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绝密消息
         等文书房主事与梁学正说完话,周东仓叹道:“我是在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着想。【零↑九△小↓說△網】不但元阳书院要大量招收生徒,还要尽快筹建平山书院。”

         “什么?”梁学正惊讶万分。

         文书房主事旁观者清,询问道:“周主事,准备从户房、粮房、银房筹措粮食和银钱,建立平山书院?”

         “正有此意。”

         “为何如此?”

         “你二人到我住处来,我们连夜商议。”

         众人散尽。

         五更已过,鸡还在鸣。元阳城主事府后厅的一间厢房内。

         周东仓正在说话,“现下,中域大旱,北边的灾民已经陆续向南域迁徙,元阳城是他们的必经之地,失去亲人的孩子、没有饭吃的孩子会很多,我们必须收留这些他们。……”

         “可是……”梁学正不理解周东仓为什么这么做。

         “孩子是元阳城不断壮大的根本。我预计三年之内,大宣国就将大乱。三年后,我们收留的孩子就是元阳城的栋梁之才。他们也会保护我们的儿孙。”

         文书房主事对周东仓说的话深信不疑。周东仓年近六十,他做出的结论就是寿星打算盘——老谋深算。

         梁学正道:“我们得养多少孩童?”

         “有多少,养多少。”

         “这不可能做到。元阳城也发生了饥荒,根本不可能养活外来的人。”

         “办法总比困难多。”

         “……”文书房主事在微笑,梁学正在郁闷中。

         周东仓又道:“办法还是有的,我们元阳卫正处于两支龙卫大军的夹攻之下。”

         “什么?”文书房主事、梁学正都很惊讶,根本不知道周东仓在说什么。

         “江城江龙卫大军已经攻克了南门关。”

         “什么?”信息量有点大,梁学正“消化”不了。

         文书房主事是整个元阳城的中枢,他心道:我怎么不知道南门关都指挥司被攻克了。南门关是大宣国七域第一雄关,易守难攻,数千守军就能抵挡数十万大军,更何况如今的南门关上有守军十万人。

         周东仓知道他二人不相信,补充道:“开通城同乡会传来的消息,”

         文书房主事与梁学正相信了八分。

         “江龙卫这是要造反吗?”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事情。江龙卫是为何攻克南门关?”

         梁学正道:“会不会是为了北上元阳城,替花钟贤报仇?”

         “花钟贤已经死了,江城主事府和江龙卫都指挥司不可能为了替一个死人报仇,而冒着造反的罪名,去攻克南门关。”

         “帝都知道南门关都指挥司被攻克的消息吗?”

         “这是绝密消息,还没有传到绿城和皇城。”

         文书房主事道:“如果南门关被攻克,绿城主事府一定会派军队南下元阳城。”

         周东仓道:“两支大军汇聚元阳城,必然会有大量的军粮和军饷。”

         “……”文书房主事、梁学正不知道周东仓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若要谋取龙卫大军的粮饷,无异于与虎谋皮。

         二人不问,周东仓也就静默而不语。

         有护卫敲门,轻声道:“报告。”

         “什么事?”

         “城防营发生扰乱。”

         ※※※

         南门附近的小客店,低等客房内。

         众人听李笑说有马蹄声,就安静下来,侧耳倾听,除了客店附近的嘈杂声,哪有什么马蹄声。

         一个住客道:“没有马蹄声。很安静啊,我们还是睡觉吧。”

         其他人也都觉得李笑是在忽悠大家。

         毛、温和李笑三人没有说话,他们一直感知探查着南门那里的情况,甚至刺客十一对二百五十一和二百五十二说的话,都听得很清楚。

         见了无尚仙长之后,毛道长不想再招惹炼气界之外的事,而温道长行事必会与毛道长一起,所以他俩没有阻止南门的厮杀。李笑听到无辜之人惨死,心惊肉跳,他的技艺不高,根本不敢去救助无辜。

         很快,有另外两个人从元阳城内向着南门飞奔,二人速度极快,到了南门后,轻声道:“伍长,任务完成了。”这两个人是刚刚杀死马白羽的十二、十三。

         守在南门右侧小门的十一笑道:“就知道你们行。”他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道:“确定杀死的是马白羽?”

         十二道:“确定,不会有错。画像见过多次了。”

         “你俩谁出手的?”

         十三道:“我俩都出手了,他主攻。”

         十二心里乐滋滋的。

         十一嗯了一声,“十四、十五怎么还没有回来?马白羽被杀死了,此地不宜久留。”

         十二道:“我们从西边进入主事府后,东边有很多护卫和火把。十四、十五暴露了。”

         “啊,我们把马匹留下,先走吧?”

         十三道:“伍长,我们再等等,一块儿来的,一块儿回去。”

         十一道:“特设队的规矩是任务完成、立即撤退。”

         “我们不仅仅是特设队队员,我们还是数门师兄弟。”数门是一个刺客组织。

         十二附和十三道:“我们数门凭什么威震江城二百年?凭的就是同进同退、互帮互助。”

         “我们再等一等。”

         东边的天空微微变亮,云彩逐渐显现成鱼肚白。

         十一看了看天空,道:“不必等十四、十五了。我们必须快走。”

         十一的话刚落,士兵列队前进的声音在南门不远处响了起来。

         鱼肚白出现之前,新上任的兵房副主事、城防营统领姜涛在三名千户官的协助下,已经把一千五百名城防营士兵集结完毕。

         姜涛宣布了马大主事被刺杀的消息,传达了周东仓的指示。然而城防营士兵并不想全城搜捕刺客。他们更想睡觉。

         一名百户官插话道:“周主事让姜队长接任城防营统领,怎么连文书都没有下达?”

         另一名百户官接话道:“周主事令他的护卫右队队长来接管我们城防营,怎么不亲自来宣布?”

         姜涛身后的一名千户官板着脸道:“放肆,怎么说话呢?”另一名千户官忍俊不禁,“哈,你们这些兵痞子,就只认马大主事是不是?”

         队列中,有人小声地说“是”。

         姜涛气得直发抖。城防营士兵虽不如元阳卫士兵英勇,但纪律性还是很好的,士兵不受调遣,姜涛只得用眼睛求助身边的三位千户官,有两名千户官假装没看见姜涛的眼神,另一名千户官给以苦笑。

         姜涛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