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再一次穿越
        凌惑一个人在时空裂缝中徘徊着,这一次的裂缝与往常跨过去便是另一处的不同。它像一个通道般让凌惑感到无比的漫长。

         见到阿尔法,刘薛岳时我该说什么呢?他们又会用什么眼光看我呢?凌惑扶着通道内的墙壁一点一点朝着远处的光亮进发。

         “为什么谁都要与我作对,连自己都不放过自己。呵呵,我恐怕是这个世界上脑子最特么有问题的人了吧。”

         凌惑不知道这个时空裂缝会通向哪里,但看到白色的光亮离自己越来越近,他还是没有犹豫拖着疲惫的身子加速朝它走去。

         “该来的迟早会来的。”说着凌惑跨出了裂缝。

         本以为出来会是晚上的凌惑,刚来到外界就被阳光闪瞎了眼睛,在幽暗的地方待久了这种光线更是让自己受不了。

         “这是什么情况?”逐渐适应了光线的凌惑眯着眼睛努力地观察起四周的环境。

         不用说,这次自己又是来到了哪个人的地盘,建在山上的楼梯,一层套一层的墙,这跟薛岳学院的布局如出一辙。

         凌惑看着这静谧的环境与心中紧张的状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本以为自己从时空裂缝中出来的时候面对的会是阿尔法和刘薛岳阴沉的脸。现在这种环境反倒是让自己有一丝莫名的庆幸。

         “在这应该还没人知道菲利死了吧......”现实虽然残酷,但神经放松下来的凌惑疲劳感四起,长时间的高度紧张让他早就忘了自己体内的能量已被榨干这个事情。

         “哎,要是能一直这么安静就好了。”

         凌惑坐在路边的树下揉着胳膊,缓解着能量枯竭而引起的经脉阵痛。他努力的不去想之前发生的事情,享受着在静好的阳光下微风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颊。明明这些原来自己从不会正视一眼的东西,这一刻却变得弥足珍贵。凌惑多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结束,自己能永远这么坐着。

         当然,世界永远不会按照你的想法前进。

         就在凌惑享受着微风快要沉沉睡去之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在石阶上响起:“凌惑?”

         听到有人喊了自己的名字,凌惑立马警觉地惊醒四处查看,刚刚缓解的酸痛也随着动作在全身蔓延。

         只见自己靠着的树旁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女子正弯着腰好奇地望着自己,这个女人自己认识,今天的她头上扎着一根浅绿色的发带显得秀发格外的长。那张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端详过的脸上印着两抹水密色的红晕。

         “嘉,嘉玲姐......”凌惑见来的不是什么外人心中也稍稍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再一次放松,身子又靠回到了树上。

         “你就这么喜欢喊我姐姐啊。”嘉玲一听她这么称呼自己脸上的红晕更明显了,她整理了下衣服坐在了凌惑的身旁。

         “你怎么在这?”两个人见气氛有些尴尬异口同声地问着对方。

         “这是能力者学院的分院啊,我不在这我还能在哪?我才要问你呢你怎么会跑到这来。”

         分院?那也就是胡云飞的地盘了,果然自己就是跟这些人有仇啊,怎么都脱不了跟他们的干系。

         “哦对了,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昨天......”

         昨天?昨天自己对她做什么了吗?没有啊,自己昨天连见都没见到。

         看着凌惑有些疑惑的表情,嘉玲害羞地垂下了头。

         “昨天谢谢你保护我,替我跟分院长说话......”对着一个男子说出这种话嘉玲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本来都没打算说完的她,看到他清澈的眼神却又有了莫名的勇气脱口而出。

         “昨天?”凌惑原本还有些疑惑,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便明白了。又是穿越吗?怪不得时间不一样......

         “怎么了吗?”看到凌惑忽然轻笑了一声,嘉玲以为是自己哪里说错了话,赶忙直起身子确认到。

         “没怎么,只是看到嘉玲姐这样我就特别想笑,觉得特别可爱。”凌惑突如其来的挑逗让嘉玲脸上的红晕更甚了,本来就已经不知道该坐该站的她一听凌惑这话娇羞地立马站了起来。

         “你,你瞎说什么呢,明明年纪比我小,还想欺负姐姐,我看你这种弟弟就没安过好心。”

         凌惑看着她这惊慌失措的模样脸上也是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刚刚的话并不是为了勾搭而用的套路,是看着他发自肺腑的感言。这一刻的她看起来真的很可爱。每一个表情就像是对自己的救赎。

         宁静的世界真好......

         “.不跟你闹了.....对了,以后你也少跟菲利小姐闹别扭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俩之前有啥梁子,但人家毕竟是个女孩子,你不能太欺负人家。”

         本以为凌惑听到这话会立马反驳的嘉玲,却看到他的表情在听完那个名字后就僵住了。

         以为自己又说错话的她,连忙又坐了下来,摇了摇凌惑的袖子:“怎么了嘛,是不是我多管闲事了?我也只是好心想要替菲利小姐说一句而已,毕竟昨天她告诉我你救我的事情时脸上的表情是那么骄傲......我就想是不是你对她有什么误会......”

         生怕自己说错话的嘉玲急忙向凌惑解释道,原本和谐的气氛被自己这么一句话就给搅黄了。

         “够,够了......都是我的错,我就不该相信什么逃避。不管我逃到哪里总是会有人要让我想起......”本来凌惑已经开始有点忘掉的事却被嘉玲再一次提起,她的话如尖刀般拨开了自己的伪装掏出了那些自己不想面对的记忆。

         “不愿逃避就想着努力改变啊!”

         实在不知道说什么的嘉玲看着凌惑这惘然若失的模样忽然狠狠地朝他的背拍了一巴掌。

         “我怎么不想改变......明明已经那么努力了,却没有半点结果......我还能怎样?”

         这疼痛的一掌震醒了还在迷茫的凌惑,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起菲利死前的场景,泪水不禁在眼眶中打转,徐徐滑下。

         嘉玲见他居然落下了男儿泪,更是慌的不行,以为是自己刚刚那一巴掌拍太重了疼到哭......可不应该啊,自己明明连能量都没用。

         “失败一次算什么,难道一次的失败就注定不会成功吗?口口声声说的努力,我看更倒像是你想要逃避而用的借口!”

         实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嘉玲,硬着头皮摆出了一副姐姐教训弟弟的模样,水晶般透亮的深褐色双眸瞪着他怒嗔道。

         不过她内心的心情却是,完了完了,一不小心教训起他来了.......这下肯定生我气了......

         凌惑听完嘉玲的话盯着她俊俏的脸楞了半晌,这可把嘉玲给愁坏了,看着他注视着自己的视线,不知道是该闪躲还是该面对。

         忽然凌惑拉住嘉玲的手猛地一下将她抱入怀里。

         “谢谢你,嘉玲姐。”

         他这一举动让嘉玲的少女心彻底泛滥,原本就满是红晕的脸这下红的连耳根子都不剩了。但还没等她做出反应,一声巨响忽然在远处的房屋内响起,打断了这份安逸。

         “怎么了?”

         凌惑听到声音赶忙松开了嘉玲,随着声音的传来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随之袭来。

         “肯定又是分院长进到那个房间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分院长总是一个人到里面去一待就是一整天。”嘉玲缓了缓脸上的羞涩站起身来看着远处,似乎对这情况已经见怪不怪。

         可身后的凌惑就没那么淡定了,能量波动袭来,凌惑像是从中听到了什么声音,赶忙集中精力搜寻。

         凌惑发现这股能量波动就像是一首安魂曲般安抚着之前由于透支而抽搐不停的经脉。

         明明只是波动就能让自己感受到极为强烈的安心之感,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体内的经脉逐渐恢复正常新的能量也开始在体内产生凌惑更是惊讶不已。当体内能量回到正常水平后,波动中的声音自己听的更清晰了。

         “是心跳。”感受到异样的凌惑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能量波动中夹杂的是心跳声,而且这股心跳还与自己的发生了共鸣,就像是两个心脏靠近后一起跳动般协调。

         那里到底有什么?

         “好啦,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跟分院长说一声,我送你回去吧。”

         嘉玲听声音逐渐消散转回身笑着说,可此时凌惑却消失了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