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落荒而逃
         金牛镇集市驻扎了四个百人队,他们戴铁盔、穿甲衣、跨战马,手持弓箭、腰挂马刀,正是留守在金牛镇集市的江龙卫前军第一千户官麾下的四个百人队。

         一个百人队驻扎在集市北边的官道上,一个百人队驻马在集市南边的官道上,他们把守着各个通道,隔绝了金牛镇集市与外界的联系。

         第三个百人队驻扎在金牛镇集市巡检司内,巡检司内囤积着粮草、关押着女人。

         有些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钱和女人,或者说是为了工作和爱情。

         第四个百人队正在以巡检司为中心,搜索着唯一的落网者——巡检司代理巡检正使令狐无极。

         元阳卫士兵被朱雀大护法的“风火四龙卷”残杀的那天夜里,马白羽先与周东仓密谋瞒报,后指示孙图把元阳卫损失六成士兵的原因无中生有地栽赃嫁祸给了乌鞘岭的“山贼”。

         在做这些勾当的同时,失去了军队的马白羽意识到了危险,他需要炼气高手坐镇在自己身边,于是安排令狐无极去寻找冥山老祖的下落。

         令狐无极没有一个人去寻找冥山师尊,他回到了金牛镇集市巡检司,准备发动巡检司的差役和役卒去追查冥山师尊的去向。

         他花费了很多时间,用来寻回逃散的差役和役卒。先前,在枣林岗,这些聚力中期境界以下的兵痞实力不行,被云氏姐妹的七彩雀鸟“打”得落荒而逃。

         江龙卫中军特设队路过金牛镇集市巡检司的时候,作为二阶炼气师的令狐无极毫无察觉,等到第一个百人队即将攻击巡检司的时候,令狐无极才有所感知。

         他不明白,江龙卫是如何越过南门关的,南门关上的五万守军怎么没有阻拦南域江城兵?

         如今,他知道江龙卫前军已经渗透到了元阳城。

         在十个百人队的合围攻击之下,除了令狐无极,金牛镇集市巡检司内的所有男人都被杀死了。

         孙图的乐呵呵酒楼也惨遭了洗劫。铁大厨、小铁、铁二、铁三等都成了俘虏,能够活命的主要原因是他们可以为江城兵洗衣做饭。

         做饭这门手艺是极其重要的,和平年代可以凭做饭骗女孩,战争年代可以凭做饭保性命。

         令狐无极凭借隐身宝衣和隐身披风,才躲过了被杀死的命运,不过他在战斗中受了重伤,此时正躲在乐呵呵酒楼的木柴房里养伤。要不是铁大厨给他治伤药、喂药,他早就伤重而死了。

         木柴房门前的小院里原本拴了一条大黄狗,这条曾经救过李笑一命的大黄狗在小铁的帮助下已经逃走了。

         低等士兵最喜欢偷鸡吃鸡、摸狗吃狗。

         没有窗户的木柴房显得非常黑暗肉,令狐无极躺在木材堆下面的缝隙里,被木材掩盖着。【零↑九△小↓說△網】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江龙卫为什么袭击巡检司?令狐无极忍着身上的疼痛,听着吵闹声,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着。

         此时,整个乐呵呵酒楼喧声震天,从大厅到后院,摆了十多张赌桌。乐呵呵酒楼成了“乐呵呵赌场”。

         吃喝嫖赌是低等士兵的最高理想。

         第三个百人队的百户官带着他的兵,在乐呵呵酒楼吃饱喝足后,正在赌博。

         ###

         黄昏前,金牛镇集市北边的官道上,一个百人队躲在路边的枯树下,无所事事、精神萎靡。

         突然,从更北边的官道上传来了嘀嗒嘀嗒的马蹄声,百人队的百户官正躺在地上的褥子之上,他闭着眼睛,懒洋洋地吩咐道:“快去,拦住官道。”

         “得令。”几个在百户官身旁侍候的什长很是兴奋,他们叫上各自的士兵,把两棵枯树横在官道之上,设置成了路障,然后在路障的这一边,一字排开。

         低等士兵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凭借人多势众,仗势欺人让人记恨,或者助人为乐让人感恩,又或者对男人暗示索钱索物、对女人公开揩油占便宜。

         嘀嗒的马蹄声变成了哒哒得得的马蹄声,又变成了数十匹马奔跑的声音,很快又变成了数百匹马奔腾的响声。“轰隆”、“轰隆”……

         千马奔驰,巨大的轰隆声越来越近。

         巨大的轰隆声还没有到,杂乱无章的马蹄声、凌乱不堪的喧哗声,已经到了“枯树路障”。路障挡住了官道,十多名骑着战马的士兵狂躁地勒住了奔马,大声喝道:“你们是前军的哪一部分?”“快快把枯树移开。”“大部队马上就要来了。”“别和他们废话,我们跳马过去吧!”

         拦路的士兵正要盘查、询问被拦下的骑兵。不料,最前面的骑兵刚刚勒住马蹄没多久,巨大的轰隆声就到了,发出轰隆声的是数千匹奔马。

         “高速公路汽车连环撞击”事故的根源在于追尾。

         十多名骑着战马的士兵被后面的数千匹奔马“追尾”,撞翻落地,战马飞奔而过,落地的骑兵被踩踏身亡。

         然后,继续被后面的奔马踩踏,血溅四地,肉身毁损,骨头粉碎,骨肉入泥皆不见。

         “枯树路障”这边的数十人也没有幸免,一并被踩踏成了肉泥,只在地上留下了不起眼的痕迹。

         官道上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从南向北,最南边是奔腾的战马和骑着战马的骑兵;中间的是整齐慢行的几个百人马队,他们是前军的核心力量;最北边是混战的场面,元阳卫少量的骑兵追赶上了江龙卫前军“殿后”的士兵,惨烈的厮杀。

         江龙卫前军指挥使王千钧与副指挥使陈争骑着马,随着“人流”和“马流”,奔到了金牛镇集市。他们依托金牛镇集市,归拢零散的士兵和无主的战马。天黑前,活着的千户官、百户官陆续找到了指挥使。

         指挥使安抚他们后,令他们各自召集手下的千人队、百人队。

         天色已经黑了,打开南门追击江城兵的元阳兵已经收兵回元阳城了。

         夜已三更,整个金牛镇集市依旧灯火通明。

         指挥使、指挥副使与两名千户官、数名百户官在金牛镇集市巡检司旁的乐呵呵酒楼吃饭、喝酒。

         他们好不容易才在金牛镇集市驻扎了下来,收集了一些人马,就忙到了三更天。

         指挥使的面色极其难看,他本以为自己能够顺利地攻入毫无防备的元阳城,然而却莫名其妙地遭到了大败,暂时失踪的士兵和战马数量难以估计。

         此战,前军轻骑被斩杀的士兵不少于三千人,丢失的战马不少于四千匹。

         这真是一场大败仗,酒桌上的气氛很是压抑。两名千户官、数名百户官先后劝说指挥官,却没有丝毫效果。于是,开始轮番敬酒,指挥官来酒不拒。

         战场喝酒是大忌,指挥使大醉。

         凭空出现了一把千煅双刃刀,双刃刀扎入了指挥使的胸膛,指挥使大喝一声,踢飞了隐身中的令狐无极。

         令狐无极带伤行刺,没能一刀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