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华夏好声音》
    “妈,我当然是你儿子了”王驰无语的看着自己的老妈。

     张雪梅又在王驰身上摸了摸“小驰,你怎么变帅了,也变白了,跟个小白脸似的。”

     王驰又无语了“你还是我亲妈吗?这样说自己儿子。”

     张雪梅又打量了王驰一番“对不起妈错了,不过小驰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呀!”

     “这我怎么知道,我刚刚洗完澡就这样了。我也不清楚,行了妈,这大半夜的快去睡吧!”王驰推着张雪梅回了她的房间。虽然张雪梅还有一大堆想问的,但还是没有问出来。

     天亮了,今天是九号,也就是《华夏好声音》录制的当天。

     王驰去到小剧场和许潇潇他们会和。这次北影一共有三个人去参加《华夏好声音》。

     王驰、吴西默还有一个大四的学长徐则伟。

     吴西默和徐则伟都是西装皮鞋,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相反王驰穿的就比较随意了。。

     两人看到王驰这种样子都是不屑,一路上也没跟他说过话。

     王驰也巴不得这样。

     一行人到了BJ电视台好声音的录制现场。“二零一七,椅子很忙,欢迎大家收看《华夏好声音》,我是花少。今天我们《华夏好声音》来到了美丽的BJ,在这里,我们将开启今年的首次海选,首先让我们欢迎四位导师,他们是——

     三届金橙奖最佳歌手获得者,流行音乐大姐大——娜音!

     骑士勋章获得者,家喻户晓名满亚洲桃李满天下的音乐教父——刘还!

     华国著名创作歌手,草根中崛起的巨星——王昆!

     最活泼、最热情、最摇滚、最另类的港岛天王——庾成庆!

     ……

     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四位导师!”

     随着花少的富有感人力的高声介绍,四把红色转椅一一转动,随着四位导师出现在荧屏前,现场一片欢呼……

     正和王驰在地球所看过的好声音一样。

     华夏好声音这四位导师,同样在歌坛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们本身就代表着权威,他们的超高人气,众多选手根本无法比拟。

     “今年第一一定我们的!”这是娜音的导师宣言,一如既往的豪爽外放。

     “寻找打动我的华夏声音!”这是刘还,大气、富有涵养,如果说卫娜“歌坛大姐大”的称号,有着她的性格的原因,那么刘还的“歌坛大哥大”却是华夏公认,实至名归。

     “好声音,真声音,你的声音就是打动我的声音!”王昆的沙哑嗓音可以说是华夏歌坛上辨识度最高的了。

     BJ是华夏的政治中心,这一点不论前生今世从未改变过的。

     从第一个登台演唱的歌手开始,王驰的表情就慢慢的变得严肃起来。

     在这个节目里,有着一个不是潜规则的潜规则。

     有些名气的歌手,一般是不会来参加这个节目的,一是因为一个歌手,如果他不是大公司力捧的当红新星,就是天赋超人,极具才华。

     到了这个级别,歌唱道路多数已是一片坦途,完全没有必要再来这种节目炒作自己,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圈内的其他歌手会嘲笑,恐怕到时候电视机前的观众,都有可能一人一口唾沫把他淹死。

     所以,出名是一个标尺。

     随着电视节目的热播,每一位出彩的歌手都会受到媒体与观众的广泛关注,介时,这些脱颖而出的歌手,他们的歌曲下载量必然会暴涨。

     即便如此,当王驰看过了前三位参加的人,他心里便开始默默的思虑,这些人的实力真的都不弱,最次的那位也达到了专业初级的水平。

     好声音后台,选手等待区。

     对于即将到来的登场演唱,即使再老练的歌手,心中也难免有些紧张忐忑,但等待区的气氛却并不沉闷,反而有些热烈。

     一个性格外放的北方男孩在等待区中央的空地上,边跳边唱着,展示着才艺,四周围观的其他歌手则非常捧场的打着拍子,不时的响起一阵掌声。

     再远一点的角落里,几名歌手凑在一起,交流着参加比赛的心得,他们这几人几乎都算是身经百炼了,华国数得上的音乐选秀节目他们差不多都参加过,而且有两位还取得过不错的成绩,并且当时顺利的签约了音乐公司,可惜之后的发展却不尽人意,所以现在才在公司的安排下来参加好声音的盲选。

     靠着墙壁的最后一排椅子,一个一头短发,五官精致,身穿黑色皮衣,打扮中性入时的女孩儿,正调试着吉他。

     在她对面,另一个参加比赛的女孩儿,坐由爸爸妈妈陪着一起等待着,等待区里的歌手大多数都是一个人来的,这和前世好声音海选时,通常都有家人朋友陪伴的景象却是不同。

     女孩儿一边听着妈妈的唠叨,一边偷偷的打量着对面的女孩儿,以及皮衣女孩儿身边的另一个男生。

     这两人在等待区里算是比较另类的两个,皮衣女孩儿个性十足,这身混合了中性,却将身材轮廓勾勒的十足的性感装扮,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记。

     而她身边的另一个男生,不光是她在偷偷打量,那个黑色皮衣女孩儿也偶尔瞥去一道讶异的目光。

     以王驰异于常人的敏感,自然清晰的感应到了两个女孩儿的关注,低头打量了自己这一身穿着,安然挑了挑眉毛,抬起头向对面的女孩儿露出一个微笑,友好的点点头。

     女孩儿小脸飞红,有些尴尬的对王驰笑笑,迅速收回了目光,继续心不在焉的听着老妈的唠叨。

     等待区里的歌手们,虽不说全是盛装出席,但在穿着上也都下了很大的心思,既有用心巧妙的小清新,也有亮光闪闪的宝石装,更不乏青春范的修身笔挺小西装。

     像黑色皮衣女孩儿这样比较出位的也有一两个,所以穿着一条洗得发白的掉色牛仔裤,一件格子衬衫,一双棕色运动鞋的王驰,也就和身边的皮衣女孩儿一起,成为等待区里其他歌手眼中的异类。

     就连一起来的吴西默他们也离王驰远远的。

     倒是王驰自己,对周遭或是讶异、或是不屑的目光全然不在乎,面色淡淡的抱着吉他,调试着琴弦,聚精会神的矫正着琴音。

     这同样是与前世的不同之处,华国好声音的盲选环节,只能是清唱或者自己弹奏乐器进行伴奏。

     对那些怪异的目光视而不见,调试好了吉他后,他眯着眼睛静静的思考着。

     现在已经前十位参加盲选的歌手都已经唱完,六位通过,分别加入四位导师的小组,其他四位歌手则此轮被淘汰。

     通过的自然是欢喜异常,几乎都是一路小跑冲出演播厅,在等待区高声欢叫起来,迎着还没登场的歌手们羡慕的目光,激动的不能自已。

     被淘汰的则流着泪水,一脸落寞的离去,这种悲喜交杂的气氛也感染了等待区的歌手们,人群渐渐安静下来,气氛变得微微凝重,很多歌手的脸上已经浮现了担忧。

     王驰倒是并未像其他歌手那样充满担忧,作为一个重生者,特别是一个脑子里藏着各种类型的歌曲,本身歌唱水平也属于专业级的重生者,他对自己的好声音之旅还是信心十足的。

     通过等待区墙壁上挂着的电视屏幕,之前演播厅内的情况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王驰此时正回想着刚刚这十位歌手在台上的情景。

     在他看来,刚刚被淘汰的四位歌手里,最少有两位的歌唱水平,是明显不弱于那六名通过盲选的歌手的,之所以仍然被淘汰,在王驰看来,除了现场发挥失常之外,其中还有选歌的问题。

     就如前世的好声音一样,很多歌手为了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给导师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为了让导师能够尽快的转过椅子,几乎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调门特别高的曲子。

     如果只是一首两首还好,等到第四第五个仍然是这种情况,那么即使高音再高,听在导师耳中,可能就已经没有那么震撼了,甚至再严重一些,完全有可能引起某些导师的反感。

     而当歌手看到在自己引以为豪的高音下,导师仍旧纹丝不动,一点转椅子的迹象都没有的时候,一些没有经历过这种场合,甚至连大点的舞台都没有登过,心理素质没有得到锻炼过的歌手,很容易在那一刻发挥失常,最后只能黯然收场。

     “唔……这样的话……”

     王驰捏着下巴,将几首适合吉他伴奏的曲子,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筛掉几首需要飙高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