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八章 南门之战(3)
        吏房主事江寒天制止了城楼上的议论后,对着城楼下大声道:“什么叛逆?元阳城没有发生叛逆。”

         指挥副使道:“哈哈……叛逆者就是元阳城副大主事、兵房主事马白羽,还有元阳城主事周东仓。”

         城楼上的人群听了副使的话后,都很沉默。花钟贤被推翻的背后推手就有沉默的这群人。

         这群人都是元阳城主事府的高层,他们勾结元阳城的商帮、圣女教的“女刺”,合谋搬倒花钟贤,他们杀尽了效忠花钟贤的护卫、暗卫和在职官员;然后由元阳城商帮帮主的干女儿下毒,活捉了花钟贤。

         三伙势力各有所需,高层官员为了掌控元阳城的最高权力、商帮商人为了得到花钟贤的藏宝图、剩女教圣女为了诛杀大宣国最大的负心汉。

         副使等了一会儿,不见有人回应他的话,于是长笑一声,讥笑道:“怎么,你们没有人敢答话了?哈哈……你们全都是凶手。”

         姜涛原来是护卫右队队长,属于中层头领,根本不知道主事府高层的机密。他见文书房主事、吏房主事等高层都低头不语,心道:怎么回事儿?花钟贤为什么从大主事变成了罪犯?整个元阳城一直没有重量级人物追问花大主事的事情,坊间虽有议论,也都是不清不楚地猜测,不知道哪种版本的猜测是事实的真相。

         副使又道:“你们这些凶手暗杀了三千多人,难道还想掩人耳目,堵住悠悠众口?”

         吏房主事大吃一惊,心道:被暗杀的人即使不到三千人,也远远地超过两千人。他很想驳斥城楼下的人,但是他不能开口,他担心他自己说漏了嘴。要是周主事在这里就好了。

         面对复杂的事情,领导者不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他们会躲在幕后,观察着事情的走向,分析着各种解决方案的利弊,最终拿出最佳的解决方案,成为英明的领导者。

         领导只会把自己当成最后的调解者、最后的决策者,不会成为最初的执行者。

         把麻烦交给别人,把好处留给自己,这样的人就是领导。

         南门城楼上,姜涛见己方没有人与副使对话,“赶鸭子上架”,朗声道:“无凭无据,不要信口胡说。”

         “无凭无据?哈哈……我们当然有凭有据。”

         “我们都是大宣国的子民,你假借报仇,杀我士兵,侵我城池。难道不怕大宣朝堂问罪吗?”

         “我们有花大主事的求救信件,有大宣国东阁大学士的指示,还有来自帝都的兵部调兵文书。”

         什么?有兵部调兵文书?原本安静的城楼,“炸开了锅”,大小官员议论纷纷。

         指挥副使旁的指挥正使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他突然大吼一声:“你等快快开门,免得我打破城池,大开杀戒。”声如洪钟,震耳发聩。

         南门附近的小客店内,李笑听到了指挥使的吼叫声,震得耳中轰鸣,脑袋疼痛。他哎呀一声捂住双耳,失声道:“次凹,好大的嗓门。”

         毛道长哈出一口气,伸了一个懒腰,对李笑道:“你这小子,又在使用‘超听觉’,过度使用‘超听觉’,会大量消耗你的精神控制力。”一个人失去了对精神的控制能力,就会奔溃。

         “啊?哦。”李笑恍然大悟,早饭后他昏厥在饭桌之上,就是因为听到了大量的声音,使他的精神力被耗竭了。

         温道长闭着眼睛,似乎在向李笑解释,道:“这声大叫,运用了御气之力。”

         声音由震动产生,在空气里的传播速度一般是每秒三百四十米。

         练气修士通过御气,可以增强声音的震动、增加空气的流动,进而使声音在不失真的前提下,传播更远,起到把声音“增强”数倍的效果。通过御气,练气修士说出的话,犹如在别人耳边说话一样。

         毛道长道:“五阶炼气修士怎么当了领军的指挥官?”

         “师兄,大宣国是不是乱套了?”

         “……”

         “先前,朱雀大护法这个炼气修士杀死了这么多当兵的,就是违背大宣太祖的祖训。”

         “是啊。炼气修士领军打仗也是违背大宣太祖祖训的事情。”

         李笑对太祖不怎么感兴趣,插话问道:“我也能做到说话如打雷吗?”

         温道长笑了笑,“不一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处,也有自己的弱处。”

         “只要努力去练习,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师兄,你说的不对。有些事情无论你再如何努力,都做不到。”

         “不努力肯定做不到了!”

         “有时候,努力也做不到。”

         “……”毛道长沉思着。

         “方向不对,努力全白费。”

         “南辕北辙,没法成功。”

         温道长咀嚼着毛道长的话,反复体会了三遍,好奇地问道:“呃,师兄,你怎么不和我抬杠了?”

         “求同存异。”

         温道长大喜,这次,他的师兄终于认可了他的观点。

         “如果方法正确,只要努力去练习,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师兄,你说的不……”温道长郁闷了,师兄说的话加了一个前提条件,“……不对,即使方法正确,有些事情你努力不努力,都做不到。”

         李笑嘘了一声,道:“别说话,仔细听。”

         ###

         前军指挥使的话如霹雳一般,又急又响。

         城楼上的人,被吼声震得耳中轰鸣不止,几乎全部捂耳皱眉。他们之中无人回应指挥使的威胁。是迎战,还是投降?决定权在主要领导手里,由周东仓决定。

         指挥使咧咧嘴角,轻笑一下,又大声道:“不让你们看看我的手段,你们就不知道前军主将的厉害。”

         话音刚落,指挥使健壮的身躯飘了起来,他双脚双手齐动,就像在虚空中奔跑一样,落于南门城楼之上,城防营士兵和正南门的守卫看到了全过程,一时愣住了。

         在姜涛的一声暴喝“拿下”之后,众人才回过神来,十多个持刀汉子率先冲向了指挥使。其中四人离得最近,一起挥动横刀,砍向刚刚立稳双脚的指挥使。四人没有配合,却很默契地分别砍背、刺胸、劈顶、削腿。

         指挥使的腰间挂有宝刀,见敌人来攻,却没有抽出刀。他空着手,见四刀来袭,猛地向后仰身,避开了砍背、刺胸、劈顶的三刀,抬起一脚,踢飞了削腿的第四刀。

         指挥使单脚着地,身体平仰,旋转一周,用双手和一脚,把最先冲过来的四个人顺次击飞后,又直起身体,躲闪过了两支暗箭。他跳跃而起,两米多高,避开了数十支利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