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医疗事故
        “院长!”“院长大人!”

         台下的众位医生看到刘薛岳的情况突然恶化也是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你们别冲动!交给那个小子,让他来。”

         胡云飞见状赶忙用手拦住几个想要上前查看病情的老头双目一扫警告道。

         “可,院长......”

         “我说了,让他来!”

         胡云飞的眼神间充满了凶气硬是将这些个只有些医学知识手无寸铁的老头给瞪了回去。凌惑的出现已经打扰到了自己的计划,怎么可能再让这帮人来插手,他医不好最好!

         众人见胡云飞执意要让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来掌控大局,没办法只得闭上了嘴巴静静地观察台上的状况。毕竟在这个房间里除了刘薛岳就属胡云飞这个分院长能力最强。他们也清楚自己的实力,平时跟其他人显摆显摆地位也就算了,但真要是把胡云飞惹毛了那可就是死!

         “老头,你可别吓我啊,我胆小......哎哟,真的,我就说我一开始不要医什么病人嘛,我啥都不会还叫我来凑这个热闹,要是我爸在就好了......一个电话分分钟医院院长到.......”

         凌惑忧心地看着跟前呼吸越来越弱地刘薛岳不自觉地小声抱怨了一句。

         “公子,您快医吧,再这样拖下去毒素真的就要扩散全身了,到时候可就真的是下不了手了啊。”

         嘉玲和刘悦一起将刘薛岳扶坐起来,见凌惑还在犹豫嘉玲明眸紧锁催促道。

         刘薛岳这毒按嘉玲的说法只要将毒素用能量流击碎让它从附着的经脉上脱离下来即可,那之前自己在刘薛岳体内感受到的阻力应该就是所要找的目标,只要将这个毒素连根拔除刘老头应该就能活过来。

         想到这,凌惑心里也是稍微有了些底儿。

         “好,我来!”

         说着凌惑又一次把能量汇聚到手上,将双手贴在了刘薛岳逐渐变凉的背上。

         “公子,你只要用能量感知到阻力就说明找到了毒素,然后你就加大流量一举冲破它就好了。但记住一定不要太使劲否则你的能量流会变得锋利无比我怕以现在院长的体能这会刺穿他的经脉......”

         嘉玲见凌惑终于肯动手了便立刻进入状态开始在一旁指导起他。

         你还担心我穿破他的经脉......我能击碎毒素都是万幸了......还期待我有更好的表现......告诉我是谁给你的勇气敢这么高估我的?梁静茹还是光良。

         凌惑瞟了紧张的嘉玲一眼悄悄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便又把注意力移回了手上。

         这一次能量注入刘薛岳体内的时间明显减少了不少,说明经过之前那次的实践自己的身体已经基本熟练了这一步操作,同时经脉的阵痛也变得不再那么频繁。

         “哎,不对啊。刚刚一下就感觉到的阻力怎么这次到现在都没察觉到......”

         放松下来的凌惑随即也发现了不对劲,这次虽然能量传递变得顺畅却没有发现任何毒素的痕迹,这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毒素已经扩散,您之前注入的能量已经让它们有了动力向经脉深处移动。”

         听到凌惑的话嘉玲在一旁赶紧提醒道,仅仅是过了几分钟刘薛岳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青紫,搀扶着他的刘悦心中虽然焦急万分但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之前还在嬉笑的她哪能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的爷爷居然会变成这般模样。

         “公子,爷爷的命就掌握在您的手上了。请您不要犹豫......”

         被刘薛岳的状况弄得有些焦躁的凌惑一听刘悦这温柔的催促更是心神不宁。这,这让自己如何是好......怎么突然一下重担就全到自己这边来了?人命关天啊,喂.....不要那么草率吧.....

         “哦哟,院长这情况看来是扛不住了啊,不知道这小子行不行啊。一直这么磨磨蹭蹭的我看未必有什么本事。”

         “公子,还请公子不要再犹豫。”

         “公子,您在加把劲,只要找到毒源就......”

         一时间所有的舆论全都涌入了凌惑的大脑,在场的人不自觉地都将意识强加到了这个年轻人身上。

         “行行行!我不耽误时间!我来!”

         被逼无奈的凌惑再也不想耽误下去,猛吸一口气立马屏住用自己最大的力气一次就将能量注入了刘薛岳的体内。

         我可是都按你们说的做啊,治不治的好就不关我的事了!

         凌惑心里一边念叨一边不断地加快能量的流动沿着刘薛岳的经脉寻找着所谓的阻力。

         很快,功夫不负有心人之前那熟悉的感觉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里,只是由于毒素吸收了大量的能量变得异常活跃阻力也比之前来的更加明显。

         凌惑眼看自己终于找到了毒素所在的位置,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使出全身加下辈子投胎抢位的劲将能量流朝毒素推去。

         “呀啊啊啊......我去,这货怎么这么硬啊......”

         感觉到毒素顽强的凌惑在经脉抽搐的间隙下意识地发出了感叹。我去,老子居然救人了......这什么能量老子才掌握了半天不到居然就能救人了!这特么要是回家了我家投资项目又可以增加了啊......

         “公子,再使点劲!现在的能量冲击肯定还不足以冲开它的阻碍。”

         嘉玲看刘薛岳的脸色越来越暗生怕他老人家撑不下去,赶紧示意凌惑再继续努力。

         “这可是你说的啊,弄出事了我可不管!”

         现在这种情况下凌惑也不知道什么叫保留,卯足劲火力全开就将体内所有能搜刮到的能量一齐注入了刘薛岳的体内。

         “再来,再用力点!”

         “靠......你不晓得我已经快被榨干了吗?”

         由于能量短时间内大幅被抽走强烈的倦意再一次将凌惑包裹,眼神越来越迷离的他已经开始分不清周围嘈杂的声音是出自谁口。这一刻凌惑也是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救人......管他的呢......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救谁呢。

         疲倦围困了凌惑的整个大脑让他昏昏欲睡,但就在他即将入乡的那一刻一股刺骨的深寒突然从手部传来,这毫无征兆的寒意瞬间侵袭了凌惑手部的每一根神经强行把他从梦乡又拽回了现实。

         “毒素开始反噬了!公子快抽出注入院长体内的能量,否则连您的性命也将受到威胁!”

         刺骨的疼痛惊的凌惑一个哆嗦,清醒过来的他望见自己被冻得发紫的手和一旁焦急的满头大汗的嘉玲一时间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哎哟......你之前怎么不说还有这茬!我只知道怎么注入能量不会怎么收回啊......你们没教过我!”

         此言一出就连一直关心刘薛岳状况没有说话的刘悦也是一愣。

         这公子......逗我呢?

         “公子!您别开玩笑了,您要是迟疑一秒您的生命就是多一分危险。”

         靠!你们真把我当绝世高手啦.....老子说真话你们都不信!

         手部的寒意迅速蔓延让凌惑实在没有功夫再开腔吐槽,现在手上的颜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自己的肩膀袭来照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分钟自己就要跟刘薛岳一个德行了。

         “我去,这毒素是打鸡血了吧,跑的这么快!”

         想一把将手从刘薛岳背上拽开的凌惑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牢牢的冻在了他的背上。

         “公子,快啊!”

         快快快......快你妈啊......我也得会才行啊!

         “爷爷,爷爷醒了!爷爷醒了!”

         刘悦看到由于毒素的迁移刘薛岳的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虽然身上还没有变回来但意识却率先恢复了。

         “爷爷!”

         靠,小丫头,别特么顾你爷爷了!你爷爷这么吊怎么可能会有事,还是来救救你亲爱的公子吧,再不管真的是要一命换一命了啊.....爸爸妈妈,你们儿子还不想这么伟大......

         见到刘薛岳体内的毒正在不断地朝自己涌来凌惑的脸还没有受毒感染便率先变了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