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 南门之战(9)
         (第103章与104章内容调整,作了修改)

         在城楼之下,指挥副使见己方的士兵纷纷滚倒落地,吃惊之下,瞪大了双眼:这是什么情况?

         这样的情况,指挥使却看得不真切。【零↑九△小↓說△網】他见城头没能插上江龙卫的大旗,就变得十分暴躁,按照以前攻打厄西城的经验,他传令:“第四千人队、第五千人队出击。务必迅速拿下城头,天黑前占领元阳城全城。”

         指挥副使听到身后传来了冲锋声、喊杀声,又有两个千人队近一千八百人发起了冲锋。不妙,云梯上的士兵还没有攻下城墙,“你们都给我停下。”

         第四千户官、第五千户官正想杀敌立功,哪里还停得下来。他们冲到了云梯之下,根本不能攀上云梯,云梯上满是活人和死人。

         江龙卫前军的队列之后,传来了巨大的喊杀声,一千多名手持神机弓弩的士兵冲了过来,在离指挥使两箭之地的时候,向江龙卫前军第六个千人队发射了两千多支轻铁箭。

         背后怎么冒出了一支军队?指挥使没想到队列之后还能出现一千多名士兵,看军中旗子——元阳卫新中营、新左营,正是元阳卫的残兵。【零↑九△小↓說△網】

         江龙卫前军第六千户队调转马头,对身后的元阳兵,发动了冲锋。他们戴铁盔、穿甲衣、跨战马,手持弓箭、腰挂马刀,根本没有把元阳城的军队放在眼里。

         结果,第六千户官和他手下七百多人猝不及防,被轻铁箭射杀而死;战马死伤近八百匹。侥幸活着的骑兵和战马围成了一个圆圈,把指挥使围在了中间。

         两箭之地,神机弓弩可以射杀江城兵,而江城兵的弓箭却只能射到一箭之地。

         第一轮轻铁箭后,元阳卫副指挥使李良和虎头山大营新兵总教头令狐无病并马而出,立于阵前,二人身后各有五六百人,正是新建的中营和左营。二人先后大声道:“听口令。”接着同时大喝,“装箭。”

         指挥使大惊失色,他尚未开口,六个传令兵飞马奔到了眼前,“报,第二千人队第十百人队百户官请示,是否出击阵后敌军。”“报,第五千人队第一百人队百户官请求击溃阵后敌兵。”“报,第四千人队……”……

         指挥使同意第五千人队第二百人队、第六千人队第九百人队合击,强袭阵后的元阳卫残兵。

         指挥使被二十名骑兵护卫围在中间,忧心忡忡、惶惶不安。元阳卫残兵手里的弓和弩难道就是中军主将说的神机弓和神机弩?如果不能击溃这支“弓弩兵”,胜负难定。

         李良和令狐无病有些焦急地先后道:“听口令。”又同时大喝,“瞄准”、“发射”。

         两个骑兵百人队眼见就可以冲到元阳卫残兵身前的一箭之地,把他们射成“刺猬”,然后砍成两断。然而,两千支弓弩箭后发先至,他们被弓弩箭射伤、射死了十之七八。

         剩余侥幸未死的骑兵和马匹调转方向,朝着本阵溃逃了回去。

         很快,李良和令狐无病又下达了第三轮神机弓弩的射击命令。

         留守的百人队和六千匹战马遭受了极大的伤亡,数千匹战马被神机弓弩逼迫,不得不向着云梯奔逃而去。

         云梯下的数千江城兵被数千匹战马冲散了建制,混成了一团。

         李良和令狐无病下令“放下弓和弩”,“弓弩兵”改成了持枪、持矛、持戟、持大刀的“长兵器”士兵,他们快速地组成了排列整齐的方阵。步伐一致,向着指挥使及他的骑兵护卫威压了过去。

         指挥使大惊。不得不与自己的残兵败卒一起退向城楼之下。

         云梯之下的指挥副使被自己的数千名士兵围住了,被自己的数千匹战马围住了,他想传达退后结阵的命令,却找不到传令兵。

         城楼上,喊声震天,周东仓已经下达了最后一战的命令。孙图、姜涛和护卫统领、副统领先后声嘶力竭地喊出了对敌最后一战的动员。

         除了李笑和毛、温两位道长,整个城楼上的人情绪激昂、振奋异常,他们疯狂地向着城下射出箭矢、投掷石块。

         元阳城外已经聚集了各集市巡检司的役兵、各村庄的壮丁近两千人,他们见南门的敌军移动了阵脚,开始采取游击战术,偷袭江成兵。

         江城卫前军指挥使对队列之后出现元阳卫士兵早有准备,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轻铁弓弩的射程这么远。

         前军轻骑兵的主力还在,应该立即发挥骑兵的优势,快速机动,冲击敌人的阵型。然而,众多骑兵失去了自己的战马。

         指挥使退到云梯之下的时候,身边的二十名骑兵护卫被挤散了一大半。指挥使是六阶炼气修士,心高气傲,他见元阳卫的“长兵器”方阵步伐整齐,盾牌护身,一步一步地向着云梯推了过来,于是,恼怒地放声大叫了一声,声如雷鸣:“全体跟我冲击,击败身后的敌人。”

         战争是一群人的战争,不是一个人的战争。

         指挥使双手御气,飞掠而起,越过了数百士兵和数百马匹后,落于元阳卫左边的“长兵器”方阵之前。他吼叫连连、拔刀猛砍,三刀之后,三颗人头落地。他被左边的“长兵器”方阵包围了,旋身挥刀,击退四周的元阳兵,防止被长兵器所伤;但凡宝刀够得着的士兵都被他砍倒了。

         右边的“长兵器”方阵由李良带领,继续向云梯挤压而去。令狐无病见头戴金盔、身披淡绿色战甲的壮汉如此厉害,暗暗称奇。

         左边的“长兵器”方阵停止了前进,远远地包围着指挥使,指挥使握刀而立,杀气飙升。七八个骑兵护卫想过来与指挥使汇合,被李良带领的方阵围住了,骑兵护卫杀死了几名士兵后,全部被长兵器击杀。

         一个人改变不了兵败如山倒的战场。

         久留无益。指挥副使当机立断,挥动令旗,直接对边的士兵发令道:“快,快大声喊,向南攻击。”

         “向南攻击。”“向南攻击。”……

         不管有没有战马、不管是不是自己的战马,江成兵向着南边蜂拥而来。云梯、抛石车附近的士兵,也都抛弃了攻城器械,向着南边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