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活下去
        好冷.......难道我又要挂了......哎?我为什么要说又?

         “公子!您快醒醒......公子!”“凌公子!爷爷!您快想想办法......爷爷爷爷!”

         嘈杂的声音不断地传入凌惑的耳朵,但他的身子却无法对此做出反应。

         哎,你说我这么个原本活的好好的少爷到底是哪里犯冲要到这来受罪......爸爸妈妈,你们的宝贝儿子恐怕真的再也回不到你们身边了......不过老爸你也别难过,至少你儿子死的不委屈。一命换一命,救的还是这边的大人物......只希望葬礼能稍微对我好点吧,好歹我也算是个白衣天使,就算不念这份情看在我高贵的身份上也至少给我弄个国葬吧......这样也好,别让那个什么神侍捡了漏。死就死吧,死吧......

         “爷爷!凌公子快不行了,您快帮帮忙啊!他的毒素都已经蔓延到脖子了!”

         刘悦见凌惑的气息几近消无,原本最应该为刘薛岳苏醒而高兴的她却变得焦急起来。这之前素未相识的凌公子为了自己的爷爷牺牲性命......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得为这件事情内疚一辈子......但现在凌惑的状况越来越糟糕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只得将希望寄托在最相信的人身上。

         “......悦儿?你......刚刚说什么?”

         刚刚脱离危险的刘薛岳依靠强大的恢复力迅速找回了意识。

         “凌惑,凌公子......快被您的毒毒死了!”

         刘薛岳一听这话本来还有些迷糊的他立马惊得瞪大了双眼连忙惊呼。

         “凌小兄!小兄弟!回答我!”

         刘薛岳转过头大声呼唤着身后的凌惑,可背后的少年却没有丝毫回应。正当刘薛岳准备转身查看情况的时候他发现凌惑的双手早已牢牢地冻在了自己的背上,只要自己一动别说背上的肉要掉一块,甚至连凌惑的两个胳膊都保不住。

         “这奇毒!平日里没有什么反应,没想到激活后居然这么猛!”

         “爷爷,您快想想办法,这该怎么办啊!凌公子他的脸都已经快被毒素感染了!”

         刘悦跪在床边趴在刘薛岳的腿上焦急地呼唤着。

         看着自己宝贝孙女如此悲伤的神情刘薛岳的心里也是泛起了说不出的苦涩,眼看着自己体内的毒越来越多的往凌惑身体内涌去忽然刘薛岳牙关紧咬,心生一计。

         “院长,我让台下的医生们想想办法。实在不行让他们一起上来救治凌公子。”

         嘉玲看凌惑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眉头紧锁提议道。

         “不,没有用。这毒多么凶猛我再清楚不过,毒素每经过一个地方便疯狂的吸取那部分经脉中的能量夺取它的温度使肢体坏死,所到之处无一例外这让普通的医生过来也是无济于事。”

         “那......院长您的意思是......”

         嘉玲虽然心中焦急万分但看到刘薛岳不紧不慢的神情也是渐渐放松了些。

         “毒素之前吸收了凌小兄的能量变得狂暴不安,为了获取更多的能量从而侵蚀凌小兄......现在我如法炮制将能量输入他的体内吸引毒素让它重新回到我的体内这样就能救得了小兄弟......”

         “那这样的话,爷爷不又要变成之前那副模样了吗?”

         趴在刘薛岳腿上的刘悦一听他这个提议立马显得有些急切。

         “傻丫头,爷爷我的实力你还不清楚吗?之前毒素伤的了我是我太过于大意,没想到平日里安份的它被激活的时候居然有如此可怕的毒性。一时疏忽才造成了刚刚危险的情形,但这次不一样了啊,只要我把毒素引出凌惑的身体就立马用体内的能量镇压住它,如果可行的话我就直接在体内销毁。

         看着孙女担心的神情刘薛岳轻轻摸着她的脑袋有些虚弱的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刘悦,既然院长已经有了计划你就不要再怀疑了,院长有他自己的打算。院长大人,事不宜迟还是请您速速传递能量吧,就在刚才毒素已经侵染凌公子整个面部了,恐怕再耽误就要损伤大脑了啊!”

         “哦对对,怎么在这种时候聊上了!快,悦儿让开。让爷爷来!”

         耳边焦急的声音突然响起刘薛岳也是一下子回过神来。赶紧推开刘悦和嘉玲腾出空间立马就朝背部输送能量。

         “小兄弟,你可一定要挺下来啊。别说要什么一命换一命,就算老夫真的有幸活下来了那我也没那张老脸一个人活下去啊!”

         感受着温暖的能量流如河水般源源不断朝凌惑双手流去两者间被毒素所侵蚀的寒冷也稍稍退去。

         “院长大人,凌公子极度脆弱承受不起您太大的能量冲击......”

         嘉玲好心在一旁轻声提醒道换来了刘薛岳心领神会的表情。见形势暂时被控制住了她撇过头向台下的胡云飞看去却收到了他愈发阴沉的面容。

         好温暖......

         昏迷已久的凌惑在极寒中感受到了一丝暖流,但这份温暖却稍纵即逝转眼间自己便再一次被寒冷所包围。

         “小兄弟加油啊,千万别让毒素吞噬了!”

         感觉到毒素在经脉中的阻力刘薛岳也是稍稍有些惊讶,本以为自己只需注入一点能量便可将毒素吸引出来,可事实并不像自己所设想的那样。

         毒素顽强的附着在凌惑的经脉内继续向他的中枢进发,不得已刘薛岳只得加大能量流量改变策略准备直接在凌惑体内将其销毁。

         “院长,请务必注意公子经脉的脆弱程度......”

         “放心,我自有分寸。只是没想到这毒素居然这么亲近他的能量,这可有些伤我的自尊啊,呵呵......”

         说完刘薛岳便不再搭理嘉玲全神贯注地攻破毒素,他清楚现在开始任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将酿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喂,醒醒,喂!”

         被寒冷包裹已久的凌惑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陌生的声音,紧接着一股比刚刚温暖数倍的暖流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抓住它你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陌生的声音又一次在一旁提醒着凌惑。

         在这一声的刺激之下凌惑脑海中最后的求生欲望也是让他的意识苏醒过来,环顾着四周被黑暗吞噬的环境不禁问道:“这是哪?”

         “你体内的世界。”

         “我靠,那你特么又是谁!”

         猛的反应过来的他对着自己的身后忽然惊呼起来,同时又一阵暖流从严寒中渗透到自己跟前。

         “别管我是谁了,你再不抓住机会就要没时间了......”

         陌生的声音苍老无比,字句间没有任何语调平淡的甚至有些乏味,但就是这一句话却让凌惑如过电一般连忙抓住身前即将消失在寒冷深渊中的暖流。

         这暖流就如光芒一般在黑暗中指引着自己的方向。

         “有回应了!”

         坐在两女子之间的刘薛岳突然兴奋地叫出了声。之前一直试图用能量流冲破毒素阻碍的他现在终于感受到了来自凌惑体内能量的回应。

         “凌公子脸上的毒素也退下去了!”

         刘悦见凌惑乌青的面色逐渐恢复正常也跟着欣喜的叫了起来。

         “小兄弟,坚持住啊!你要是出事了我活着也不好跟老师交代啊。”

         见眼前的暖流越来越多逐渐有了要冲破黑暗之势凌惑也是赶忙向亮光口赶去,可就在自己即将顺着暖流钻出黑暗的时候一股极寒突然从身后抓住了自己,又一次将自己带入了黑暗的深渊而光亮也随之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