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开始医治
        虚幻的空间中一高一矮两个人影伫立其中,年轻人望着自己面前那朦胧的黑影目光有些呆滞。刚刚时间神侍那极度激烈的发言还依稀萦绕在他的耳畔。

         真的......回不去了?

         “不,不可能!阿尔法之前还答应过我一定会帮我找到回去的方法的!你少在这里跟我瞎扯!”

         短暂地呆滞过后时间神侍迎来的是凌惑奋力地咆哮。

         “难道你宁愿去听信一个凡人的话都不愿意去接受现实吗?”

         看着面前神情涣散的凌惑,时间神侍的话语间透露出了一丝怜悯。

         “不......不可能......”

         凌惑抓着自己的头发极力地摇头就像是要从自己的脑中甩走这一切一般。黑影将他的行为看在眼里也是惋惜地摆了摆手。

         “异类,你早就已经是一个异类了。从你被我们选中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你跟他们不一样,不再平凡。如今的你获得了绝世的能力你可以用它创造拥有许多东西,只不过是你这颗凡人的心还在束缚着你,蒙蔽了你的眼让你看不清什么才是真正属于你的。”

         神侍边说边走,黑色的身影又一次逐渐变得虚无缥缈。

         “记住你拥有的可是世上最强的力量,哦对,耽误你时间了,别忘了。还有人在等着你出丑呢。”

         时间神侍话音刚落,凌惑四周苍白的空间也随之消失。

         “不知凌公子为何犹豫不决。难道公子还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还在茫然的凌惑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一听这挑衅凌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

         “怎么,难道胡老有什么疑虑?”

         这轻蔑的声音不用多说定是从胡云飞的嘴中传出,凌惑瞪了他一眼反击道。

         之前自己似乎就是有什么把柄被他察觉,愣是一口咬定自己不是能力者。而后嘉玲又将医治之事推到自己身上,他们一唱一和的模样,现在想想怎么都有一种给自己下套的感觉。

         “不不,老夫当然没有疑虑,毕竟是院长看中的人。只不过我见公子有些分神便好心提醒罢了,怕公子心存疑虑不敢明说。”

         胡云飞欠了欠身子伸出手面带微笑的示意道。这模样明显一副鸿门宴的既视感。

         这老头......刚刚不还心不甘情不愿的,怎么这么快就改变态度了?果然是有问题吗?

         凌惑抬起自己的右手轻轻握了握,感受着自己体内奇异经脉所流淌的能量。闭上眼将心中的杂念一一剥离。现在再急也没用得先处理好眼前的事要紧。

         “疑虑?那你真是太小看我了!不就是治病疗毒吗?这等小事,我凌某何足畏惧?”

         忽然,凌惑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目光炯炯地盯着大厅深处的刘薛岳大声宣誓。

         “嘉玲就位。刘老头,上座!”

         凌惑大手一挥似是在展开自己的披风手杖猛地一敲,一股狂气顿时以他为中心在大厅内蔓延开来。

         坐在台上的刘薛岳见到他这副活灵活现的模样也是高兴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一旁的刘悦看着神采奕奕的少年更是美目流转笑靥如花。而台下本打算看他笑话的胡云飞哪会想到刚刚还有些畏畏缩缩的凌惑现在居然这么高调也是被他这副模样弄得一愣一愣的。

         “赶紧的啊,都看着我干什么啊?还不赶快开始,老头你要不要命了,还笑!特么命都快没了还在那傻笑什么,还不赶紧坐......哦哦,坐好了啊......”

         装完逼的凌惑也是意识到了自己摆出的夸张姿势,赶紧收回手屁颠屁颠地朝刘薛岳那跑去。

         刘悦看这公子如此搞笑差点放声笑了出来。见自己在这种场合居然失态,急忙捂嘴涨红了脸。

         “还笑!人命关天,这种时候了都还乐的出来。赶紧退下,给你凌公子腾个位置。”

         刘悦一听这话赶紧往后退了退,但强忍着的笑意却始终挥之不去。见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凌惑现在又变得一本正经,自己也是赶紧调整呼吸压制住笑意。

         “事不宜迟,那我们开始吧......我还急着回家呢......哦,不不不......”

         凌惑调整了一下呼吸半坐在床边朝着背对着自己的刘薛岳说。

         “一切全听小兄弟便是。”

         台下的胡云飞见现在的凌惑丝毫没有犹豫完全没了之前慌张的模样,也是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这小子之前不还畏手畏脚的,怎么眨眼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他不是没有能力吗?还是他真的深藏不露?这要是真的医好了,那事情可就......

         想到这胡云飞的神情越来越凝重,看着凌惑这个半路出现的小子真的就要打乱自己的计划了他的大脑紧张地飞速旋转。只见他原本并在身后的右手一挥,一个人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了身边。

         “把大门打开,让那些医生进来。”

         胡云飞目光深寒幽幽地对一旁的人吩咐道。原本为了不打扰自己的计划而将那些医生请出去的他现在面对这个刘悦带回来的“程咬金”也是不得不放弃了之前所采取的行动。

         然而凌惑却并没有发现胡云飞这近在咫尺的举动。自己刚刚已经说了要开始医治,但现在连第一步该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刚刚那气势自己摆的是好,可现在这是要秒打脸的节奏啊。

         无奈,凌惑偷偷地瞄了一眼在一旁辅助自己的嘉玲,双目诚恳地发出求救信号。嘉玲先是一愣但看到他脸上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也是随即心领神会。

         “公子,先来检查一下院长大人体内的能量情况吧。”

         凌惑一听到这句话顿时来了精神,好家伙!看你长的那么漂亮我就知道你不是来害我的。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自己立马就悲催的发现,检查......怎么检查啊?

         嘉玲见他连最简单的检查都不会真是有些气的哭笑不得,赶忙搓了搓手轻咳了一声。凌惑虽然做事不靠谱,但领悟能力还是有的。见嘉玲都这么明显的提醒自己了,他赶紧将手放到了刘薛岳的背上。

         之前时间神侍就是通过接触激活自己能量经脉的,想必这所谓的检查能量也是这么个手法。

         见周围没传来异议,凌惑又一次平覆了心情,然后......然后呢?!!!!

         双手放在刘薛岳背上的凌惑真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然后呢!双手放上去了然后呢?!是要我把我体内的洪荒之力传送给这老头帮他抗毒吗?!我靠,这不行啊,我把这老头身板扛不住啊!

         正当凌惑微微睁开眼打算再一次求助的时候,大厅内突然变得热闹起来。一个个身着长袍的老头领着自己的药童相继走进了大厅。

         我去,这不是刚刚门口的那群老不死嘛......怎么现在都跑进来了!哪个干的?不知道医院要保持肃静吗?这么吵闹成何体统!

         凌惑眼见这副场景嘴里不禁小声念叨起来,随即看到台下胡云飞望着自己那鬼魅的神情凌惑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这贱人!知道自己医不好是想请那么多人来看我笑话的吧。

         嘉玲和刘悦看着这么多人突然一下涌入了大厅也是有些慌乱,想要他们保持安静却又怕自己的声音打扰了身旁的二人。

         突然,熙攘的人群中一个眼尖的医生率先看清了台上的情形。

         “哎哎哎!那小子真的去给院长治病了!”

         此话一出便是一颗重磅炸弹,原本三五成群相互叽喳的老头们瞬间都闭上了嘴齐刷刷地将目光都转向了大厅深处。

         “这小子究竟是有何德何能?让小姐如此恭敬就连院长都肯放弃我们而让他来医治!”

         “这既然都已经在医了,那还把我们请进来干什么?这刘院长该不会真的连这种时候都不忘了要向我们炫耀一下实力吧。主大陆虽强但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们右大陆的人吧!”

         几个头发花白手柱拐杖的大家一看这种情形,立马就有些羞恼。自己家世世代代为医学世家,真的在这院长眼中连个毛头小子都不如?不让医也就算了难道还要让自己在这地方自取其辱?

         “各位,稍安勿躁。我知道各位都是大陆上有名的名医,我家院长不是瞧不起各位的实力只是此次情况真的有些特殊。正如各位所见台上的那位青年据说是这大陆隐者,盘仙老者的弟子,这不想让大家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多观摩观摩。”

         眼看着大厅内的气氛逐渐变得紧张起来,胡云飞陪着笑脸缓步走向这群医生介绍道。众人一听盘仙老者这四个字皆是一惊。立即收起之前不屑的目光重新打量起台上的那个少年。

         “靠......胡云飞算你狠啊......找那么多人来看我出丑......”

         不过这目光下的人啊,似乎并没有多么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