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将错就错
        “我......抓错了......”

         “哈?!”

         “......但,不对啊,我的的确确是按照时间之神所指的时间点来抓人的啊,怎么会早了个这么些年......”

         黑影努力的回想着当时时间之神对自己所作的指示,但到头还是没有发现自己有哪里做错了。难道是神......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在这种重要的事情上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到底......是哪里......”

         “喂,我说!你既然发现抓错了就赶紧送我回去啊,老子可是还有好多东西要享受呢。你要找四年后的我就赶紧去啊,等到那个什么时间神发现你犯了这种错误,到时候可有得你受。”

         凌惑现在可没有照顾人的心情,当他一听到黑影嘀咕的时候就发现事情好像有些蹊跷,果不其然,按刚刚他的说法,他要找的那个所谓的继承者不是现在而是四年后的自己。

         嘛......虽然有些扯淡,但只要跟现在的自己没关系,管他是什么理由呢,四年也好四十年也好,只要不是让我现在不好过就行。

         现在,凌惑心里的小算盘打的不停。他可管不了以后,自己一直都是活在当下的动物。反正总之一句话——老子要回家!

         “不,不行。”

         “什么不行啊,你特么都发现找错人了还不赶快弥补错误去!赶紧跟那个神汇报一声,说你找错了要重找,求求他饶了你,不要治你死罪,然后你再一高兴放过我,让我回去过我该过的生活。Ok,好不啦?”

         “放不过了,刚刚我在你脑门顶上的那一点就是你与神之间的羁绊,在我将他注入你体内的那一刻,时间之神就知道了你的存在。你别这么瞪我,我也悔啊。早知道弄错了我也就不费这么多口舌跟你废话了。”

         黑影看凌惑如此怨念的眼神,心里也是委屈的很。本以为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居然变得如此复杂,要是自己之前多个心眼确认一下就好了。但这下,时间之神的羁绊种下了说什么都晚了......你不想上也得上。

         “那有什么办法能够消掉的嘛。大哥!我还有那么多日子没来的及享受,还有那么多妹子等着我回去呢,你就忍心这样让她们独守空房,从此失去眼睛的享受和灵魂的熏陶,失去我这个天下第一帅吗?!”

         “不管你是第一第二,你现在想要回去只有去掉时间之神的印记,而去掉印记的办法只有两个。一,他老人家亲自去掉,也就是说他放弃了你。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我刚刚才找到你,他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那第二个方法呢?”

         “第二个嘛......你死了自然就去除了。你想想哪个神会对一个死人有想法呢。对吧。”

         “我靠。你说的好随便啊,这都是些什么玩意。那按你这意思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死也回不去咯。”

         “哎,此言差矣......”

         “放你的罗圈屁!”

         听到黑影这如死刑宣判一般的话语,凌惑心中的不满终于堆积到了极点。一句粗话不加掩饰地便冲了出来。

         “凭什么你们这些人的失误要让我们来背锅?老子想要回去有什么错,不要以为谁都对你们那些所谓的功名感兴趣,老子第一个就不赞同,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可以随便决定一个人的人生,尤其还是你们不该招惹的!”

         听完,黑影不禁摇了摇头。虽说时间之神要找的人一定会有异于常人与众不同之处。但面前这个少年,自己除了看到无尽的狂妄与过度的自负外,甚至连任何优点都没看到。难道这就是缺少四年时间洗礼的同一个人之间的差距吗?

         “哎,果然少饿了几年肚子就是有力气嘴硬啊。”

         “你说我什么?!”

         “我是真的没看出你有什么长处,或许时间神他老人家看到了吧,所以才会选择你。我知道你想回家,但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记住我刚刚说的任务吧,或许完成后你还有回去的机会呢。”

         黑影说完这些便不再理会凌惑的任何抗议身子逐渐淡化准备消失在他的面前。

         “哦对了。我是时间之神的侍者,你可以叫我时间神侍。”

         “喂......你等......神侍!我看你名字取的是真省事!”

         自称时间神侍的黑影淡出凌惑的视线,而后者也从这个被白光所环绕的神秘空间中抽离出来回到了原本的世界。

         “怎么,还需要考虑吗?”

         还没等凌惑回过神阿尔法有些困惑的声音便突然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啊,啊考虑什么.....哦。”

         凌惑意识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空间回到了这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当中,立即迅速在脑内回想之前与面前这个老者的对话。但即使这样,他的思维再敏捷也无法掩饰双目中那一瞬间的空洞。而恰恰正是这一丝迷茫,让敏锐的阿尔法逮了个正着。

         “看你这副神情难道你还是不愿意吗?我再多嘴一句,凡事都是有代价的。你想让我帮你回去那你肯定得为我做点什么。”

         回去?哦对对,被那个“省事”突然请去喝茶之前我们聊到这个了......看阿尔法这反应,那个黑影说的话似乎是真的啊,自己这一来一回过了这么久,而在这边时间居然一点都没有流逝。看来那人真的不是个普通绑匪啊......就算是应该是真的有高科技的高级绑匪!

         “啊,这你别担心,不就是医病嘛,这种小事还不至于难倒我。”

         凌惑心里似是有了打算眼都不带眨地信口开河道。

         不就是去凑个人数嘛,反正医生那么多又不一定会选到自己,去了混人堆里等他们医好了不就行了,图森破,都不需要我这个俊朗帅气的天才出手。本来嘛,这就不属于我分内的事,就当是让我合理利用一下资源吧。哎哟,简直不要太聪明。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你这么爽快的答应真的是为我解决了一快心病啊!”

         “哎,老家伙,你可别想占了便宜不讨好啊,我的事,你可别就这么糊弄过去了......”

         凌惑看到阿尔法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揉了揉屁股赶紧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袖子说。

         老家伙,刚刚床上那脚我可是还惦记着呢。

         “好说好说,这些都好说。”

         “你真有办法让我回家?我可是连时间......”

         凌惑刚要说出时间神侍这个名字便立马止住了嘴。现在这个情况已经是够复杂的了,再让一个人知道自己的这些事情也纯属添乱,而且别人会信吗?即使阿尔法无条件相信自己是穿越者,但他还会一如既往的相信什么神的继承者这种连自己都觉得荒谬的话嘛。

         “哎哟,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你就放心吧,小伙子哎,方法是人创的,办法总会有的,我们不能创造的只有时间,而我们恰恰需要时间,现在时间我有了,人我也有了,该有的方法不也就只是花费时间的问题了嘛。”

         眼前这个满脸皱纹看起来年过七旬的老人努力挤出自信的笑容,看在眼里的凌惑心里也是一暖。不知为何,就是这么一个萍水相逢的普通老者在这短暂的几天里似乎不断地向自己发出一种来自心底的共鸣。这种感觉让自己非常容易的就信任于他,就像他刚刚似开玩笑一样做的承诺即使之前神侍都说过自己目前没有回去的方法,但现在自己就是愿意相信他。相信这个老者会给自己带来奇迹!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可以稍微收拾一下准备出发了。哎对!我在这个世界哪都没去过,那个什么什么院长的府邸我该怎么找啊?那个,有专车接嘛......或者路费公家给报嘛......毕竟也是给他去医病嘛,总不能路费也让俺们自己掏吧。”

         阿尔法一听也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之前不还在吹嘘自己万贯家财,怎么现在就连这点路费都开始心疼起来了。

         “专车是没有的,不过你也别担心路费的问题。我有更好的办法直接把你送到那地方去!”

         说完阿尔法拿起手中的拐杖猛的向地上一敲。然后拐杖下端就如拼图打散重组一般开始了惊人的变换。

         “变......变形金刚!”

         在凌惑肉眼可见的时间内,阿尔法手中的拐杖活脱脱的重组为了一把锋利的武士刀,这让他可是大开了眼界,一个不小心就喊出了声。

         不过老人似乎也是非常享受凌惑吃惊的这个过程,嘴角带着一抹微笑轻轻哼着小调。右手拿起武士刀在空气中慢慢一划。

         一瞬间二人眼前的空间如凝固一般,紧接着在凌惑还没反应过来之时被刀划过的空间开始出现了异样的扭曲,伴随着闷人的“嗡”声。一道两米多长的裂口突然凭空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生活在正常世界的凌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即使原来电影院里有过类似的3D效果也从未如此震撼!一时间这一切让他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这,这个,太帅.....裂缝......”

         “嗯哼?怎样,大少爷对于老夫的这个空间裂缝还满意吗?这样的阵仗够您出场了嘛。”

         见到凌惑如小孩般兴奋的表情,阿尔法也忍不住行了个送客的礼调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