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你好,我是穿越过来的
        “你好,我叫凌惑。对,就是这个简单的名字。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穿越过来的!”

         数十个年轻人围观的擂台上站着两男一女三个人,其中那个穿着短袖,额头前飘着一缕刘海的男生率先打破了三人间的沉默。

         “说句话啊!真的,我没有撒谎!我真的是穿越过来的,我都不知道这是哪?!你要相信我!”

         凌惑见对方并没有反应也是有些着急地证明起自己。

         就在半个小时以前,还在家里享受着豪华沙发带来的舒软体验的凌惑怎么都没想到只是眨眼的功夫自己居然连穿两个世界,站在了这个被陌生同龄人包围的台上......

         “真的!不信我说给你听!就是一个白色空间里面的黑影把我抓到他那去的,然后二话没说就在我脚底下开个洞把我甩这来了。信我!相信我啊!”

         努力复述着之前所发生一切的凌惑见在场的人对此没有任何回应急的汗水直冒,恨不得扒光自己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靠,这搞什么啊,我都说的这么深情并茂了你居然连头都不朝这转一下?要不要那么不给面子。

         “你,就是下一个挑战者?”

         台上的另一个男子像是忍受不了凌惑的聒噪,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嘴里淡淡地挤出这几个字。但就是这么云淡风轻地一句话却给在场的所有人都带了一阵巨大的压迫感,这个男子不多的情感间却透露出一股对整个场地绝对的掌控力。

         “啊咧,挑战者?不是啊,我是穿越......”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由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随意开玩笑!”

         男子听凌惑还在重复着如此荒谬的话,立马火冒三丈起来,周围围观的众人见他这般恼怒也是吓得不自觉缩了缩脖子,但唯有他身边的女子像是没听到一般根本不理会面前正发生的事情依旧是将脸朝向一旁若无其事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似乎是在等待着男子赶快结束这场闹剧。

         而对面的凌惑见这个男的居然跟自己这么狂妄倔脾气也立马就上来了。

         妈的,你这小子我看你跟老子差不多大,爷才好好跟你客气两句的,你在这装什么装!跟老子蹬鼻子上脸了是不?小爷我在家还从来没人敢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而且......我跟你说话了么?

         “啊,这位尊贵的小姐,不知您何许芳名?刚刚是凌某太过鲁莽没有说清楚,哈哈,还请小姐不要见怪。在下凌惑,乃是凌云集团董事长凌如天的儿子,虽说家中不算是富可敌国,但要说腰缠万贯还是轻而易举的嘛,如今凌某流落至此还希望您能出手相助,倘若到时成功回家,在下一定重金相谢。”

         突然,刚刚还焦急万分的凌惑话锋一转,立马就跟投简历一样把自己所有的信息都罗列了一遍,就差把祖宗十八代是金婵子转世给搬出来了。啊,当然,这一切说话的对象当然不会是那个怒气冲冲的男子,而是他身边那气质非凡,冷艳高贵的女人。

         哼,小子,我有跟你说话吗?刚刚我都是跟这位小姐说话的呢,你啊,该哪边玩哪边玩去,别碍着爷把妹。

         出身纨绔的凌惑从小到大身上就带着一种只有富贵人家才有的痞气,虽说自己现在身处异世的确是有些困难,但有人要对自己发火,不行!虽说自己的确是着急回家,但自己看上的女的,哎?那就是不放!

         现在这些女生啊,别看着一个二个平时高冷的不得了,其实还不是见钱眼开。稍微展示一下身份立马就跟你走。老子从来都是一出手一个准,还没失败过!

         见凌惑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男子心中的怒火也是越来越盛。

         “姐姐,您不要跟这种渣仔多说什么先到下面去歇着,让我来告诉他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男子话音刚落一股巨大的能量瞬间从体内爆出。场边的人感受到这股可怖的气息时眼里除了畏惧都或多或少的流露出一丝期待的光芒。

         “速战速决。”

         一直沉默的女子冷冷地丢下一句话便快速地走下了擂台。

         哎不,我说。这你就弄得我很尴尬了啊.......

         凌惑见女子理都没理自己就下去了,独留眼前这个即将暴走的男人,吃瘪的滋味顿时油然而生。不禁心里有些犯嘀咕......难道是刚刚没好好介绍自己?不对啊,没哪个女的不喜欢有钱的男人啊?何况又是那么帅的,不应该啊......

         一定是这个世界的女生眼光不一样!不行,看来我得赶快回去!这地方不适合我,连妹子都泡不到我这帅哥活在这还有什么意义?天理不容啊,而且胖子还说要给我介绍新妹子见见的呢。

         “那个,麻烦问一下,你知道怎么上天嘛......”

         凌惑看着缓步向自己走来的男子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声问了一句。

         嗡。

         但就是一瞬间,凌惑只要听到奇怪的一声。刚刚还朝自己走来的男子一下子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还没等凌惑回过神,突然脖子上就传来了一阵伴随着疼痛的束缚感顺势凌惑连人就被举了起来。

         “反应迟钝,毫无防备,感受不到气息,你简直就是废物中的极品。”

         不知何时出现在凌惑身后的男子一只手抓着他的脖子嘴里充满了不屑。

         凌惑被这突如其来,超出自己理解范围的状况弄得的惊慌不已。悬空的两只脚慌张的挣扎着,但这一切都是徒劳。脖子上的疼痛越来越重。窒息感也是越来越明显。

         这......这个世界一言不合就杀人啊......这地方的人都不是人啊.......

         台下的众人看着半空中痛苦不堪的凌惑没有丝毫的怜悯,依旧是一副观众的模样在场下无动于衷,时不时的传来几句冰冷的讽刺。

         “呵呵,叫这小子当着闯涛的面乱说话。”

         “就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挑衅闯涛,不被杀就不错了......”

         从这些人的话语中可以听出他们对台上男子的畏惧。这个叫闯涛的年轻人似乎在他们心中有着不可磨灭的阴影,所有人对他的举动都不敢有过多的干涉。

         “妈妈......的......这算个......什么事!”

         “啊?你说什么?”

         逐渐放弃了挣扎的凌惑用尽最后的力气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但换来的却只是脖子上力道的再一次加大。

         不明不白地掉落到这个世界,一睁眼就遇到了一个美女和一个疯子,一言不合疯子就要治自己于死地,呵呵,真的是段奇遇啊。

         凌惑体内所含的氧气越来越少,睡意越来越浓,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命不久矣,但奈何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啊......好美......这是天仙来接我了吗?

         凌惑的眼前白光突现,一个妙曼的人影逐渐向自己走来。

         也好,至少是去天堂......希望上帝给点面子为我安排几个仆从,好歹我活着的时候也是个少爷身子......

         人影越来越近,凌惑也越来越迷蒙,看来死亡......

         “闯涛!住手!”

         一声冰冷尖锐的警告突然响彻在凌惑的耳边,硬生生地是把自己从睡意中给拽了出来。

         “可是,姐姐。”

         “叫你住手!”

         还没等凌惑反应过来,脖子上的大手就一下失去了力道。恢复自由的凌惑跌坐在地上赶忙贪婪的汲取着周围的氧气。

         看来刚刚自己眼中的人影根本不是什么仙女,正是之前自己看上的那个美女。美女下凡......死亡......死你个球啊......

         “姐姐?”

         看着两人之间苟延残喘的凌惑,闯涛的脸上充满了不甘。

         “赶快走!所有人都走!全部都离开这里。”

         “可,这个家伙怎么弄?”

         “别管他,快走!趁着那人还没来,快逃!”

         之前还惜字如金的高冷美女,现在的表现可是与之前完全不同。虽然话语间还夹杂着一些冰冷,但凌惑不用抬头都知道她已经惊慌的有些花容失色了。

         女子就像是感知到什么未知的恐惧一般,不断地重复着相同的话语。

         “姐姐!”

         “快......走!”

         话音刚落,一只手以迅雷不及的速度从女子的背后刺入,穿透了她的胸膛。身后正准备离开的闯涛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敢再动弹。

         这......这是......搞什么啊,还真是说杀人就杀人啊!

         夹在二人之间的凌惑被滚烫的鲜血溅落一脸,也是惊恐万分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自己今天的遭遇简直就如做梦一般,精彩的就像是假的一样。

         贯穿女子的手从身体中抽出,将她的尸体扔到一边,一个脸上带着微笑的和蔼老人随即映入了眼帘,他一边擦着手上的鲜血一边温柔地对凌惑说。

         “小子,睡够了没有啊?还不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