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山野中的牛犊
    风国,山口山大陆的一个南部王国。这里曾经遭受过两次魔兽的入侵。

     十年前,人类在英雄联盟的领导下,英勇的战斗再次战胜了兽人,并在这次反入侵中成功将巫妖王斩杀,于是平静了十年,风国转入修养发展。

     东郡一个偏辟的小村落,这里山林密布,人烟希少,却住着两位不简单的人物,此二人皆为武者。

     老者手持龙头法杖,身穿麻布灰袍,头发花白,脸色红润,乃是英雄联盟的盟主,被称为先知,他也是守护神龙的人类使者。

     少年十六七岁的年纪,衣着与老者一般,身长俊秀,一米七八左右,肤色黝黑,眉长嘴尖刀子脸。而他是十年前人称剑神叶璇的独生子,叶小文。

     叶小文自小修练父亲所创剑法《天剑决》,又有麦之文的细心调教,招式娴熟,已经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地步。他练着剑,那把剑如风,那身形如影,人如剑,剑如人。

     二人住在山腰上,俯瞰全村,风景秀丽。每天叶小文闻鸡起舞,麦之文则在旁指点。一晃便是十年。老者颔首微笑,时而称赞道:好,...好........

     “师傅我有进步吗?”叶小文得意洋洋。他打完剑式,收起长剑,已经大汗淋漓,却很是高兴。

     “一气呵成,有几番样子。”麦之文撸着长胡须肯定道。

     “样子?每次你都这样说,都已经说过几千遍了,到底算不算高手嘛?”叶小文不满意地道。

     如果是往常麦之文只会呵呵一笑,扬常而去。可是今天他却有个坏消息要告诉叶小文,神情变得深沉起来,问道:小文,你跟我学剑多久了?

     小文用手指算了算:“小文六岁拜师,八岁熟读剑谱,练剑至今已有八年。师傅怎么突然问这个?”

     麦之文道:“恩,这本剑诀,本是你父亲所创,我代为传受分剑式,剑气,剑意三部分,而你如今才学成剑式这部分。后两章师父并未教你,你知道为什么吗?”

     “徒儿不知。”小文摇摇头。

     “修炼剑气,可以以气杀人,以气化剑,才能算是高手。”

     麦之文说着,手掌一扬,速度不快,不远处一颗大树却“啪“的一声,拦腰折断。

     “哇,”小文大惊失色。“真厉害,师傅你教我吧?”

     “你想学?”麦之文道。

     “恩。”小文颔首。

     “可是师父教不了你?”麦之文却拒绝道。

     “师傅,你说什么呢?徒弟糊涂了?”小文挠挠头,不解的道:“师傅今天怎么一反常态跟我说这些,真是莫名其妙?”

     “师傅可能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所以你以后要自己修行?”老者终于说出了他的心里话。

     “师傅?为什么?你不要徒儿了?还是小文做错了什么?不会的,不会的……师父……”小文一脸紧张地追问道,看着这位相处十年的和蔼可亲,慈爱祥和的老人突然说要离开,眼泪唰的从眼睛里溢出来。那么多年相依为命,叶小文已经把麦之文当作亲人一般。

     “师傅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麦之文叹了口气道。

     “不会的,还有后面两章呢?师傅,你不要这样不要徒儿了。”小文越加悲伤。

     “师父不是不要你,只是后面的两章要你自己去修行,口诀心法你也熟记于心,只要日后按方法修炼就可以了。师傅在风国的使命已满,要离开一段时间,也可能永久都不会回来了。”

     听师父这么一说,叶小文心情有了一些好转。可是将来只乘下自己孤零零的,小文又是热泪盈框。

     “师傅也舍不得你。等你修炼达到化元境就去外域找我和你父亲。”老者抚摸着叶小文安慰道。

     原来山口山大陆,生长着大量灵花,灵草,灵兽,地底还蕴藏大量灵石。凡人通过修行便可以脱胎换骨达到一定的境界。化元境,修士的第四层修为。第一层修为开元境,第二层开脉境,第三层筑基境,第四层化元境,第五层生死境。而小文已经在麦之文的帮助下,打开了生死脉门是开脉境修为,力量比普通人高出许多。而麦之文则是生死境的强者。

     “师傅!!!”叶小文还是很不舍地将老者紧紧的抱住不肯放手,这对他来说太突然了。

     麦之文眼睛也是有些湿润,也许因为他经历过了太多这种生离死别,所以他才这么恨心的作出这样的决定。

     想起当初,刚见叶小文的时候,还是十年前。剑神叶璇的托孤,他感慨万分。

     “你修炼的这本剑诀,分剑式,剑气,剑意三个境界,必须需要炼化大量灵石,才能达到一定的境界有所成就。

     麦之文继续说道:“等你练成剑气化剑,便达到了化元境,你明白了吗?”

     小文也不得不接受现实道:

     “是,弟子明白。”

     “那就好,师傅走了。好好练剑,成为一名像你父亲那样了不起的剑客,不要让师父失望。”老者说完,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空气中。

     麦之文之所以离开小文,是因为与剑神的约定十年之期已到,而且风国已经稳定。

     小文呆坐在树下,伤心未定,口中不停念叨着:“师傅……”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