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回到现在
        徐徐走来的菲利紫色长裙上火焰升腾,一股无法被忽视的怒气从她无暇的脸颊中透露出来。

         本来被凌惑震的不轻的胡云飞刚爬起来就感受到了这股新的能量威压,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原本只是想好好教训下凌惑那小子的,没想到动静弄太大把不该招来的人给惹到了。

         “分院长,你作为学院的一位领导应该清楚学院的规定吧。如果你要是在自己的地盘,我也没法管你,但你别弄错了,现在的你可是身处刘院长的府上。别把贵府的脾气带到我们这来。”

         生气的菲利脸上带着平日从未出现的诡异冷笑四处巡视。当她把目光落在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凌惑身上时脸上的表情也跟着微微僵了一下。

         “菲利小姐我也不是故意弄那么大动静,是这个小子实在太不是抬举,自己三番五次的挑衅,我才忍不住给他点教训。”

         胡云飞见她脸上有些愠色,稍微收敛了下语气。毕竟菲利是刘薛岳极为看重的女儿若是自己在这跟她起了冲突,那岂不是自讨苦吃。

         菲利到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胡云飞身上跟他警告完后,她的目光便没有从凌惑的身上移开。现在的她心中非常奇怪,这个人刚刚不才被自己甩在门口怎么现在又跑到后院来跟胡云飞起了冲突。而且自己在屋里虽然感觉到了他的能量波动,但又与之前在治疗时感觉到的不一样。这人身上的问题怎么那么多?

         菲利走到凌惑的跟前想问他句话,但站在那的凌惑却没有半点反应连头都不抬一下。

         “菲利小姐,今天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但我也希望贵府不要太过偏袒某人。”胡云飞知道凌惑和刘薛岳的关系,也明白如果真的要跟眼前这二人作对那绝对是得不偿失,冷静下来的他明白刚刚差点因为心底的那点兽性铸成大错,赶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难道分院长就这么小肚鸡肠喜欢跟一个年轻人较劲?”菲利见他身上的能量长袍逐渐退去,跟着收起了能量。

         胡云飞听到她这责难,心里也是憋火。原本今天的事情都已经计划好了没有任何难度,哪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凌惑,而这凌惑不仅背景神秘居然连能力水平也是摸不清。本打算这次稍微给他个下马威,哪曾想,他居然在绝境中爆发出了这等实力......

         “不不不,我只是想教导一下新人什么是谦虚尊重。”

         “听院长大人说凌惑跟随盘仙老者学习少有接触外界是不太懂得规矩,在此我替他向您道歉。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对新人海涵。”说着菲利对着胡云飞微微鞠了一躬。

         胡云飞见她都做到这份上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再要跟凌惑闹下去,肯定是自讨苦吃。

         “哎。菲利小姐这番心意我明白,只是我还有些话想对凌惑说。”

         菲利回头看了一眼一直默不作声的凌惑对胡云飞说:“我看凌惑现在应该是没有能力听您说了吧,不过您刚刚那些动静院长倒是有不少的话想听您说,不如您先进去跟院长大人解释解释吧。”

         胡云飞见这有菲利凌惑压着,里面有刘薛岳压着心里那股气真是憋的不行,但无奈只得咬咬牙悻悻回屋。

         见一个隐患消除了,菲利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另一个身上:“你不是已经走了,怎么又到这来了。”

         现在菲利的语气依旧冰冷但却少了些之前的距离感。或许这是为之前在门口抛下他而表示歉意吧。

         凌惑听到她的提问没有回应只是伸手指了指背后,菲利这才发现躺在地上昏了过去的嘉玲。

         “没想到你还挺懂得关心女生的。”扶起嘉玲的菲利看凌惑站的位置正好可以阻挡胡云飞的能量冲击,不禁莞尔一笑。

         “不过我不知道团......盘仙老者看上你哪点,会选择你。你做事太过莽撞不按计划行事以后会出大事的。”菲利一边检查着嘉玲的身体状况一边跟凌惑搭话。

         “或许你是有很好的天赋,但你要明白天赋绝对不是成功的道路。它只不过是给了你一个好的起点而已。如果你不努力到最后你还是会成为一个凡人。”见嘉玲并没有什么大碍,又想起自己感受到凌惑不同的气息,菲利再一次向他主动搭话。

         见身后半天没有声音菲利有些奇怪,刚刚见他就有点怪,该不会是自己话又说太重了吧。

         “我不是在否定你......”菲利解释着转过身却发现身后谁都没有,只剩下空气。

         “醒了?”一阵声音在凌惑的耳边响起,吵得他脑壳嗡嗡作响。

         “这是哪?”睁开眼还有点懵的凌惑发现四周苍白一片脱口便问,但当他眼睛聚焦到一张马赛克脸上时他恨不得扇死刚刚发问的自己。

         “我特么怎么又到你这来了?!”

         凌惑看到时间神侍的身影就觉得不爽,之前还在庆幸好几天没见到他,终于消停了。今天就给自己见了两次......今天?

         “等会,你特么是谁?!”坐在地上的凌惑猛地一下站起来,连续退了几步与黑影拉开了距离。

         “难道还要再自我介绍一遍吗?”黑影看着凌惑这模样也是觉得搞笑,双手叉腰歪着脑袋看着他。

         “不,不用......不对。我明明穿越回过去了,你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面前。”

         凌惑的思维现在有些混乱,记忆好像在胡云飞抓到自己以后就中断了......对啊,胡云飞!那自己怎么会在这。

         “怎么就不可能?”神侍也像是来了兴致继续反问道。

         “难道我刚刚在做梦?”

         “不,你没做梦。是我把你从菲利那带到这来的。”

         “菲利也来了?不对,我的记忆好像少了点什么......胡云飞抓到我以后,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一点不记得了......不对不对。是你,那个时间点的你应该是在送那时的我回阿尔法那才对,怎么可能又出现在这里......除非......”

         “答案不就这么得出来了。”黑影见凌惑恍然大悟的模样耸了耸肩。

         “你也穿越了?”

         “以你的角度来看可以这么说。不过更准确的是我们可以不受时间的束缚出现在任何时间点。”

         “哦,那胡云飞呢,之后怎么样了?我昏过去以后他有没有对嘉玲动手?菲利又是怎么回事?”凌惑脑子中现在充满了疑问,他急切地想要补上失去的那一部分记忆。

         “胡云飞没有动手,菲利最后来结束了你俩的争斗。在你体内的能量爆发以后。”

         凌惑听到神侍后半句话的重音满脸好奇,自己不是昏过去了嘛咋还爆发了呢。

         神侍明白他的意思,左手一挥周围的白色空间就像是生成了一块屏幕般开始播放之前他与胡云飞争执的那一段画面。

         凌惑目不转睛地看着画面中各种超神的自己,嘴巴不自觉地张到了最大。他迫不及待地抬起自己的右胳膊查看,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这么强,之前消失的蓝白火焰居然会在自己昏迷后再次出现救了自己。当真自己体内的东西有这么强?!不敢相信啊,我靠。

         看着兴奋不已的凌惑,神侍却是忽然严肃了起来。

         “就像那个女孩说的,天赋只不过是一切的起点,唯有努力你才能到达终点。”

         神侍指了指画面中的菲利,语气凝重地提醒着凌惑。他担心这个本来就不是很靠谱的年轻人看完后会真的永远只靠天赋来做事。

         “那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完这些都觉得我体内的能量是不是太强了点哈。”

         “因为你底子太差,为了给你保命我当时为你注入的本来就是神提炼过的能量。其实这些只不过是你体内能量所能做到的冰山一角而已。”神侍指了指凌惑的身体给他讲解道。

         “既然如此那为何我之前连个黑玄球都追不到?”

         “我说了,能量只是注入了你的体内,它认不认可你是你自己才能决定的事情。之前的你只不过是强行吸收了那位院长的能量让两者在体内共存,或许这点让你体内本身的能量都有点瞧不起你吧。”时间神侍耐心地回答着凌惑的每一个问题,在后者的眼中俨然就是一副老师的模样。

         “那......”

         “好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我想,它想让你看到的那些过往也已经完成了。你该回到本来的时间点当中了。”神侍打断了凌惑的话,在空间的一边开了一个出口,领着凌惑了走了过去。

         凌惑见神侍不想让自己在这耽误时间也无奈地笑着跟在他后面,虽说这次的发挥自己一点都没看到,但事后看看视频还是蛮爽的嘛。想到这凌惑心里窃喜的同时也多了一份担忧,他赶忙掀开右手上的袖子想要再确认一下。

         果然,在这次短暂的时间旅行后,原本只是有了裂口的毒素黑团分裂成了几块。似乎这次大量使用其中的能量对黑团形态的束缚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这玩意不会毒死自己吧......

         凌惑一边想着一边跨出了神侍的空间回到了检测室外的后房。

         就在神侍正打算关闭空间的门时像是想起来什么般转过身对凌惑嘱咐道:“时间是很脆弱的存在,它会因为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而发生很重大的改变,但同时时间又是非常顽强的存在,在你想要去改变它的时候,它又会极力的阻止你对它进行改变。记住这一点。”

         没管凌惑弄没弄懂随即关上了门,消失在了凌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