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主角光环?
        凌惑见状赶忙点头,先别说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处,光看起来就帅的一笔啊。这要是学会了,在别人面前装个逼也是好的。

         “能量分身可以模仿你的动作,在危机时刻你也可以用自己的能量操纵他,让他来保护你。这也就算是能量铠甲外的另一层保护了吧。不过这边似乎并不是很重视这项能力,刘薛岳的学院也没听说要教这些东西。”

         阿尔法看着他脸上羡慕的神情,得意地甩了甩手杖,果不其然一旁蓝色的人影也模仿起他的动作。

         “我有点好奇啊,你们的能量咋都是蓝色的呢,刘薛岳的是,你的是,未来的那个人也是,就我是白色的......”

         凌惑之前从没羡慕过面前这个满是皱纹平时还啰里啰嗦的老头,但如今看到他的模样,却觉得格外的帅气。

         “所有颜色会集不就成了白色吗?或许你自身的能量比我们的都强呢,只是你还没发现而已。”

         阿尔法拍着凌惑的肩鼓励道,对于之前他的失态,阿尔法似乎并不介意。

         凌惑赞同的点了点头,自己的能量是时间神侍直接注入的,而且还是时间之神赐予的,没可能会比他们的差,或许还是自己太年轻没有发挥出其中真正的实力吧。

         “那我们快开始吧,你别光顾着自己展示,教教我啊。我该做些什么,我刚刚听你嘴里一直念着些乱七八糟的词,是不是要有口诀才能成功,怪不得我刚刚老失败,你也是坏啊,都不跟我说。”

         凌惑琢磨着自己原来在小说里看过这种嘴里念法诀然后习得功法的场景,但从没想过自己居然真的会经历这种情况。

         “体外花火,花火,火花分身......”

         凌惑模仿着刚刚阿尔法嘴里嘀咕的词,手上也不断地做着心中那些所谓的手势。但几分钟过去了,卵用也没有。

         “哈哈哈,你真把这个想的太玄乎啦,要是真能随便念几个词就变出来,那我们还需要修炼干什么。”

         阿尔法看着凌惑焦头烂额的模样觉得非常有意思。可被他这一讲,凌惑到不乐意了,讲了半天自己还是被当猴耍啊。

         “能量分身说到底就是你那些流失到体外的能量通过自己精力控制才产生的,而媒介就是那些流向体外的能量。”

         阿尔法收起能量分身开始跟凌惑讲起了体外能量变化的原理。

         “为什么我们会有能量威压,因为能量朝体外泄露。为什么我们控制住了能量威压还是会被感觉到气息?因为能量泄露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他就像是你身体的热量在不断地流失一般,能量也是不断地朝空气流失,所以一个人感受不到他的气息,要么他是个死人,要么他就不是能力者,算是个废人。”

         凌惑虽然不知道这段话有什么含义,但还是附和地点了点头。

         “你想想,你平白无故地丢失能量你不觉得可惜吗?而且还是在源源不断地流失。所以我想既然不能阻止它散失,那不如直接用个容器把它们收集起来,至少能让这些能量发挥他们最后的预热。而这个容器就是能量分身。”

         一扯到理论阿尔法就展示出了无比的激情,他都懒得管凌惑听不听的懂,一个人讲的一身是劲还不时拿手杖在地上画来画去。

         “恩恩,所以。能量分身的重点是什么!我不是来听你搞讲座的!”

         被阿尔法又一次挑战了耐心的凌惑忍不住插了一句。

         “重点,当然是体内的能量储备和你对能量的控制力了啊。不然我干嘛要叫你做那些东西给我看。”

         阿尔法听到凌惑的问题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就我刚刚对你的观察,你练习能量分身还得一段时间,毕竟你连能量铠甲都还弄不出来,说明你对能量的掌控力并没有达到真正熟练的地步。”

         凌惑听到他的这句话心里有些失望,说了那么多自己原来还没有修炼能量分身的资格......

         “不过我看你底子不错,能把刘薛岳之前留在你体内的能量给炼化了,至少说明你的能量储备不用担心,需要锻炼的也只有精力,也就是对能量的控制力而已。”

         阿尔法将手搭在凌惑的肩上,示意他闭上眼睛。

         “我这次带你手把手体验一下,你找到感觉就可以自己修炼了。”

         看着他调整好呼吸,阿尔法也慢慢将能量注入了他的体内,开始从体内查看能量的变化。

         “首先,我们先练习你一只手对能量的掌控。这次我不要你将体外的火焰变成手的形状,我要你在身体以外的半空中用能量凭空创造一只手出来。”

         凌惑的体内传来了阿尔法的声音,这一次认真的他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凭空造......这意思就是要让自己用已经散失出去的能量来实现啊,我连身体上的能量变化都还没弄明白,就直接要我控制散失出去的......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这种事情在原来的世界凌惑可是从来都没尝试过的啊,就连想都没想过。这处于原本认知以外的事情没有任何指导,没有任何参照直接上手,简直就如雾里寻针,没有半点思路。但看着阿尔法没有丝毫想要退让的样子,凌惑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果不其然,尝试了几次的凌惑别说控制散失的能量聚成形状了,自己连抓都抓不到。什么提高控制力,都是扯淡......能量只要离开身子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你想用绳子给它套住让它别跑?呵呵,下辈子吧。

         “耐心点,找到办法,让自己的精神力影响到已经散失的能量。”

         阿尔法见凌惑尝试了几次都没成功,体内的能量流也开始变得有些不稳定,赶忙安抚道。但他这么笼统的建议,凌惑哪能晓得该怎么做,只能不断地想着要去控制体外散失的能量。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

         又试了几次依旧没有变化的凌惑没了耐心,烦躁地拍开了阿尔法的手。

         “你就不能给我些建议?就知道在那说些没用的空话。”

         “这种事情我只能帮你到这,方法因人而异,你只能自己摸索。”

         听到这话的凌惑心里憋了口气又一次闭上眼去尝试。在他的能量视界中,自己体内的能量就像是河流般在经脉中奔腾不息,体表的能量就如烈火般熊熊燃烧,但体外的能量就像是雾气般看得到,感觉的到,就是抓不着。而自己那所谓的精神力也只能着力在有着稳定状态的能量上,到了体外,本来能量就如雾气,再加上中间有空气的阻隔精神力完全传达不到。

         毫无头绪的凌惑闭着眼,一次又一次的将能量集中到手部的经脉内想寻找突破,终于不知道是他自己的都看不下去了,还是能量激活了体内一直沉睡的符文。

         由毒块变成的符文突然被唤醒了,操控着凌惑体内的能量猛的朝体外分解,同时精神力伴随着释放出去的能量传递到了散失出去的雾气上,一下一只半透明的蓝色手臂浮现在了凌惑的身边。

         成,成了?凌惑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切没有丝毫防备,十分惊讶。原本想自己学会的东西又一次莫名其妙的在身体自主的帮助下做到了。

         “这不很好吗?看来你也悟出了诀窍啊,想要控制流失掉的能量首先你就得释放一部分能量出去接触它,毕竟精神力是依托能量这个媒介才能传递的啊。”

         阿尔法看到他在自己的点拨下终于完成了目标,满意地点了点头,眼神中的肯定又多了几分。

         “果然,你是个好苗子啊。我想,只要你有耐心肯定都能学会。”

         阿尔法满意的表情更是让心里明白原因的凌惑感觉到不安。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学会全是自己体内某个意识在做主......怎么就能算是自己的天赋......况且一直这样真的好吗?

         “那些不是我......”

         “好,快来试试两只手同时召唤体外能量手臂,然后我们在试试加上脚的,只要这些都做到,稍微整合一下就是能量分身啦。”

         阿尔法此刻的情绪完全被凌惑的表现给点燃了,根本没听凌惑的解释便打断了他的话,安排起接下来的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