那住的楼上有一个男教师开了英语辅导班,学生多的很,他老婆专门收钱,他自己自学英语教学生,你也可以开辅导班,专门教数学啊?我要是像你一样有教师资格证,我也开辅导班。……诶,不是你那样说的……你那想法不对……”我现在非常想要一对猪耳朵。

         女人的嘴从来不会停,不是在吃东西,就是在说话。说话是女人的一项本能。

         小说没法看了,我敞亮的心情,被乌云掩盖了。大家都慌着挣钱养家,就我闲着没事看小说,我的选择正确吗?我对同事说,我去爬贤山了。“爬贤山干什么?”我说,我去山顶上想一想,如何把三千块钱的月工资变成月工资三万块。

         走出单位大门,我发现我没有换球鞋。不能穿皮鞋跑步,我心疼我的皮鞋。上次的“意尔康”,我还没有穿一个星期,就把右脚鞋面踢裂一个大缝。我走路比较邪门,在水泥地面上,也能把皮鞋的鞋面踢出来一个裂缝。可怜的“意尔康”身负重伤,依旧为我效劳了两个月,我才让它退休。现在脚上的这双皮鞋至少得为我服务三个月,三个月内,我走路都会先迈右脚再跨左脚,一二一,左右左,极力避免高抬腿、跑步等有难度并且容易伤鞋的动作。

         我嘀嗒嘀嗒地一步一个脚印,右拐沿水泥路去爬山。走到山脚下,山上的冷风一阵一阵的,我感到除了脚不冷,身体的其他地方都冷。亮晃晃的太阳还在天上,可是我没有感到一点热量。迎面有很多下山的锻炼者,看着他们满脸的喜气洋洋,我胸中的气快把我的肺撑炸了。我木着脸,内心深处煎熬着思考,如何使自己月薪三万?如何?我想我必须先把自己变疯了,然后白天不出门、夜晚不睡觉才能月工资三万。

         正在胡思乱想,我的左耳听到了哗啦哗啦的从干树叶里发出来的响声。我的视力不太好,下雨天不敢出门,怕掉进水坑里淹死了,但是,一个人在一个方面不优秀,在另一个方面肯定会有所成就,我的两只耳朵非常灵敏,往往是汪汪还没有听到的声音,我已经听到了。说白了,就是狗耳比不过我的人耳。听到干树叶里发出了响声,我扶一扶眼镜框,一看,啊!蛇!好大的蛇,好大的黑蛇,目测一下,体重接近一斤,身长超过一米二,比我的手脖子细了一两个圈。这么冷的天,你这家伙怎么出来遛弯了。赶紧掏出手机,给这个不怕冷的哥们拍张照片。烤,手机照片拍出来之后,照片上只有一片一片、一堆一堆的干树叶,哪里有蛇的踪影。想不到啊,这条蛇不但不怕冷,而且还会隐身啊,真是蛇中的武林高手。我放下手机,见蛇快速滑动,“要不要抓住它?”我在心里自言自语。

         当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我就抓过比这条还大的“风水条子”。想当年一个夏季的黄昏,我与堂弟一块儿放学回家,路过我家柴火山旁的水稻田,一条很大的黑蛇,一下子在我俩身旁出现了,飞快地钻进田埂下的水洞里了。我与堂弟俩无计可施,就放弃了。

         回家走到门口,我发现一把小铁锹竖在角落里。心情激动之下,忘了叫上堂弟,就一个人去那个田埂下挖了起来,大累,洞太深了,挖不出来。后来,我灵机一动,把洞里的水搅浑,然后就准备耐心等待,“守洞待蛇”,小样,我不信你不出来。很快,浑水里冒出了一串气泡,接着浑水表面轻微荡漾,一个硕大的蛇头出现在我的眼前,并且朝着我非常大地张开了嘴,这嘴真大。我离它太近了,不足二十厘米,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我瞪眼看着蛇的大嘴,不知所措。

         蛇张了一下嘴,又闭上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机会难得,我的右手似乎没有接到大脑的指令,就一下子捏住了蛇的脖子,蛇的身躯直接缠住了我右手手臂。我把蛇慢慢带出水洞,左手捉住蛇的尾巴。顾不得小铁锹,我两手抓着满是泥巴的蛇,走了老远的路,才到我家的桃园。爸爸正在摘桃子,见我手里的蛇,就找了一个小号化肥口袋,把蛇装了进去。……

         唐朝柳宗元有一篇散文叫《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描述了一种黑色带白花纹的异蛇,那种蛇碰到草木,草木就会干枯而死,咬了人类,人类就将毒发必亡。

         我犹豫着,要不要把这条奇怪的蛇哥们捉住。心跳又来了,扑通扑通的,就像见到了心仪的女孩那种心跳。我见蛇哥们停在远处的干水沟里,就想:“我救过很多条蚯蚓和很多个蜗牛的性命,今天到底要不要捉这条蛇?”蛇哥们本来是出来晒太阳的,我本来是准备去聚贤祠玩耍的,我与它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各安天命、互不牵扯,今天到底要不要捉这条蛇?

         犹豫中,有两个农民工,从山上推着小灰车下来了,我知道,这两个人要是看到了蛇,肯定会捉,即使不捉,也会议论一番,甚至打死。我想好了,他俩要是插手,我就说这蛇是我的宠物,然后再捉住这条蛇,放在我的脖子上,亲昵亲昵。我想我是疯了。

         二人谈论着走了。我突然感到一种“我是好人”的感觉。我不想做好人,好人总是被别人伤害。反而那些坏蛋总是能够糟蹋到好东西。社会就是如此,越是君子越是吃亏。我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要捉住蛇,送给我爸爸,图爸爸一乐。

         我极速奔过去,弯腰,右手拉住蛇的尾巴,起身,迅速用力把蛇从树叶里拉了出来。提着蛇尾在空中绕了几圈,把蛇停在半空,丫的,还想回头咬我,继续绕了几圈,又把蛇停在半空,伸出左手捏住蛇头。带条蛇上山,多有不便。于是打道回单位。

         路上附近的居民见到我手里的大蛇,都用各自的表情和语言表达着各自的想法和建议。我充耳不闻,面无表情,埋头走路,我可不想让这条街上的人都认识我、议论我。“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低调是一种生活态度。

         走了一会儿,我担心我不听大脑使唤的手会把蛇捏死,就松了松左手,好家伙,蛇一下子就把自己的身躯卷了两个圈,想缠住我的胳膊,却只能卷两个圈而已。

         我很快就到了单位门口,院内人好多,有眼尖的人已经开始说,好大的蛇,在哪里捉的蛇?我需要一个透气的口袋,我喊门卫大叔,进到门卫室,门卫大叔不在屋内,却在屋外。他进门卫室找了一圈,没有口袋。我见他又去单位楼梯下的杂物里找,我知道门卫大叔真心待我好,肯定可以找到口袋。

         我被众人围住,大家一起来看我手里的蛇,议论我手里的蛇。……一会儿,门卫大叔拿了一个装小袋洗衣粉的中等大小的口袋。我先把蛇尾放进口袋里,又把蛇头朝下压到口袋底部,迅速放开蛇头,从门卫大叔手里接下口袋,右手抓紧口袋口。这时,门卫大叔才说,你在哪里捉的,我最害怕蛇了。门卫大叔是个好人,而我却不愿做好人。

         在众人的目光下,我把装蛇的口袋,放到了我的电动车里。天太冷了,本打算夜宿贤山,热点鱼块,蒸两碗米饭作为晚饭的。现在看来,可以回家吃爸爸做的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