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蓝白之火
        菲利看到两个人影从远处走来紧绷的脸也微微从容。

         “终于找到了吗。”菲利见嘉玲亲密地搀扶着凌惑像是故意破坏二人气氛般冷冷地插了一句。

         听到菲利的问题最先有反应的是凌惑,他快步走到菲利面前左看右看瞪大了眼睛:“真的没事!?”

         “怎嘛,看到比姐姐漂亮的妹子就打算抛下姐姐了?”嘉玲见凌惑对菲利的安危如此关心似是争风吃醋般打趣道。

         “我,我只是确认一下。”话音传到凌惑的耳中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为了赶紧确认菲利的情况居然一把撇了下了搀扶自己这么久的嘉玲姐。一丝尴尬顿时从内心涌了上来。

         “哎没事,毕竟男人嘛都是这样喜新厌旧,很正常~”嘉玲像是变成了小孩子般对凌惑不依不饶地抱怨道。

         “嘉玲姐......”

         “走吧,院长来之前你先到后房去休息。”菲利看着二人如秀恩爱般一唱一和丝毫不为所动,纤指微伸示意凌惑赶紧从虚无空间中出去。

         凌惑先是看了嘉玲一眼像是在征得她同意后才率先迈出了虚无空间的大门,嘉玲二人紧随其后。

         看着四周终于不再是被雾气环绕的景色凌惑的心里也是感慨。虽然自己只是离开短短的半个小时,但却总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啊,出来了。”杨慕青终于见到了嘉玲嘴中一直提及的凌惑本尊,赶忙迎了上去。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杨慕青。恭喜你打破了记录。”

         “啊,你也好。”凌惑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的有些措手不及,还没反应过来手便被这个男子握住。

         干净利落。这是杨慕青给凌惑留下的第一印象。

         “行了,我们要带他去隔壁休息,你退到一边去。”二人的氛围正融洽嘉玲便从凌惑身后走上前,拽开了他被杨慕青握着的手不高兴地看了后者一眼拉着就要走。

         “嘉玲小姐,你还记得分院长派我们来的任务吧。”杨慕青见她对自己如此刻薄,意味深长地对着嘉玲的背影说道。

         “不用你提醒。管好你自己就行,我会做好分内的事。”

         听完他的话嘉玲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如菲利附体一般,微微撇过头冷冰冰地应了句。

         “希望如此吧。”杨慕青悻悻地收回手,甩甩衣袖背到了身后。

         夹在二人之间的凌惑见刚刚对自己还客客气气的男子忽然变了脸色也是有些懵。

         什么意思?我特么又得罪人了?这特么也怪我,长得帅怪我?人家嘉玲要跟我好也要怪我?

         嘉玲头也不抬抓着凌惑的胳膊:“走吧。”

         “嘉玲姐,没事,我自己能走,不用这样。”

         凌惑见她抓着自己胳膊抓那么紧想稍稍挣脱一下,却反被她加强了力道拉出了房间。

         我靠,这边又是怎么了?这也怪我?人家男生找我搭话是我的错吗?女孩子要不要这么强占有欲......

         “看什么看!不就是个黑玄球测试吗,有你这么崇拜的吗?!”见良宽看着凌惑的背影望的出神良倚不耐烦地朝他后背来了一掌。

         掌风伴随着沉闷的撞击声以及一阵充满阴柔之气的哀嚎,稍微缓解了房间内有些严肃的氛围。

         “我就看一眼他怎么样,你下那么重手干嘛。”良宽被拍的咳嗽不断,扶着眼镜抱怨妹妹下手太狠。

         “我不管,你看菲利学姐眼珠子掉出来我都不管,但就是不允许你用那种崇拜的眼神看他!”良倚不依不饶地抓起良宽的领口大声吼道。

         “你,你小声点!”良宽见她一副凶神恶煞的太妹模样,生怕这话被菲利听到赶忙要去捂她的嘴。

         “你别碰我。我怎么就不能说了,不就是个关系户吗?你怎么就怂成这样。不就是个入门考试的成绩吗,值得你这么羡慕?!”

         良倚如撒泼般的宣泄也是引起了菲利的注意,本来都走到门口的她听到房内的动静又缓步退了回来:“良倚,放开你哥哥。”

         “可是......”菲利冷冷的语气如一针镇定剂,让一直在火气上的良倚瞬间认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良倚慢慢地松开了良宽的领子,有些羞涩的将手缩到了怀里。她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看到刘悦不知所措到涨红的脸以及杨慕青轻蔑地眼神才知道刚刚自己真的太冒失了。

         “本,本来,就是关系户......我又没说错......菲利学姐和闯涛副主席的实力有目共睹,我,我不信那个半路来的小子就这么有本事,能把学姐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本领给超了......”

         “但他的表现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啊。”对于良倚执拗的脾性菲利语气间也带有些许无奈。

         “我......就是不信......”看菲利都这么说了良倚也不敢再争下去只得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来表达自己内心中的不满。

         “小悦,等院长大人来了请他直接到后房来。”

         “好。”

         菲利也不想再为这种小事计较撇过头对刘悦吩咐道,见她干脆利落地点了点头便快步走出了房间。

         “你好好在这休息会,过会让院长接你回去。”嘉玲把凌惑朝椅子上一扔掉头就要出门。

         之前还跟自己谈笑风生的嘉玲自跟杨慕青见了面以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连看都不愿看自己一眼,凌惑心里不明白:“嘉玲姐,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姐姐也有些累了。你好好缓一缓,我就不打扰你了。”说完嘉玲便待上了门。

         本来凌惑还打算再询问一下关于自己帮她出头的那件事无奈现在只剩瘫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发愣。

         忽然胳膊上一阵炽热的刺痛传来,凌惑赶忙掀起袖子,他惊讶地发现之前在胳膊上黑成一团的毒素不知什么时候变了模样一股股白色的能量不断朝其内注入。

         “这什么鬼?”

         看着自己的能量全都不受控制地主动涌入毒素当中凌惑有些慌乱。因为之前神侍才警告过自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存在于体内永远不会有好处。像现在这样自己的能量大规模的进入毒斑内部势必会置换出更多刘薛岳残存其中的能量,这样一来之前自己为了释放这股能量所做的努力便成了徒劳。

         “不用这样对我吧,老子可是刚刚才从奔波中安定下来啊......”果不其然,随着自己能量的涌入,一股股蓝色的能量流逐渐从黑斑中释放出来再一次流淌进自己的经脉内。而这一次由于自己的经脉已经得到了强化以至于可以容纳的能量更多,当然,这对于现在凌惑的处境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更让凌惑在意的是,这一次毒素内大量的能量被置换出导致了黑斑原本的形态遭到了破坏,完整的黑图案中出现了几条细小的裂痕,似乎有要分裂成几块的趋势。

         面对这一波刚平一波又起的形势,凌惑只得强行控制能量的流向将所拥有置换出的蓝色能量逼到手上希望能够一并清除掉避免再一次流淌到身体的其他部位。

         “哎,多精纯的能量就要这么浪费掉了,真是白瞎我了。谁叫你生不逢时,遇上了还不能吸收你的我呢。只得将你释放给自然了。”凌惑看着手心中逐渐聚集起的蓝色气旋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本打算就这样释放掉能量的凌惑万万没想到原本以为吸收不了精纯能量的自己,在蓝色气旋逐渐凝聚成能量小球之时,体内本属于自己的白色能量忽然发起了攻势,如猛兽一般企图将其分食。

         见到这一幕凌惑也是来了兴致,现在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切完全都是能量的自我反应根本不受身体的控制,自己只能像是个局外人一般眼睁睁地看着五指中流出的白色火焰将蓝色小球包裹并不断地蚕食它。

         “这特么可以啊,没想到我体内的能量都那么有前途,也不舍得丢了这么精纯的资源。”

         虽说自己的能量纯度肯定比不过这来自刘薛岳体内的蓝色精纯能量,但好在自己量多啊,质量不够数量来凑,没过多久至精至纯的蓝色小球就这样被凌惑那粗糙的都能搓出杂质的白色能量给吞噬殆尽。

         凌惑看到这等变化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发现虽然蓝色小球不再了,但它们似乎依旧不愿放弃抵抗变成了无数个微小的颗粒分部在自己的手掌上,以至于自己手上的能量火焰都变成了蓝心白边。

         “可以,很是可以。没想到我这体内的能量这么有上进心。居然主动炼化了刘老头的能量,很好很好啊,就不知道这黑斑里的能量够不够我转化的,如果可以的话,真的想让这种能量流满全身啊,啊,这样想起来,之前被神侍忽悠地释放掉的那些好可惜啊。”

         看着手上的蓝白火焰凌惑的心态与之前也发生了变化,本以为自己会像之前一样对此束手无策,可谁想到这一趟下来自己的身体会变的如此强势。

         “我果然是个天才啊......我就说被我发现的东西怎么可能没有用。”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算是给自己在虚无空间内发生过众多事情后的一点点小礼物,凌惑对着右手来回观察了几趟见并没有什么不适,便有些嘚瑟地打了个响指。

         随着手指的颤动指尖的火花就如风中的落叶般飘了出去,可这蓝白色的火苗刚离开凌惑的手就变成了一滴油状物落到了地上瞬间消散。好奇的凌惑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便已经找不到了踪迹,可正当他对此有些好奇准备再试一次之时,凌惑忽然发现刚刚油状物在空中经过的轨迹附近的空气却全都像是被点着一般燃烧起来,一条清晰笔直的蓝白火线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what?”凌惑见到这违反常识的奇怪一幕下意识地就将带着能量火焰的右手靠了过去试图抓住这条悬浮在空中的竖线。

         可当中指刚刚触碰到它时,凌惑却发现这条蓝白色的线似乎并不是空气被点着那么简单,因为手指顺着白线划过的地方都开始了剧烈的燃烧,只见白线分成了两条逐渐变成了一个悬空的圆,而这个蓝白色的圆圈就像是虚无空间的入口般通向了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凌惑继续滑动右手,圆圈也逐渐变成了一个可以过人的椭圆入口。一个时空裂缝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