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拜师
        凌惑带着昏迷的菲利回到了阿尔法的住所,距之前经历的事情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可她依旧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迹象。

         “该不会是摔到脑子了吧……”

         一进屋阿尔法便赶忙接过菲利把她送到房间内休息。无所事事的凌惑想到今天的遭遇一个人默默地走进了地下的训练室。

         房间内,阿尔法给菲利做了些简单的检查发现并无大碍也稍稍松了口气,想起回来时凌惑有些失落的表情,阿尔法寻着气息也朝训练室走去。

         一进房间,雪白的房间内凌惑那瘦削的身影显得格外的突兀。他盘腿而坐,勾着背默默地看着地面像是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今天第一天学校经历怎么样啊?看你这德行该不会是被人狠狠教训了吧。有事你就说一声我罩着你啊,自己一个人在这闷闷不乐算什么本事。”

         阿尔法的手杖在他的背上点了点,有些嘲讽地调侃着他。

         本以为自己这么嘚瑟,他会不爽地回呛自己。可今天的凌惑就像是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彻底焉了。

         “喂喂,你说句话啊!脑子瓦特了?哪个欺负你,你说,老子今天就给你掀了刘薛岳的整个学院。”

         阿尔法觉得自己也是有些奇怪。像凌惑那样天天哪都跟自己过不去,嘴不饶人的怼自己,说实话,这心里还是蛮舒服的。但要像他现在这样半天话都不说一句反而自己到慌了。

         “没事……”凌惑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忽然抬起头望着阿尔法眼里充满了迷茫。阿尔法见他这副模样也知道他是有话想说收起之前不正经的态度,双手撑着手杖静静等他开口。

         “学校的事情都过去好久了。好像是……我破了菲利创造的记录。”

         凌惑思索着断断续续地想起对他来说已经是几天前的事情。

         阿尔法看到他的表情似乎立即就明白了他的经历。手撑着的手杖在地上轻轻敲了一下。

         “几天,你的时间差了几天。都去了哪些地方。”

         凌惑被他这么一问愣了一下。

         “大概三天左右。我一直都待在时间神侍的空间中。”

         接着凌惑跟阿尔法复述了这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阿尔法一边听一边思索着,当他听到时间线被毁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被重置了吗?没想到也轮到我来体会这种滋味了……”

         凌惑没有太在意他的感慨,因为现在的自己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心里就会觉得不好受。

         “你不是说你的世界已经被毁掉了吗?那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坚持过来的。我只是经历这一次事情到现在都还缓不过来……虽然对我来说并没有失去什么。”

         凌惑望着阿尔法,脸上也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一时间房间内的两个大老爷们一坐一站,脸上都带着诡异的笑容。若是被别人看到肯定是不寒而栗。

         “你太当真了。有些事情多经历几次你自然就麻木了。谁一生出来就是圣人呢?七情六欲很正常。”

         阿尔法收起了表情神情忽然变得严肃,就像是从朋友变成了严父。

         “难道这种事情还能经历很多次?就算能谁想啊!”

         凌惑一想到上一条时间线菲利的结局,心中就一阵绞痛。明明知道与自己没有多少关系但就是抑制不住这股悲伤的情愫。

         “是没有人想再一次经历痛苦,但很可惜对于我们来说反复经历某一件事有时候并不是我们自己可以选择的。”

         阿尔法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眼睛一直盯着训练室白的发亮的墙壁叹了口气,手杖又轻轻敲了一次地。

         “收起你那颗多余的善心,在接下来的道路上或许还有更多这种事情会反复在你身边发生。难道你要为死在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悼念?人死了就没有了用处,就是一堆待分解的肉了。”

         “你怎么,能说的那么轻易……别人也是人啊。”

         经历过这次的事情后凌惑对于这个世界的认同感开始逐渐加强,现在在他的眼中,身边的所有人跟自己一样有血有肉,没有什么不同。

         “是又能怎样?你以为做到这种事情很轻松?时间就跟这个世界里的那些强者一样,只要你是弱者,你就会受到无尽的鞭挞,他们会像捏软柿子一样反复的刺激着你。揭开你快要愈合的伤口,在你的伤口上撒盐。乐此不疲,当你想要反抗的时候他们又会做出一副不好意思,自己不是故意的态度来消遣你。明明你知道他们是在拿你取乐。但你有什么办法,你是个弱者,没法反抗。只能忍受。忍久了,你也就麻木了。”

         阿尔法毫不留情地用言语剖开了凌惑的心,虽然凌惑很不想承认,但他说的的确没错。

         “当时的我跟现在的你最大的差别应该就是从小长大的环境不同罢了,当时的我以为自己算是个强者,但当我真正踏上旅途才发现真正的强者永远不会摆出一副强者的姿态。”

         阿尔法说着说着自己也开始激动起来,满是皱纹的脸变得通红,眼睛也瞪大的像是要掉出来一般。

         现在的凌惑在他眼里实在是太过稚嫩。自己有太多太多东西想要去教导他,但很可惜他志不在此,自己有些话也只能点到为止。

         凌惑看着阿尔法沧桑的脸上表情变得狰狞,又想起了之前第二个未来的自己跟自己说的话。突然啪的一下跪在了阿尔法的面前。

         阿尔法见状也是有些意外,本打算去扶他却听到凌惑诚恳的说:“我想变强,我想成为强者。求您做我的老师吧。”

         说完凌惑目光坚定地看着他,阿尔法被他这一举动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平时做事游刃有余的他现在却慌了手脚:“你,你赶紧起来......这又是几个意思,老师,我现在不就已经是你老师了.......起来,起来,听话。”

         阿尔法把手杖放到一边,蹲下来望着他的脸。

         “未来的自己告诉我你是个好老师,我想如果我要变强,你对我来说是目前为止最有利的途径。而且之前的那些师徒,爷孙关系实在太过随意,我这次是真心希望您能教导我的。”

         阿尔法听到他这番话有些变得不好意思,干枯的皮肤上泛起了红晕。毕竟被一个人贴着脸这么夸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可我并不是一个强者啊,毕竟我只是一个连家都没有沦落到别的世界的异乡人。”

         “真正的强者永远不会摆出一副强者的姿态,对现在的我来说你就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强者。”

         凌惑拿起手杖递到他的面前示意道。

         阿尔法看他这举动心里一暖,笑意四起:“哈哈哈,我收,你这徒弟我收!看来这去一趟学院你学到的不是能力,是心啊。”

         阿尔法把他扶起来满意地拍着他的肩。

         “还有恭喜你啊,居然一次就把菲利的记录给破了。可以,非常可以!”

         正当二人被欢乐的气氛笼罩时,从昏迷中醒来的菲利也摸索着来到了训练室的门口,听到房间里两人互吹互擂的对话,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你俩这样也不怕被别人看到,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