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异世界的纨绔少年
        “起床!起床!赶紧的!”

         一声苍老的催促突然出现在了昏暗的房间中。

         “妈妈......太早了......我再睡......”

         房间内的单人床上躺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九死一生的穿越阔少——凌惑。

         “睡你个鬼,给老子起来!”

         苍老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语气间的火药味也是越来越浓。一时间不大的房间内似乎都被这声音所带来的威压笼罩,凌惑的耳膜被这几声怒吼震的生疼也是无可奈何地揉了揉眼睛爬了起来。

         “哎哟,是阿尔法啊,我还以为谁呢,我说你个老人家大早上不睡个回笼觉好好养养身子跑我这来闹什么闹啊,不担心折寿么......哈啊,困死我了......晚安。”

         凌惑顶着蓬乱的头发透过布满眼屎的眼睛缝窥见了床前这个身穿靛蓝色长袍拄着拐杖的老者,随即一脸不以为然地就往被窝里缩。

         “谁,谁要你来叫我的,要不是你来搅局,我都准备吊打闯涛那家伙了......晚安。”

         慢吞吞缩回被子的凌惑,自顾自地回味着刚刚做的梦。而梦中最后终结一切的和蔼老人正是面前这个不请自来的阿尔法。

         没错,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都是凌惑自己大脑中的幻想。但他心里可是清楚,这些幻想可不是妄想。因为除了最后阿尔法杀人以外,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自己的确是无缘无故穿越到这个世界来的!

         自己的确是一到这个世界就遇到了那两个人!而且还差点被那个叫闯涛的小子活生生的掐死!

         自己的确是企图勾搭那个美......啊,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先睡觉,睡觉!

         “给老子起来吧你,谁允许你躺下了!”

         被凌惑称作阿尔法的老人见他又熟练地躺了下去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起就是一脚重重地踢在床板上,直接就将凌惑连人带被子给扔到了地上。

         “我靠!老头!至于嘛!让新时期的花朵睡会觉好为以后创建新时代不行嘛?”

         从小养尊处优惯了的凌惑见这人对自己这么粗暴也是没好气的回应道。

         “花朵?时代是留给有希望的人的,可不是留给你这种连家都回不了的废物的。”

         阿尔法一听到凌惑的抱怨也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冷哼。虽然凌惑不肯承认,但阿尔法的心里可是清楚,要不是两天前自己收留了这个狂妄的小子,指不定现在他就在哪个桥墩底下盖报纸睡大街了。

         “干嘛,你看什么看!要不是那天出了点意外,我肯定可以将......将闯涛打趴下!”

         凌惑摸了摸脖子上淤青的掌印跟阿尔法虚张声势道。

         说实话,若不是那天那个女子最后出手制止了闯涛,恐怕凌惑真的是凶多吉少。

         “行了,行了,你也别跟我在这瞎扯,我收留你是看你可怜才一心软做了这错误的决定。但你要知道,你现在住的是我家,睡的是我的床。所以你得听我的!”

         阿尔法有些受不了凌惑那自视甚高的大少爷脾气,开始用起了威胁的语气。

         “哎不,我凌惑从小到大还真没有受谁摆布过,老头,你要我听你的,你有什么资格?你要是觉得你对我有恩,可以啊,等我回去了,随便给你个两三百万的报答你可行?我有的是钱,但请你别要求我,行吗?”

         坐在地上的凌惑听到有人对自己用着命令的口吻,顿时痞气就上来了,撇头就跟阿尔法对质起来。

         阿尔法看着现在神气的凌惑恐怕那天怎么都不会想到,在擂台边见到的无比虚弱的小子居然会是个这么不懂世事狂妄的富二代。

         “你那么有钱那你回到你的世界给我看看啊!”

         阿尔法一句话戳到了凌惑的痛处,在凌惑第一次见到阿尔法的时候,他就告诉后者自己是穿越过来的,本想着这个老头会嘲笑自己说出如此荒谬的话,但没想到的是阿尔法没有多问便相信了这个设定领着他就朝家走去。

         要不是看你给我吃给我住对我还不错,不然我真的要怀疑你这老头是不是看上我姿色的人口贩子了......

         “要不这样,老头。你帮我找回家的方法,找到了我回家的时候付你工钱,怎样?价钱你随便开,我有的是钱。”

         凌惑大手一挥就想要雇佣阿尔法给自己打工。虽然自己跟他并不熟悉,但他是这个世界上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就凭他这种对待陌生人如此热心的态度应该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吧,毕竟还有钱呢。

         此刻凌惑心里的小算盘打的那是滋溜一个响。自己原来在家都从来没有独自出过远门,更何况现在是来到异世界呢,这要是叫自己一个人摸索回去的方式,我的天,穿梭时空哎,还不如直接叫自己自我了断来的干脆,指不定后面那一项自己还能做得更好点......

         嘻嘻......有钱好说话,还好我有钱!

         “我拒绝!”

         正当凌惑觉得自己计划通的时候,阿尔法直接干脆的三个字立马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为,为什么......你,你不要担心我不给钱。我凌惑!等我回去你可以打听打听,说一不二决不食言!说给你就给你,你也别怕钱少,只要你能帮我回去,你就是我一辈子的恩人,你要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只要我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面对凌惑那种习以为常用钱来衡量一切的思维,年迈的阿尔法都忍不住变身为愤青吐槽起他来。

         “我不要钱!我要的是时间!大少爷!你突然来到我家,现在又突然要我为你找什么回家的方式,敢情以为全世界都是围绕着你转的是吗?”

         “啊,难道不是吗?!”

         “我卡.......奥......”

         对于凌惑这种从小生活在家庭中心的少爷,自恋的程度已经不是能用正常人逻辑来考虑的了。

         “总之!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你要想回家就去靠自己的努力,要不然你替我去做我要做的事情,我就来考虑帮你!”

         “行啊!什么事,我帮你去做!”

         出乎意料的是凌惑二话不说爽快的就答应了阿尔法的提议。

         你这老头能有什么事?有事也肯定比我这个轻松,大不了到时再雇点人帮我弄,哈哈哈,到时候还不是我坐享其成。

         “......行吧,你准备一下。把东西拿上准备去治病。”

         阿尔法头都不抬地语速极快地说出这句话,就像是早就安排好要现在说一样。

         “治病?治谁的......”

         凌惑一听到跟医学有关的字眼心里立马有些发毛。

         不对啊,这两天看这老头挺普通的啊,住这种偏僻的地方,白天也就喝喝茶闭目养养神,晚上早早就进房休息了。完全一副普通退休老头的日常啊,怎么他还有外出行医的爱好......该,该不会,这老鬼是个骗子吧......我这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说一不二,绝世无双的史上第一帅该不会是被他抓来准备贩卖器官的吧......

         凌惑的脑洞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大,光是根据阿尔法简单的一句话就联想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

         “要你去医的这个人啊来头可不小,还记得在你脖子上留下这个印记的人不?”

         阿尔法用手中的拐杖指了指凌惑脖子上那青褐色的手印淡淡地说。

         “哎呀,别提了,你不知道,那家伙简直不是人啊!嗖的一下就出现在我背后一把就把我拎起来了,那劲大的差点让我气都喘不上来!”

         “那家伙要是让我再遇到!我一定要他,要他吃不了兜着走!哎哟,可怜了我这白皙的肌肤啊,留了这么个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下去。漂亮妹子看到得多心疼我哟......”

         凌惑听阿尔法提起了闯涛,心中一下子自己涌上许多复杂的情绪,右手不停地揉搓着脖子上的印记声音也跟着不自觉的抬高了起来。

         “按你现在这样应该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你说什么?!”

         “没,没事......”

         阿尔法小声地自言自语传入凌惑的耳中,后者立马向他投去了犀利的目光。

         “总之,上次欺负你的人在这里被称之为能力者,而你这次要去医的人就是这些能力者学院的院长!”

         “我靠!不会吧,老头你居然这么烈,连院长级别的人都能接触到!”

         “切。”

         见到凌惑眼眶中那惊的发亮的瞳仁,阿尔法的虚荣心也是得到了不小的满足。连忙清了清嗓子微微抬起了下巴,享受着面前这小子崇拜的目光。

         “啊,我就说嘛我的眼光不会错,既然你这么牛,那我回家的事情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不过院长嘛......这么高的等级肯定也少不了大夫,就用不着我这种外行人去凑热闹了吧。”

         “哎,喂......你可是答应我......”

         见凌惑自顾自嘀咕有着反悔的意思,阿尔法赶紧想要插话。自己可是答应过对方的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缺席。

         “喂,我说,你也是,你个退休老干部不在家里好好过清静日子,天天想着往官场里跑什么!就算你真的略懂些医术也不要为了那些名头弄得自己晚节不保啊。装强逼可是不可取的啊。”

         “我,我没......”

         “所以啊,你安安心心去帮我找回家的方法吧,我就勉为其难地去卖他们个面子帮你请个假告诉他们,这次病.....”

         正当凌惑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在给阿尔法灌输自己的想法时,身边忽然出现了一堆光团瞬间就将他笼罩。

         “.....就不......”

         说得起劲的凌惑突然意识到了周遭这不同寻常的寂静连忙止住了自己的油腔,有些慌张地睁开眼却吃惊地发现自己早已不在房间内,而刚刚还站在身边的阿尔法也不见了踪影。然而更让凌惑惊讶的是,现在这被白光环绕的空间自己居然还有一些熟悉。

         “这次的这件事啊,你还必须得去!”

         忽然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了凌惑的面前对着他用着如下命令一般的口吻。

         “麻辣个鸡的,居然是你!!”

         面对在常人看来如此出乎预料的情形,凌惑经历了片刻的慌乱后便立刻冷静下来。待这个黑影出现在面前时,凌惑有些紧张的情绪反而是被心中的怒火所淹没,一声咆哮瞬间便从胸腔中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