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时间神侍再现
        大厅内众人听到刘薛岳这爆炸性的发言皆是震惊不已。

         “爷爷!”

         “院长!这样不妥吧。”

         唯有凌惑站在所有人之中有些尴尬地笑着挠了挠脑袋。

         “有什么不妥?我们两个同为老师的弟子,互称一声兄弟有何不可。”

         见刚刚反应最激烈的胡云飞现在又来阻挠自己,刘薛岳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离刘薛岳最近的凌惑看到他的这个态度也是有些意外。本以为刚刚他只是跟自己开个玩笑,但现在从他这个反应来看的确是认真的啊。没想到阿尔法那个老头居然如此有地位,不仅是能力者学院院长的老师还在他心中留下了这么深刻的印象。

         这个阿尔法究竟是谁啊......想到这凌惑不禁对收养自己的老头的真实身份好奇起来。

         “院长,这些我们先暂且不谈。还是赶快给您解毒吧......诸位医生还在外面等着呢。”

         胡云飞也不是傻子,自己与其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恼刘薛岳,不如直接拿实力说话最妥当。凌惑那小子从进来到现在除了嘴上功夫了得以外也没见到有什么其他的本事,光凭这点自己就有绝对的优势。

         “哦对对,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但不过既然盘老都特地派人来了,云飞,我看还是让凌小弟来给我看看吧。”

         说着刘薛岳便快步走到凌惑身边逮着他的胳膊一个劲的在那拍起来。

         你看看,这经络,这体质......这骨头.......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啊.......

         “院长,这可使不得。您怎么能将自己的性命交到一个素未谋面的毛头小伙手中呢?况且他刚刚的态度您又不是没有看到,张扬跋扈傲慢至极,一个如此目中无人的小鬼怎么能担当重任!院长,我看还是让嘉玲来吧。”

         胡云飞见刘薛岳连治病这件事情都要托付给凌惑,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一直伫立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少女说。

         “哎,云飞。这就是你的偏见了啊。凌小弟之前所做之事我觉得本质上没什么错误,虽然做法可能不符合我们的观点,但这恰恰代表他有实力敢于展现啊。唯有艺高才有勇气质疑,对吧,小兄弟。”

         刘薛岳说着转过头去给凌惑投去了一个赞赏的眼光。

         “呵呵呵......呵呵......应该是吧......”

         凌惑被刘薛岳这分热情弄得着实有些尴尬,脸上强笑着从嘴里挤出应付的话语。

         这老头,我靠,只要跟阿尔法有关的,屎都是香的啊......我刚刚真的只是没忍住装个逼而已啊......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美好啊哈哈哈......哈哈......

         本来躲在凌惑身后的刘悦见刘薛岳居然对凌惑这么好,心中的石头也是放了下来。只要爷爷是站在凌公子这边的,那在这个房间内公子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不过这位凌公子的实力究竟如何,自己真的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难道这就是真正的深藏不露?

         刘悦想到凌惑刚刚舍身保护自己的种种表现以及现在隐藏的神秘,脸上的温度也是迅速升了上来细小的血管间充斥着少女心作祟而注入的血液。

         “那要不然就让这位凌公子和嘉玲一起来给院长治疗吧,如果公子确实有什么真才实学,那或许还能够给嘉玲搭把手。况且两个人一起动手我想效率也会更高一些吧。”

         “也好,也好!就这么办。”

         胡云飞见刘薛岳始终放不下凌惑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也只能一再妥协。但对于凌惑这个所谓的盘仙老者的徒弟他可是深表质疑。

         毕竟盘仙老者在这个世界上简直可以算是传说般的存在,关于他的故事大多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虽然刘薛岳一直都自称是盘仙老者的弟子,但也从来没在众人面前同框一起出现过。之所以现在这么多人知道他的名字更多的是因为盘仙老者对于世界所做的贡献吧。

         见刘薛岳已经回到了事先在大厅内准备好的椅子上,胡云飞也是稍稍松了口气。

         “怎样?凌公子是否也要赏个脸给我们稍稍展示一下盘仙老者的关门弟子是什么水平?”

         “当......当然。但在那之前我有件事特别想问,你们这怎么这么冷......难道你们感觉不到吗?呼......”

         杵在原地不动的凌惑不停地搓着自己的胳膊以免冻僵,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后,之前的那股凉意又一次席卷了全身。

         凌惑此话一出,房间内的刘薛岳和胡云飞都是愣住了。两人若有所思之后下意识的对望一眼,但这次刘薛岳的脸上却是多了一抹不安。

         胡云飞快步走到凌惑身边脸上带着轻蔑的笑容小声地说了句。

         “看来,今天我是没有眼福观赏凌公子的神技了......”

         原本冷到不行的凌惑一听到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心里也是一惊......怎么?难道我不该说冷嘛......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

         凌惑强迫自己保持着笑容淡定地看了一眼胡云飞伸出一只手从容回应道。

         “分院长,请吧。”

         “凌公子,您先请。”胡云飞见凌惑并没有慌乱阵脚也是皮笑肉不笑地表示道。

         跟随刘薛岳来到大厅中心的刘悦见到台下的二人这副样子也是有些懵,怎么这两人现在都给人感觉虚伪的不行呢。

         正当胡凌二人僵持不下之时,站在刘薛岳另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嘉玲突然开口了。

         “分院长......刚刚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嘉玲没有来得及说,这次给院长医病疗毒嘉玲恐怕是做不到了。”

         此言一出,立刻就让正在台下跟凌惑较劲的胡云飞吃了一惊。

         “嘉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分院长,之前嘉玲在后面为院长更衣的时候顺势检查了一下院长体内的经络。虽然嘉玲可以感应到毒素但院长体内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强劲,以嘉玲的实力实在无法承受。若真要嘉玲强行取毒的话恐怕......”

         “那,那有什么办法能够补救?之前你不是说过有把握的吗?”

         原本胡云飞心里打的飞起的小算盘被嘉玲的一句话给葬送了。

         啊咧。什么情况?治不了是吗?啊哈哈哈,那不就是天助我也嘛。正好我也治不了,谁也不丢谁的脸。一切又按照原来我想的那样打个酱油就走!

         站在胡云飞旁边的凌惑见到后者脸上汗滴直冒,心里也是有一丝庆幸。刚刚还想看我笑话来着,这不自己也闹笑话了不。

         “小姑娘,你不要太过自责,你说说还有什么方法可以弥补一下吗?”

         刘薛岳见嘉玲被胡云飞呵斥的不敢说话,伸出手来温柔地安慰道。

         “回院长,嘉玲虽然无法完成取毒的任务,但我依然可以在一旁帮忙。只是将毒素取出院长体内的任务恐怕就得交给凌公子了......”

         嘉玲小心地瞥了一眼远处的凌惑小声地对刘薛岳说。

         靠......这位姐姐,我俩没仇吧。我俩连话都没说过吧。这是我俩第一次这样四目相对欣赏对方吧。那你特么就把这屎盆子往我脸上扣,你这么做我就很尴尬了啊。本来都没我什么事了你还硬把责任推给我!你不能看我长得帅就随便欺负我吧。

         凌惑见到嘉玲那一脸为难的表情,心里别说有多憋屈了。原本自己都打算找个机会装个逼说几句结语就撤了,这倒好,自己直接从帮手变主治医生了......呵呵......

         姐!我不会医啊!真的一点都不会啊!我就是阿尔法派来装逼的啊!

         胡云飞一听嘉玲这话不甘心的情绪立马就写在了脸上,正要说什么,便被刘薛岳打断了。

         “不知凌小弟是否愿意接受这个提议?”

         接受......接受个屁啊......我说我不干,你能放过我嘛......凌惑看刘薛岳满脸期待地望着自己心里苦笑的比哭的还丑。

         “我说我不行......你同意吗?”

         虽然凌惑的脸上没有显露出多少犹豫,但斟酌再三凌惑还是小心翼翼地发问道。

         “当然不同意!是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

         凌惑刚一开口,周围的空气便瞬间凝固。只见身边一层层白色的光团不断向自己聚拢逐渐将他包裹了起来同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也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拜托,你特么一天到晚是有多闲啊,我们不是才见过面吗,你怎么又来了。”

         凌惑一看到时间静止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一脸不屑地转身便对黑影做出回击。但还不待时间神侍回应凌惑的话匣子便又一次打开。

         “我说神侍啊。你不仅名字省事,我看连工作也挺省事的吧,一天在我身边转悠两趟。你倒是一直在监视我吧,你要真的那么闲倒不如做点好事积点德赶紧把我送回去。兴许你这么做了你那张打码的脸也就长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