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 大宣权贵
        花钟贤就是宣钟贤,他是宣明年轻时与一位花姓女人的孩子,自小与母亲一起生活,家境贫寒,要不是宣明的一位好友偶尔接济他母子二人,花钟贤绝难成活。

         花钟贤长到八岁的时候,宣明才知道自己有这样一个儿子。于是,花钟贤被安排进了帝都道宗,拜元腾道长为师。

         十六年后,比武入职,花钟贤凭借二阶炼气师的实力,成为了一名皇城带刀护卫,之后从十三等护卫逐渐升职为二等护卫。

         当时,一等护卫马白羽是他的直接领导。他与马白羽都是皇城护卫统领的得力干将。

         宣钟贤的母亲并非风尘女子,而是圣女教的一位圣女。

         宣钟贤的父亲宣明是大宣国前任皇帝宣启的弟弟,他年轻的时候到处留情,眠花卧柳。

         后来,宣明被宣启送入了林域黑城,随黑城黑龙卫大军出征,黑龙卫大军历时三年平定了黑城黑龙潭周家的叛乱,宣明因此随众人一同升职为百户官。

         又一年,在北域月牙儿湖畔,身为百户官的宣明带领一百多名骑兵,打退了数百名冰域狼骑兵的进攻,名声大振,蜚声大宣七域,升为千户官。

         而后三年,宣明被调任海城大主事,节制东港水师,依靠十万水师,灭了称霸整个东海域的童鬼国。

         海族十六国之一的红鬼国在南海域祸害南港水域数十年,屡绞不灭。时任首辅殿阁大学士秦炎亲自推荐宣明出任白城大主事,节制南港水师。

         宣明与鬼族兵作战五年,战功显赫,十万水师不减反增,南港水师常年维持在二十万人左右。

         大都兵乱前,战功显赫的宣明已经累功升任了镇守南域的大将军。大都兵乱后,宣明虽被调入朝堂,解除了军职,但作为六位殿阁大学士之一的他,依旧是大宣国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

         宣钟贤作为宣明的唯一继承人,其地位自然是极高。宣钟贤依靠大宣国权贵的身份,采取各种手段,积累了无数财富。

         一是控制大宣国的银部和钱庄,垄断金银供应,提高金银与铜钱的兑换比率;二是控制大宣国的驿站和镖行,垄断商品的供需和价格,低买高卖;三是资助寻宝队,寻矿盗墓,探寻失落的宝藏;四是买卖稀有兵器材料、走私兵器,贩卖违禁药物、买卖妇女儿童。

         虽只有短短三年时间,宣钟贤就积累了大宣国三分之一的财富。

         宣钟贤虽是宣明的儿子,却没有得到宣明手下门生故吏的广泛支出,他受大宣朝堂殿阁大学士的委托,出任元阳城大主事,擒拿隐居千峰万仞山的秦炎。

         历时三年,终于使计擒杀了秦炎。

         然而,就在宣钟贤正式成为宣明的继承人之时,马白羽在绿城主事府飞授意下,勾结元阳城主事周东仓、元阳城商帮、元阳城圣女教突然发动了反叛。

         成大事者,“行百里者半于九十”,功亏一篑。

         宣钟贤被元阳商帮帮主俘虏,关押在商帮府邸,受尽责磨,挖眼一只、割鼻一个、削耳一双、断指三根,四肢伤及骨头,他没有放弃生的希望。他对李笑说,他有数不完的金钱,他将掌握大宣国的朝堂,他将挽救整个国家,他将安定动乱四起的国家。

         ###

         元阳城南门外,江龙卫前军六千兵马再一次聚集而来。这一次他们没有攻城器械。领兵的是指挥副使陈争和随军使宣钟贤,前军指挥使还在金牛镇集市巡检司养伤。

         宣钟贤全身甲胄,带铁面罩、戴铁手套、穿钉靴,依旧一副铁甲人的装扮。他身后四匹战马的背上安坐的是他的四名护卫。

         有钱人,无论到哪里,都有贴身保镖护卫。

         南门城楼之上,周东仓道:“姜统领,这次江龙卫前军为何去而复返?”

         姜涛道:“那是因为他们还有五六千人。”

         “你能消灭他们?”

         “在周主事的率领下,我有信心击溃他们。”

         孙图接话道:“元阳卫两千多名士兵,愿意配合姜统领。”

         周东仓看了看孙图,心道:孙指挥使真是“人精”。

         姜涛道:“周主事,我城防营与元阳卫共同出击,足以击退城外的敌军。”

         一名护卫高声道:“城下守门官传达:有一位来自江城的斥候求见周主事。”

         姜涛道:“斥候?肯定没有好话,不如赶走。”

         周东仓笑了笑,“我们看他说出什么话来?”

         文书房主事对护卫道:“传上来问话。”

         “得令。”

         南门旁的小门打开了,进来一个穿长衫的“书生”。

         在四周士兵的威压下,“书生”快速地向城楼奔去,噔噔噔……

         “书生”踏上南门城楼的最后一个阶梯时,迎接他的是姜涛的佩刀。

         姜涛把佩刀架在“书上”的脖颈之时,惊讶地道:“是你。”

         “是我。”书生文绉绉地道:“姜队长别来无恙。”

         吏房主事道:“原来是你!”

         周东仓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方秋水。”

         方秋水原是石羊镇集市巡检司巡检副使。

         文书房主事黑着脸,道:“方副巡检使,你投降江龙卫了?”

         “我是元阳城人。”

         工房主事阴沉着脸,“知道自己是元阳城人就好。叛逆马白羽已经死了,只要方副巡检使能够回来,周主事必将重用。”

         周东仓对旁人挥挥手,“方副巡检使,我已经把你的家人送回家了。”

         方秋水拱手谢道:“多谢周主事。”

         姜涛道:“方秋水,你为何从江龙卫大军中而来?”

         “我?我为了花大主事而来。”

         花大主事!花钟贤?他还活着吗?城楼上的众人大惊失色。

         方秋水对周东仓道:“华大主事说,他是东阁大学士的世子,终究要回大都皇城,他希望周主事能够继任元阳城大主事。”

         轰的一声,议论声鼎沸,花钟贤没有死?怎么可能没有死?

         马白羽死了,花钟贤还活着。

         周东仓是元阳城左近的开通城人,按照大宣国开国太祖的训诫,他不能继任大主事一职。

         方秋水昂然挺首,道:“花大主事胸怀天下,周主事应该知道。”周东仓肯定知道宣钟贤的志向,他不动声色,示意文书房主事搭话。

         文书房主事道:“花大主事还活着?”

         “我还活着,花大主事肯定健在。”

         怎么可能?有些士兵秦亲眼看见华大主事被马白羽一箭射死,被余晖道长御气化成了灰尘。

         周东仓心道:像宣钟贤这样的权贵怎么可能只要一个元阳城?他们要的是十个、一百个元阳城。“方副巡检使,花大主事在何处?我想与花大主事当面洽谈。”

         方秋水指了指城楼下的铁甲人,朗声道:“那就是花大主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