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震惊的分院长
        “毒素开始反噬了!”

         床上的刘薛岳冷不丁地喊了一句顿时让嘉玲二人的神经又一次绷紧。话音刚落,在他身后本来脸色稍有好转的凌惑又一次被毒素的青紫色覆盖,然后消散再覆盖,如此往复。

         大厅中的众人看到好不容易控制住的形势再一次恶化也是纷纷躁动起来。一直在台下默不作声稳定着在场医生情绪的胡云飞也变得有些失去了耐心。

         “云飞,你莫要插手!”

         台上的刘薛岳似乎看穿了胡云飞的想法无视掉所有人低沉着声音警告道。

         刚准备迈出脚的胡云飞见刘薛岳居然这么较真不得已只能咬咬牙收回了步伐。

         台下的人见两人这一出有些不明所以,台上的嘉玲二人同样也是一脸懵逼,但没有人敢吭声因为刚刚那一瞬间刘薛岳所流露出的情绪绝对不止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见周围又安静下来刘薛岳也再一次将精力放回到凌惑身上,毒素开始反噬以后自己便再也感觉不到他的能量流,不论输入多少能量有时甚至连毒素的踪迹都找不到这可大大出乎了刘薛岳的预料。

         现在的他一不敢随便加强能量输入怕伤及凌惑,二不敢撤回能量怕这一断毒素便彻底占领了他的身子到时可就真的没有救了。

         想到这刘薛岳的脸上不禁泛起了愁容,现在这状况自己也只能祈祷有什么奇迹发生了......

         “什么鬼.......”

         被黑暗中渗出来的不明物体绑住手脚的凌惑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跟之前无力行动比起来现在的自己是被外力束缚而变得动弹不得。

         “看来这毒并不想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啊。”

         黑暗中苍老的声音又一次响起给凌惑一点提示。

         “喂,我说。你有时间在旁边当旁白就不能过来搭把手拉我一把?!看着我被绑在这好玩的是吧。”

         “嘿嘿,不行!能将声音传递到你的意识里就已经是我现在的极限了,恕我爱莫能助。”

         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生分,面对凌惑的质问话语间净是调侃的语气。凌惑一听他这话也是让原本有些慌乱的注意力放到了他的身上。

         “我们认识?神侍?”

         “呵呵,我可不是他。”

         听到凌惑的提问苍老的声音笑的更开了毫不犹豫地就否定了他的想法。

         “你认得时间神侍?!那你是谁,是不是他派你来的?那你还跟我装神弄鬼什么啊救我啊!我可是你们家的VIP,自己人啊!”

         “小伙子是有几分伶牙俐齿。自己人倒是不错,但可不是什么神侍派我来,就他那样我命令他到差不多......”

         神秘的声音居然把重点放在了平常人根本不会在意的地方这种态度也是让焦急地凌惑气的快吐血。

         “我靠,别管这些了!有能力跟我在这瞎耽误时间不如救我出去回去慢慢跟你扯!”

         凌惑听神秘声音还在跟自己打哈哈有些失去了耐心,猛地扯了一下胳膊。

         “抱歉,帮不了就是帮不了。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传到你体内的一道声音而已并没有任何实体无法干预现实世界中的事情,你的意识被毒素束缚在体内无法动弹,这里只有你自己才能救的了你。”

         “方法。”

         感觉到身子被越捆越紧的凌惑也是没有了性子陪他继续瞎侃直奔主题而去。

         “很简单,控制你体内的能量根据刚刚光芒的指引冲出去,重新夺回你对身体的控制权。”

         “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

         听完凌惑也没时间再跟腔,要紧牙关便开始努力挣脱起束缚。能量流的控制自己之前已经掌握了只要按照原先的方法应该可以顺利的冲破毒素的禁锢。

         想象便秘时候一样的感觉......用劲,一定可以冲开这束缚。

         “哦对了,提醒一句。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全部是在你自己的体内,之前的光源是从外部传来的能量。在你控制自己能量冲破束缚的时候,注意别把经脉也一起弄破了啊,不然你还自救个什么直接让毒素吞噬得了。哈哈哈......你继续。”

         本来都已经调整好状态准备开工的凌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一口“真气”差点憋坏在肚子里......这人特么谁啊,说点话大喘气那么久。真当出来混不需要还的?

         “那你特么还有没有什么要嘱咐的了!有的话赶紧说完!”

         “额,重要的事基本就这些了,没有了。”

         “那你闭嘴!老子要开始认真了!”

         凌惑不再理会他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自己被束缚的四肢上,刚刚跟这神秘声音侃了那么久自己也不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至少知道了现在是在自己的体内而周遭的一切都是微缩世界放大的产物,就连现在的自己也不是真实的只不过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具象化的意识而已。

         “只要挣脱这些东西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就好了,其他的......”

         “哦对了,友情提示一下引导你的光源是外面那院长给你传递的能量,出去了记得要谢谢人家啊。”

         “滚!!”

         大厅内,刘薛岳脸上的愁容丝毫没有散去,而他身后的凌惑也是自之前脸色变化后再无其他反应。像这样长时间的这样输送能量没有丝毫的起色任谁也耗不起,更何况还是一个同样被毒素侵蚀过的老人。

         见状,一旁的刘悦不禁有些担心起来:“爷爷......凌公子他......”

         “哎......输送了这么多能量却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恐怕......”

         还没等刘薛岳说完背后一直没有动静的凌惑忽然全身冒起了像是火焰一般的气体,紧接着一股股能量顺着经脉倒流回了刘薛岳的体内。

         离凌惑最近的几个人见到这状况皆是有些不知所措。起初刘薛岳感觉到经脉内的异样还以为是自己疲劳后毒素带来的副作用,但随着一波一波愈发强力的冲击他这才意识到是身后沉寂已久的少年发出的信号。

         “快!叫所有人做好准备,凌小兄准备要破毒了!叫所有在场的医生准备好调理的药剂给苏醒的凌小兄服用!”

         刚刚还愁眉苦脸的刘薛岳忽然爆发出兴奋的喊声让在场的人也跟着振奋了起来。

         还没有从刚刚焦虑的心情中走出来的刘悦有些困惑:“爷爷......这是?!”

         但随即凌惑开始发生的变化让她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只见火焰般的气体像是在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领地一般,原本被毒素侵蚀而变得深紫的区域正在逐渐缩小,同时这些毒素所释放的极寒也随着凌惑体内能量流动而逐渐减弱。数分钟前还是毫无起色奄奄一息的他就在这转瞬之间爆发出了超乎想象的求生能力。

         “他这是要直接在体内销毁毒素?!太草率了吧。”

         一旁的嘉玲感受到凌惑体内传出来的狂躁能量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这句话也是戳到了怀着同样心情的刘薛岳的心坎上。

         “如此突然的主动出击势必会让之前一直处于上风的毒素产生强烈的抵抗,若是在体内消灭了倒好,但如果能量不足而被反噬可就得不偿失了啊。”

         说着,刘薛岳也开始卯足了劲将自己的能量再一次注入凌惑的体内希望能够帮助他一举破除毒素。

         正当所有的事情都开始按照设想向好的地方发展的时候,凌惑却再一次发生了异变。原本只是想输送能量给他的刘薛岳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吸力,在这股力量的影响下自己的能量像是不听了使唤瞬间倾覆全部朝着二人的连接处涌去,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即使是运用能量炉火纯青的他也是毫无办法,全身大量的能量一齐涌入背部狭窄的经脉之中一阵阵撕裂的疼痛也随之传来。能力者虽说各方面都强于普通人但对于经脉的痛觉他们还是相当的敏感。

         “爷爷!”“院长大人!”

         看着刘薛岳脸上越来越狰狞的表情,嘉玲和刘悦顾不得眼前肆意跳动的能量一人一手企图抓住凌惑的胳膊一同支援刘薛岳传递能量。但哪想现在的凌惑根本不是他们所能触碰的,二人还没贴近一股极寒一股极暖便顺着手向上蔓延,二人见状只得惊讶地节节后退。

         她俩这一闹可是害苦了刘薛岳,本来能量撕裂经脉的疼痛就已经让他应接不暇。这倒好,现在能量回流与自己的能量狠狠撞击在一起又是一阵疼痛,平日里的大陆强者也是被夹杂毒素的两股力量震的龇牙咧嘴不忍痛苦的叫出了声来。

         台下的众人一见院长失态瞬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可就在这时一直听从刘薛岳指示的胡云飞却突然冲上台跨过嘉玲二人不顾刘薛岳最后眼神的阻拦试图将两人分开。

         “分院长......”

         “在这么下去院长绝对会有生命危险!”

         胡云飞头也不回地坚定说道。

         “可,可凌公子他......”

         “公子公子?你们还要喊到什么时候!就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毛头小子,拿个所谓的信物就能蒙蔽所有人了?!到底是院长的命重要还是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重要!”

         见身后的刘悦还在关心凌惑的安危胡云飞的脾气立马就上来了,之前他就对这个小子充满了质疑到现在终于一股脑的全部倾泻了出来。

         见刘薛岳意识涣散脸上的青筋暴起皮肤干枯,胡云飞知道再这样下去院长的能量就要全被这个小子吸完了,随即左手一伸一股淡蓝色的火焰将其包裹没有半点的犹豫就朝二人扑去。

         “让所有人都走!我要用能量来抵消掉他体内的吸力,三股能量汇聚以这小子的本事绝对承受不住,让那些医生全都出去免得爆炸的冲击伤了人!”

         “可......”

         “还犹豫什么!动起来!真要拿这一人的命换所有人的!”

         刘悦被胡云飞的气势震的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老老实实地听从他的指挥组织大厅内焦躁不安的医生们赶紧离开府上出去避难。

         “分院长......这凌公子......”

         “计划不能乱,刘薛岳不能死。本来担心这小子会影响我们,这倒好有了机会让我正大光明的处理掉他。”

         胡云飞看刘薛岳双目上翻已经失去了意识才敢对嘉玲吐露自己的心声。他一改刚刚严肃的神情露出鬼魅的邪笑感受着面前以凌惑为中心散发出的能量,这股能量虽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炙热但对于等级稍低的能力者来说还是相当可怕的温度。

         胡云飞的手穿过热气一把抓住凌惑的左胳膊瞬间一股吸力便从他的手心中传来。

         “哈哈,果然啊这奇毒是有点意思啊!吸了这么多能量居然还这么贪得无厌。”

         蓝色的火焰不断地跳动着与凌惑身上的深紫交相辉映,在胡云飞能量的影响下凌惑左胳膊上的毒素似乎承受不住两股力量的压迫,朝另一只胳膊汇聚渐渐地在小臂上形成了一个掌心大小的黑色印记。

         “你也下去,如此磅礴的能量全都压缩在一只胳膊上接下来的爆炸你承受不起。”

         说完胡云飞咬紧牙关再一次加强了能量的输入准备一举摧毁毒素。他身上的蓝色火焰在安静地空气中摇曳,慢慢地将前半身包裹准备抵御即将到来的冲击。

         就在他眼看着凌惑身体变得越来越亮,手臂上的黑斑开始变得躁动不安闭眼准备迎接冲击的时候,忽然自己的手腕不知被谁抓住了。

         胡云飞一惊赶忙睁开眼,只见刚刚还毫无意识的凌惑现在却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

         “你.....”

         “谁特么允许你碰我的?!”

         凌惑开口就对其出言不逊,但下句话还没出口感觉到手臂躁动能量的他立即又将精力放回到了刘薛岳的身上将本属于他的能量又一次传回其体内。

         胡云飞见如此磅礴的能量在这个少年的指间肆意流淌吃惊地望着他:“你是......二等能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