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神的传承
        凌惑发现周围的异样立马就明白肯定又是时间神侍来插手了,便毫不犹豫地吐槽起他来。

         “怎么,你对我这张脸很介意吗?”

         一听神侍操着熟悉的声音调侃自己凌惑原本因为嘉玲的话吃惊而悬起来的心也是平稳了不少。

         嘿,你别说。怎么现在看到他这张“码脸”咋还有一股亲切感了呢?

         “行了,我还不懂你。没啥正事你也不会出现。说吧,这次又出来找我是干嘛的?你也是看到了啊,我可是遵守约定啥都不会还是来给那谁医病了啊。”

         凌惑看着黑影摊开双手表示无奈。见到他虽然谈不上是多么的高兴,但至少可以从紧张的气氛中缓解下来,也算是托他的福吧。

         “切,你小子还是这么伶牙俐齿。的确,我找你是有点事。”

         凌惑听黑影的语气映照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也是收起了随意的态度面带认真地看着他。

         “首先,我得承认。我的确没有想到你真的敢来到这个地方完成任务,这是我对你的肯定。本以为你会来了以后打个酱油就走的,而你却真的一个人站在了刘薛岳的面前。”

         “这个刘薛岳到底有什么身份,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注?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院长?”

         凌惑听黑影又提到了刘悦的爷爷立马打断了时间神侍的话警觉地看向他。

         “哈哈,很好很好,这个眼神我喜欢。但你还是猜错了,刘薛岳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

         “那......”

         “他只不过是一个任务而已......”

         正在与时间神侍争锋相对的凌惑大脑飞速旋转着,原本自己以为刘薛岳会有什么不同点所以阿尔法和时间神侍才会一再强调要自己去医治他但现在看神侍的态度好像并不是这样。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切,只是个任务。哎,那你这样我可就后悔了,早知如此我就该像原计划想的那样打个酱油就走的,才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骑虎难下的地步。”

         凌惑想到自己应该也问不出更多信息便立刻转变了态度,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随意调侃道。

         “哈哈,哈......既然你都知道自己骑虎难下了,那还猜不到我现在出来是为何吗?刚刚的机灵劲都到哪去了?”

         黑影见到凌惑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立马也是明白话里隐含的意思不自觉的大笑起来。

         “怎么?社区送温暖是嘛。”

         “既然刚刚我已经肯定了你的工作,后面当然是要奖励了啊。手伸出来!”

         时间神侍说完率先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凌惑见状也是半信半疑地将右手搭在了他的手上。

         “......几个意思?要只是单纯的吃我豆腐,你得先说,我要按时间收费的。”

         见面前的黑影并没有下一步举动凌惑也是有些紧张地自嘲起来。

         “别急......你刚刚说了自己骑虎难下当然是能帮你点是一点咯。来闭上眼,看着我。”

         沉默了片刻的黑影缓缓开口似是在指引着凌惑,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不真切。

         “喂喂喂,闭上眼该怎么看啊!你们会的东西别认为我们人就会啊!”

         “淡定,别激动。稳住气息,你只要闭上眼就好,这个气氛刚刚好......闭上眼看着我。”

         时间神侍的声音依旧像刚才一样不真切的又一次响起,丝毫分辨不出是从哪个方向发出来的。

         这家伙,装神弄鬼的!不就在眼前好好说个话不会?

         不过凌惑又转念一想,他说要给自己一些奖励就应该不会加害自己。想到这,凌惑也不再犹豫老老实实按照时间神侍所说的闭上了眼睛。

         “我啥都看不见!”

         一闭眼,漆黑便将自己的双眸笼罩就跟往常一样眼皮合上后光线无法进入眼球自然无法在大脑中成像.......小孩子都知道的玩意,而我怎么有一种被耍的感觉......凌惑喊完便感觉到自己的智商有一丝莫名的尴尬。

         “别急......注意呼吸节奏。”

         “挺注意的啦,在注意我就得跳舞了。喂,我说你该不会真的只是想占我便宜不付钱吧。我可不是随便的人!”

         闭着眼的凌惑听着黑影的指点依旧是一副嘴上不饶人的德行。

         “看到了吗?”

         面对凌惑的不正经时间神侍没有多加理会,像是拉着他的手摆弄了什么以后突然开口问道。

         凌惑一听正打算继续嘚瑟的他立马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暖流出现在了自己的体内。

         “这是......”

         跟之前神侍给自己注入神的标记时一样,如此安心的暖流在自己的全身流淌。只是这次.......

         “这金色的是什么?!我靠,还顺着我的手在流!我靠,你体内......”

         突然闭着眼的凌惑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

         “怎么样?看到了嘛。我没想到你之前居然能表现出如此勇敢无畏的一面,有胆量去挑战两位实力不俗的能力者。看来我得收回之前的话,你还是有点长处的嘛。”

         黑影依旧握着凌惑的手没有松开,但语气间却带着一丝欣慰。

         “行行行,你特么先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先告诉我这流的是些什么东西!我怎么闭着眼睛都能看到!”

         “能量流。”

         “what?!”

         听黑影又蹦出这种难以理解的词语凌惑第一反应就是想睁眼去看他,但回过神来的他赶紧制止了自己这鲁莽的行为继续闭着眼睛问。

         “什么意思......我也看到你体内那乱七八糟的细线在你体内......该不会我也......holyshit!我体内也是这些东西!”

         凌惑一低头见到自己的身体里也是许多像细线一样的东西分布在全身上下,而金色的能量流便沿着这些细线不断流淌。

         “这些就是你的能量经络,它们可跟你本来体内的那些经络不是一回事。这些就像水管一样在你的体内运输着能量。而能量不断稳定流淌便形成了能量流,而能量流就是能力技的基础,而拥有能力技的人便被人称为能力者。”

         “wait......等等等,桥豆麻袋!能力者?我?”

         听到黑影一口气给自己说了那么多凌惑那单核的大脑差点没有反应过来,但即便如此最后的“能力者”三个字凌惑可是怎么都无法忽略。

         “是的,恭喜你。现在的你已经成为一名能力者了。”

         “为,为什么......但我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啊?”

         “我说了要给你奖励,本来这些是要等你自己一点点学会的......但毕竟是由于我的失误才让错误年纪的你加入进来,所以提前把能力给你或许能让你更早的锻炼拥有更好的效果。不过,当然也是怕你这啥都不会还这么莽撞的小身板无法自保,哪天不小心真的死了......哈哈哈。”

         时间神侍随意的解释着,可凌惑却没怎么听进去,他睁开眼睛呆呆的望着被时间神侍握着的手,另一只手缓缓地放在了自己的胸膛感受着心跳。

         真的......自己真的变成能力者了......真的变成像闯涛那样能够一把举起自己的人了......真的变成像胡云飞那样有魄力的人了......这一切怎么这么不真实呢?自己怎么不是很高兴呢......

         “那我......还能变回去吗?我会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吗?我会......我回去以后会被看做异类吗......”

         一堆问题在听完阿尔法的叙述后突然出现在了凌惑的脑海中,的确虽然自己得到了在这个世界自保的能力,但自己更关心的是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后,自己还能不能作为一个正常人......

         “好好珍惜这股能力吧,或许你需要它的地方还有很多......”

         “喂,你先回答我!”

         见时间神侍没有正面回答自己凌惑变得有些急躁,一把抓住他的衣袖质问着。

         “回答?你真的要听吗?回不去了。你已经没有了回头路!还要听吗?与其纠结这些,不如好好使用这股能力,记住这是时间之神要给你的,我只是将它提前一次交给你了而已......你现在拥有的可是这个世界最强的能力啊,能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