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神秘的少女
        “嚯嚯嚯......要不要那么拽!我靠,这......这比我看过的任何特效都要强!”

         凌惑大张着嘴看着眼前这个空间裂缝毫不掩饰地表达出自己心中的惊讶。

         “是真的,这真的是真的!阿尔法,这你是怎么做到的!能不能用这东西送我回家?”

         凌惑绕着这个裂缝转了一圈又一圈一遍遍地确认这不是自己眼里出现的幻觉。

         任何正常的男生在这个年龄都喜欢这些乱七八糟自己觉得帅的不行的东西,所以老实说他现在这举动一点都不过分。

         “怎样,现在相信我了吧。行了,我已经把地点选在了刘薛岳家门口了。哦对,刘薛岳就是你要救的人的名......喂喂喂,你看可以,别上嘴啊!”

         凌惑绕着裂缝转圈不说,最后居然忍不住要扑上去咬一口。吓得阿尔法赶紧制止心里也不自觉的一阵嘀咕。

         这小子有病吧.......

         “那,那我过去以后怎么说才会让我进去啊。人家好歹还是个什么院长。保镖什么不会少吧。我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走进去了,他们会不会直接把我给撕了......要不然我带点礼?”

         被阿尔法从裂缝边拉回来的凌惑,转过身子满眼放光地看着前者同时又想起了能力者的可怕,摸了摸自己脖子上那青紫的手印心里犯起了虚火。

         “你小子怎么每次都到关键的时刻跟我不正经。你把这拐杖拿着,到时候一亮出来看谁敢拦你。”

         阿尔法一脸不屑的将手中的拐杖递到凌惑的手里。

         “你当这是尚方宝剑啊,亮出来就有人理。要是他们抢过去抡我,那我不得哭死在院长家门口了嘛......”

         凌惑一脸酸苦摸着手中已经恢复原样的拐杖,眼前又一次闪过了那天那个叫闯涛的人吊打自己的情形。这个世界的人都不正常,一言不合就要跟自己拼命......这是这个世界给凌惑留下的第一印象。

         “话多的很,叫你拿去你就去!赶紧的,空间裂缝得关上了,不然会被别人发现。”

         说完阿尔法就不顾一切地将凌惑往洞口推。

         “哎!你别急啊,让我稍微打扮一下啊,我连衣服都没换!”

         “打扮什么!你这身挺好。亲近自然,雅观大气。拘谨间有一丝洒脱,不羁间带一丝狂霸。这简直就是出门旅行,家中会客必备套装啊。”

         “放屁,老子穿着拖鞋连内裤都没穿你就叫我去院长家?还要不要脸了!”

         “那要不你把东西拿着到那边在换?哎呀总之别给我耗时间了,进去吧你!”

         借着说话的空隙凌惑一把抄起地上的鞋随即便被阿尔法推到了裂缝旁,还没等凌惑再多说一句,身后的阿尔法毫不留情地一脚就将他踹了进去。

         “我靠!死老头算你狠!”

         凌惑刚以飞狗吃屎的完美姿势落入洞内空间裂缝就以极快的速度关闭了,一时间房内唯有这句叫喊在空气中回荡。

         见扰人的小子终于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阿尔法似是松了口气笑着转身离去。

         “果然这世界的人都有病!我鞋都还没穿好就给我拱出来了。”

         勉勉强强将脚挤进鞋子的凌惑边抱怨边从出口中跨了出来。空间裂缝比他想的要长许多。从阿尔法屋子里的入口进入后居然还要走上一小段才能到达另一端。

         “啊,算他有良心啊,把出口安排在不容易发现的地方。”

         刚刚走出裂缝,凌惑就听到了不远处人群嘈杂的声音。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一幢不高却不失庄严的房屋出现在了尽头。而这应该就是自己今天的目的地了。

         “嚯,这地方的人都挺复古的啊,连院长家都不是什么高级住宅而是红砖青瓦,不错有品位......下次叫我爸也给我盘块地修一个。”

         凌惑稍微整理了下衣服便抄起拐杖朝人群走去。门口那群叽叽喳喳的人个个皆是一副长衫长袍的打扮身边还少不了带着药箱的随从,除了少数几个医生在那里小声交谈外,其他长袍打扮的人都在仔细检查自己所带的药品。唯有自己这个“名誉医生”穿着短袖手里揣个也不知道干啥的拐杖啥都没带就来了。

         “好尴尬啊......”

         见到众人都是一副专业的打扮,快走到人群跟前的凌惑也是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仔细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少爷吧,怎么现在沦落到给别人当打工仔的地步了而且还啥都不会......对啊,我啥都不会来凑什么热闹,老子也是有脾气的干嘛非要到这里来......

         就在凌惑站在原地发愣进行内心挣扎的时候,他这身奇怪的打扮也是引起了门口那群医生的注意。

         “哎?那小子这谁家的随从,怎么什么都没带就来了。”

         “就是啊,也不知道是哪家无能的庸医连自己的仆人都看不好,这么大场面的地方居然让他穿的这么破败。”

         三五个医生迅速凑在一块小声地讨论起来,身边的药童也是适时地陪着笑脸,还不时用嫌弃地眼神偷瞟这个身着奇装异服的可怜同行。

         而凌惑,虽然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他们一个个自视甚高的模样可都是尽收眼底。就连那群医生身边的跟班都对自己不屑一顾,凌惑顿时有些火大,立马恶狠狠地用视线回击。

         那几个自认为学识渊博的老头可没想到一个小随从居然敢对自己如此不敬。一个二个皆是有些恼怒,更有好事的老头立马倾身想要挤出人群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而就在双方火药味逐渐浓烈之时一个温柔甜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凌惑的身后。

         “你是谁?找不到自己的主人了嘛?”

         清澈柔和的女声如甘甜的山泉般浇灭了两方心中的急躁。

         凌惑一听到背后传来了女性的声音,立马脊背就直了起来。我去,好久没见女的了啊。好像就来的第一天看到了那个绝世美女,然后就天天跟大老爷们为伍。

         妈的,这要是时间长了,家没回成,我倒是可能被掰弯了啊......

         脑洞巨大的凌惑想到这迫不及待地转过身,只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个子不高,身材有些娇小的柔弱女子。

         “果然,跟刚刚的声音很符合嘛。”

         凌惑小声嘀咕着目光继续向上游走,一席柔顺黑发随即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美!在黑发的环绕中一张小巧的瓜子脸蛋上镶嵌着两只硕大的双眸不断散发出柔和的目光。精致的五官就像是一副极具匠心的水墨画,每一笔都自有它的深意。就连她语闭后嘴角泛起的一抹弧度都让人有些沉醉。

         额......这刺激是不是有些太大了......跟上次看到的冰霜美女完全是一热一冷两种风格啊!

         “问你呢,是不是迷路走丢啦?”

         不知道为何这个女孩似乎对凌惑非常有兴趣,见他盯着自己迟迟不回答便又柔声催促道。

         “没......没,我是来......”

         “哎呀,你这人怎么吞吞吐吐的还老盯着人家,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嘛......”

         女孩见凌惑目光呆滞地注视着自己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双手抓着衣襟不断地揉搓。红晕也跟着在脸上浮现。

         我靠,要不要这么害羞啊,小姐。明明是你先撩我的好吗?虽然我知道我长得很帅让你难以把持,但我也希望你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稍稍克制一些的好吗?毕竟我回去还是要面对公众的啊。你这样让我很难做人哎......

         “没,没有,就是你脸上好像写了几个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什么啊?”

         “字有点小,我得凑近看......好像是我女朋......”

         说着凌惑微微弯腰假装端详起女孩的脸。

         “小子!休得对小姐无理!”

         令凌惑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这个举动没让眼前近在咫尺的女孩叫出声到先让身后的那群老头开了口。

         切,无趣。好不容易调的情就被你们这些不识相的老王八给搅和了。

         “哎,不对。小姐?你.....是干嘛的。”

         正当凌惑摊开手翻白眼对身后的医生老头们表示抗议的时候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个称呼,连刚刚自以为是的那群老头都放低了姿态看来面前这个可爱的小丫头是有些来头啊。

         “嘿,你这人,明明刚刚是我先问你的好吗?”

         小姑娘见凌惑用着有些挑衅的语气跟自己说话也是来了些脾气,不自觉地升高了音调质问道。

         哎,就是这语气,这表情!我熟!跟我那边有钱人家的小丫头简直如出一辙。果然是有点来头的人啊,没身份哪有这股傲气,对吧。就跟我一样......不对,比我差点。

         凌惑见小丫头这个表现愈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女的有背景!

         “如你所见咯,在这排队不肯定就是来干大家都来干的事咯。”

         同样较起劲的凌惑就像是遇到了久违的对手一般,一只脚站着不断地抖着另一只腿,吧唧着嘴做出一副耐烦的痞样。

         “你?医生?就你?噗......”

         女孩见凌惑这副模样嘴里还说着与他身份完全不符的话,一下没忍住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就连凌惑身后的那群药童听到二人如此荒谬的对话也是忍不住捂嘴偷笑了起来。

         “怎么?我跟你讲你别不信啊,老子今天就是特地赶过来医那个什么什么院长的。懂吗?别以为你们这样我就被唬住了,要是见不到我今天还真的就不走了!”

         见众人对自己都如此的不屑原来在家里作为掌上明珠的自尊心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刺激。凌惑不停地挥着手中的拐杖言语间的攻击性瞬间暴增。

         “说话注意点,你小子还没有资格跟二小姐这么讲话!”

         “那我也告诉你们,不管你们怎么看我今天这人我还非要见了!不过,等会......”

         二小姐?那也就是说还有大小姐咯,这家里二小姐都长这么好看了那大小姐该美成什么样了啊,嚯嚯,果然今天这院长我是怎么招都见定了!

         原本心里盘算着过个场就走的凌惑在这些人毫无意识的刺激下,离自己既定的目标越来越远,在自己坑自己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

         正当凌惑和那群老头即将再一次爆发言语冲突的时候,原本没说话的二小姐却突然有些慌乱的对着凌惑插了一句顿时让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吃惊地愣住了。

         “小女子刘悦,乃此府主人刘薛岳之孙。恕小女子愚昧未看出先生尊贵之身。望先生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