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令狐无极
        前军指挥使捂着汩汩流血的胸口,酒醒了一大半,他抽出宝刀,审视着被烛火照亮的酒楼大厅,发现刺客正躺在地上,他把宝剑掷向刺客,宝剑“铮”的一声插入了大厅地板之中,刺客原地消失不见了。

         在指挥使身旁陪酒的指挥副使慌张地抽出了腰刀,护住指挥使后,厉声喝道:“护卫何在?有刺客。快护卫指挥使!”

         两名千户官一左一右地护在指挥使身边,警惕地查看着四周是否有危险。几个百户官也想离指挥使近一点,却被千户官挡住了。

         大厅门口的护卫听到副使的大喝声后,直入大厅,四处抽查,找遍了大厅的各个角落,一无所获。

         怎么回事儿?刺客在哪里?

         副使道:“快点把军医找过来。”两名护卫应声而去。

         一名护卫惊讶道:“大家快看,地上有血。”地上的血迹先是一滩血,接着是成线状的血滴。刺客受伤了。

         副使俯身用手指触了一些血迹,道:“刚流下的血,肯定是刺客的。血滴通向门外,刺客已经逃出门了。快点去追!”

         十多名护卫跟着血迹,率先冲出了大厅。几名百户官见两名千户官把指挥使架住后,向着酒楼的后房而去,于是他们也都出了大厅。

         这几名百户官立即赶回了百人队的驻地,召集手下,连夜搜查刺客。

         令狐无极具有二阶炼气师的实力,只能凭借隐身宝衣和隐身披风才能隐藏。【零↑九△小↓說△網】他本想趁指挥使酒醉之时予以刺杀,没有成功,反被踢了一脚。

         腿部的伤口被踢到后,裂开了,绷带被鲜血渗透后,顺着他的腿脚流到了大厅地板上,他趁着大厅外的士兵进入大厅内的时机,隐身逃出了大厅。

         令狐无极在墙角收拾好伤口后,已经变得很虚弱了。保命要紧,刺杀停止。他艰难地挪动着步子,朝乐呵呵酒楼的大门走去。在大门处,他听到身后的护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他吓得朝地面看了看,没有血迹。

         护卫带走了铁二、铁三。令狐无极大悔,刺杀失败,他已经连累了乐呵呵酒楼的人。他强忍着身上的伤痛,跟在铁二、铁三后面,随着护卫到了酒楼的后院。

         乐呵呵酒楼的后房内,军医正在给指挥使处理伤口。

         后房门外,副使和两名千户官都在焦急地等待。

         领导在做手术,下属理应守在手术室门外。

         副使看着地上的铁大厨、小铁、铁二、铁三,心道:希望你们能够提供一点有用的情报。

         刺杀事件之后,铁大厨、小铁、铁二、铁三先后被护卫带到了副使面前。

         副使压低声音道:“说,刺客是不是你们放进来的。”

         “什么刺客?”

         副使一刀砍了铁二,鲜血四溅,又道:“别让我再问第二遍?快说。”

         无人说话。

         “管门的是哪个?”

         铁三是一个大小伙子,他擦了一把脸,把脸上的血液抹尽,道:“是我。”

         “你为什么把刺客放进来?”

         “我……没有。”

         刀切西瓜。铁三的头被切成了两半,身体轰的一声倒地,红色和白色的物质涂了一地。

         恶心。

         小铁吓晕了过去。

         副使对铁大厨道:“你说。”

         “我……”

         “嗯?”

         “我说。刺客是老铁。”

         一名千户官问:“老铁是谁?”

         “老铁就是令狐无极。”

         “令狐无极不就是逃跑的代理巡检使吗?”

         “是。令狐无极、老铁是同一个人。”

         副使又道:“酒楼里守卫森严,他怎么进来的?”

         铁大厨似乎下定了决心,“他穿有隐身衣。”

         “隐身衣?可以隐身!那是什么玩意?”

         令狐无极身穿灰色衣服,长年披着隐身披风。

         人眼为什么能看到物体?光线照在物体之上,会发生光的漫反射。如此,人眼从各个角度都能够收集到从物体表面反射来的光线。

         如果物体不反光、不产生光的漫反射现象,人眼就看不到该物体。

         在披风的影响下,令狐无极的灰色衣服可以不反光,并且披风还能使光线扭曲。扭曲的光线可以绕过令狐无极,进入别人的眼睛,如此这般,令狐无极成了不遮挡物体的“透明人”。这是人为的视觉盲区。

         一名千户官急道:“快说,什么是隐身衣?”

         铁大厨道:“据说,隐身衣是仙长才具有的宝物。”四十阶以上的炼气修士称为“炼气先师”,被视为“半仙”,尊称为“仙长”。

         “……”副使与两名千户官很惊讶,他们知道指挥使是炼气修士,没想到令狐无极也是炼气修士。

         “不对啊。令狐无极并不是太厉害,怎么有仙长的宝物?”

         “……”铁大厨感觉自己说多了,说漏嘴了。

         “不说?要是不说,我就砍了你的双手。让你以后做不成菜。”

         手艺人失去了做手艺的双手,不但身体会残废,心灵也会残废。

         铁二、铁三的血液流到了铁大厨的脚底,他吓得跳了起来。指挥副使把沾血的腰刀架在他的肩膀上,恐吓道:“真的不说?”

         “我说。令狐无极的父亲是冥山老祖。”

         “什么?你说什么?”

         “令狐无极的父亲就是冥山老祖。”

         冥山老祖非常出名,他曾经凭借一己之力击败了冥山道宗大殿,进而独霸冥山数十年。

         “此言当真?”

         “毫无虚假。”

         “何以见得?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

         “吞吞吐吐,不说实话?”

         “我……我其实是冥山老祖的厨师。”

         “你是冥山老祖的厨师。哈哈……你说什么胡话。你以为你说你是冥山老祖的厨师,我就不敢杀你了?”

         “我说实话,希望你们不要杀我。”

         “说吧。你是活是死,我不会太在意。你要是敢说半句谎话,我就一刀劈了你。”

         铁大厨叹了一口气,道:“我原是中域人,后来跟着我的厨子师傅去北域青城开了一家饭店。有一次,冥山老祖在我们店里吃饭,觉得我做的饭好吃,就把我强行绑架到了冥山玄冥神庙,天天给他的徒子徒孙做饭。后来,还给我娶了一个妻,……”

         副使笑了笑,问道:“你怎么到了元阳城?”

         “北域大将军勾结冰域狼族,攻破了玄冥神庙。师尊就带着他的四个儿子和我逃到了帝都,后来师尊又跟着花钟贤到了元阳城。……”

         “于是你也跟着来了?”

         “是。”

         “冥山老祖的儿子就是令狐无极?”副使信了八分。

         “是。令狐无极是他的大儿子,铁二是他的二儿子,铁三是他的三儿子。”铁大厨指了指地上的小铁,恨恨地道:“这个孩子是我妻子生的。不过,他是冥山老祖的种。”

         隐身在一旁的令狐无极恍然大悟,他只知道铁二、铁三是冥山老祖的儿子。没想到他自己也是冥山老祖的儿子。更没想到铁大厨的儿子小铁也是冥山老祖的儿子。他有些惊讶,心道:没、想到、我的、父亲、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