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毒素激活
        “盘仙老者的称呼想必各位长者也是再清楚不过了吧,他老人家不仅改革了能力世界也是对医学提出了非常多的意见,台上这位年轻人我想大家都很想对他的实力一探究竟,毕竟老者隐居如此之久会教出怎样的弟子大家肯定也是跟我一样好奇。”

         胡云飞看着台上迟迟没有动手的凌惑冷笑着继续添油加醋道。

         “是啊,这盘仙老者一直都很低调,没听过有什么弟子啊。之前在门口见这小子这么狂妄怎么看都不像是老者的人啊。”

         一个跟凌惑打过照面的老头边摸着自己的小胡须边打量着台上坐在刘薛岳身后的凌惑。

         众人一听胡云飞的话皆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纷纷议论起来。

         可恶这人果然是在这等着我!表面上是服了软实则是在给我下套,让这么多人来围观我出丑,这可怎么办。虽说我是继承了什么绝世能力,但我特么一点也不会用啊!那个神侍刚刚装了半天逼说了老多大道理就是没告诉我怎么去运用这能力,这叫我怎搞?

         骑虎难下的凌惑一面听着人群的议论,一面看着跟前等着治疗的刘薛岳心中满是焦急。

         “小兄弟不要有什么忧虑,有什么想法放手去做就好,老夫这条命都交在你手上随便折腾。”

         刘薛岳见身后的凌惑迟迟没有下一步举动,以为他是对自己的身份有所顾忌便出言安慰道。

         “呵呵,老家伙。你就这么放心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人?你就不怕我有什么坏心弄死你?!”

         凌惑一听他这话也是有些没好气的应了一句。老大爷啊,现在不是我有没有心思弄死你的问题了啊,是我连弄死都不会啊......

         “嘿嘿,你不会。你不是这种人我知道。即使我俩才刚刚认识不久,但就凭你是盘老选中的人这点来说我就有理由完全相信你!动手吧,给他们露两手,不然底下的那些人真的要炸锅了。”

         刘薛岳的话语间不仅表达出对凌惑的安慰更是流露出对他这个陌生人无比的信任。这一弄倒把凌惑说的心窝一暖。

         “老家伙,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相信我,我医!今天我医不好我也就不出这个门了!”

         感情一上来凌惑也顾不得那么多顺口就立下了军令状。

         不就是排个毒嘛,这不简单!排毒怎么排?靠拉屎嘛!刚刚那个时间神侍不就是触碰我后激活我的能量流的么,只要想象拉屎的感觉一定可以把能量注入他体内。

         凌惑闭上眼睛在脑海中模拟起之前的画面,开始一遍遍地计划起操控能量流的方案。

         这经脉内流淌的东西我不知道怎么控制,但电视剧里的那些大师每次不都是卯足了劲跟便秘一样把真气逼出体内的嘛。现在一个道理!

         “哈恩!”

         凌惑一咬牙,双手不由自主地贴在刘薛岳的背上颤抖起来。他模仿着原来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大师的模样像便秘许久的患者拉屎一般咬紧牙关。

         “哈啊,再来!”

         眼看没有效果的凌惑换了口气,又一次用劲。这一次为了更好地将劲使在胳膊上凌惑屏住呼吸,双臂的肌肉在力量的趋势下不停地抽搐着但依旧没有半点效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凌惑开始有些缺氧脸色变得赤红。就当他准备再换口气尝试时,突然自己胳膊一酸,一股由内而外的推力突然顺着自己的经脉开始朝刘薛岳的背涌去。

         好痛!

         感受到此情景凌惑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成功的兴奋,就在这股推力出现没多久一股刺痛便开始顺着经络在自己的胳膊内蔓延。

         “啊啊,好痛!”

         剧痛让凌惑忍不住叫出了声,但空气的吸入并没有缓解自己的疼痛,这感觉就像是整条江的水汇聚到一根水管内,将细小的水管撑爆撑变形。而凌惑的经脉正是这跟细小的水管......他感受着自己体内狂躁的能量不断涌入手臂的新奇感也同时承受着细线般的经脉被撑开的痛苦。

         跟前的刘薛岳也是感受到了这股能量冲劲身形一挺接下了这股冲击。

         “这......这要流到什么时候......还有完没完了......”

         随着能量的流淌趋于平稳双臂的疼痛也从撕裂般的苦不堪言降为了偶尔的阵痛。这让凌惑有了说话的力气,蠕动了下嘴唇从牙缝间小声地挤出几个字。但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双手与刘薛岳的背中一股不畅的感觉忽然出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阻塞了能量流淌的去路。紧接着一股疲惫也是随之传来。

         “能量注入一点进去探清毒素的位置就可以了,你这样跟没关门一样一次放进去那么多真不怕自己被榨干?”

         嘉玲的声音突然在凌惑的耳边响起。被疲惫侵袭的凌惑耷拉着眼皮撇了她一眼......既然这样你怎么不早说!

         “哎哟,没想到你这么看长得还挺漂亮的嘛......”

         从刚刚开始被这接连的痛觉弄得脑子已经蒙了的凌惑看着嘉玲嘴巴开始不听使唤起来。

         “没想到你头发居然是深蓝色的,不错啊,跟你这斜刘海配在一起正好衬托了五官的精致,嘿嘿......嘿嘿嘿。”

         疲惫的凌惑满脸花痴的望着面前的姑娘像是忘了自己在做什么一般嘴里不自觉地调戏道。

         “咳咳,小兄弟,咳咳。”

         刘薛岳见嘉玲的脸色有些不对也是小声地提醒着凌惑。

         这小子怎么关键时候还这么不正经,你可别这时候调戏良家妇女被别人打死啊,打死了我这病......

         哐!说时迟那时快,嘉玲一个巴掌劈头盖脸就朝凌惑脑门呼了过去。

         “说,说些什么呢!还不赶紧准备驱毒!”

         被凌惑说的面红耳赤的她这一掌下去就差把他掀翻在地。而一旁看着二人这举动的刘悦虽然心疼凌惑但也不好插手,只得继续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当一个花瓶不时地望着底下人的反应。

         “然......然后呢......我该怎么驱毒......”

         被嘉玲一巴掌打清醒的凌惑,能量也是从刘薛岳体内回流回来不少,趁着疲惫感渐渐散去凌惑赶紧岔开话题。

         “......你用注入的能量感知到了阻力那便是依附在院长经脉内的毒素,你只有用能量击碎它才能让毒块分解或者排出。”

         “就这么简单?”

         凌惑听嘉玲这话也是有些生疑,原本自己以为会有多么复杂的治疗步骤怎么就这么简单,难道说自己最难克服的居然是如何控制能量注入刘薛岳的身子?

         “听起来很容易,可做起来却很难。一般能力者的能量流是没有办法驱毒的,像分院长,他们的能量太过强劲如果定位在一个点上很容易就会变成武器穿破经脉。但普通医生又由于能量流太过软弱无法击碎毒素,只能慢慢调理。而院长的病情已经没有办法再拖延......所以......”

         嘉玲见凌惑有些不屑也是放下脾气耐心地跟他解释起来。

         “不会啊,你看这老头不是生龙活虎的跟个没事人一样,我看不医他再活个四五十年应该也不成问题。”

         凌惑拍了拍刘薛岳的背笑着对嘉玲说。

         “现在的院长可是已经比之前差太远了......要是放在以前......”

         “好了,别说了......小兄弟,我们继续吧.....咳咳......”

         正当嘉玲想要反驳凌惑什么的时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刘薛岳突然脸色苍白地打断道。

         本来还嬉皮笑脸准备调侃一下的凌惑见他面色不对立马紧张起来。

         “老头,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就是突然觉得有些快......撑不住了......”

         “爷爷!”刘悦见状也是走上前来探查情况。

         刚刚还好好的刘薛岳眨眼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神情憔悴身子无比虚弱地颤抖着。

         “公子,院长体内的毒素肯定是被您刚刚注入的大量能量给全面激活了,还请公子不要再耽误时间了速速驱毒吧!”

         嘉玲见状立即做出诊断,在场人一听皆是变得焦急起来。

         “行......我医......”

         感觉到刘薛岳呼吸逐渐变缓的凌惑收起了笑容紧张地做起了准备。

         “老头......你是我第一个患者,你可得撑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