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穿越?
        “兄弟,别逃避了,这就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胖子见凌惑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切,将尸体举起来给凌惑仔细展示。

         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凌惑看着菲利毫无血色的脸庞,更加慌乱。虽然她双目紧闭,但不知为何在自己的眼中她却像是在怒视着自己,平时清澈深邃的双眸在自己的印象中逐渐变成了两个空洞的窟窿。

         “不,不要,不要再给我看了!胖子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凌惑受不了好友的这般举动双臂挡住自己的视线斥责道。

         “不然我还能怎样?像你一样啥都不做任人宰割?我的小少爷你可别傻了,你要知道你在家里受人尊敬那是因为你爸爸的名气和你家的钱啊,在这里你有什么?可别傻了我的凌惑哎,你现在就是个废物,啥都不敢做的废物。真还指望别人敬仰你?别搞笑了。”

         胖子像是丢垃圾一般随手就将菲利的尸体扔到了一旁,擦了擦手上的血迹一脸阴森地看着凌惑对他说出了极为难听的话。

         听完这些凌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好友。要知道,胖子的母亲只不过是家里的一个保姆,自己跟他玩的好也只是因为他妈妈常年出入家中才会有交集。要是在原来的世界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胖子,你这说的......”

         “怎么?有问题吗?废物就是废物,像你这种废物回到家也是当蛀虫的命!你只是生的好而已,真把自己当天子了?不要笑死人。比你有用的人多得是,你除了吃你爸的用你爸的还会什么?整天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只不过是被金屑包裹的垃圾而已。”

         面对胖子一再的挑衅凌惑即使再不想起冲突也是到了忍让的极限:“我废物也好,蛀虫也好。轮得到你来教我?杀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教训我,胖子,要不是我看在朋友的面子上早特么揍你了!”

         见凌惑握起的双拳青筋暴起,胖子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反倒是更觉得有趣,赶忙弯腰捡起菲利的尸体嘲讽道:“来。朝这打。让我看看你那所谓的能力能不能像我一样将她一拳贯穿。”

         胖子指着菲利被贯穿的伤口挑衅着凌惑,前者像是在把弄有趣的玩具一般穿过伤口眯着小眼睛盯着后者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反应。

         “你给我放下来。阿姨是这么教你对待死者的吗?”

         “哈哈,死者?那是对陨落的强者的称呼,这个,只不过是具没有了生命力的肉块而已。而且还是那种勉强算是品相还不错的肉块。”

         胖子极为满意凌惑的反应将手穿过菲利的身体对他竖了个中指。

         见胖子越来越出格的举动凌惑实在是无心再跟他交谈,自己的好友怎么会成了这种垃圾货色。

         “垃圾。”

         凌惑的能量逐渐在手上聚集,双目中的怒火变得愈发旺盛。一股从未出现过的杀气从他体内散发出来。

         “你在说我吗?哈哈你别说,我倒挺喜欢你现在这模样的,至少有点人样。你是喜欢这个女的吗?哦~是的呐,你那点心思全都写脸上了呢,抱歉哦,好朋友。我不小心把你喜欢的女人给杀了。”

         “滚!”凌惑终于忍无可忍身体前倾一个爆步便朝胖子冲了过去。白色的能量光团包裹着他的右手让周围的浓雾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触碰到一般,裂成了两半。

         “嚯嚯,好友你很有气势哦。我还要告诉你哦,她死时候的声音可是异常的好听哦。”

         “卧槽你特么给我闭嘴!”

         凌惑手上的能量光团像炽热的钢水一般随着他拳头的舞动四溅而开,快速移动使周围的空气遭到挤压风声在他耳畔呼呼作响。但就是如此迅猛有力的一招却扑了空。

         胖子像是瞬移一般连同菲利的尸体一起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怒火中烧的凌惑见状迅速站住了刚迈出去的左腿,沉下气感应着身边的能量波动。

         忽然一阵感觉出现在背后,凌惑来不及多想反手就是一拳。但还没击中东西就被人半空抓住。

         “哎呀,小老弟。你这不聚气的拳头是打算锤空气呐。”

         嘉玲细腻的玉手逮着凌惑略微有些纤细的胳膊满怀欣喜地问道。在虚无空间内转悠了那么久自己终于找到了目标也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相对于她的轻松凌惑脸上却是极度的惶恐,他生怕胖子会把嘉玲当做第二个目标。

         “嘉玲姐,快走。你快走。”

         “干嘛啊,嘴叫的那么甜咋还慌起来了呢。”嘉玲见凌惑挥着另一只手激动不已,赶忙松开了他。

         “菲,菲利她......”

         “嚯,叫我叫那么好听就是为了菲利小姐啊,别喘了,人家在门口等你呢,你要是在这乱挥拳头再不走可就不是我来逮你了啊。”

         嘉玲看凌惑见到自己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询问菲利,这倒是让她有些失落。虽然语气中充满了打趣的味道但眼神中却流露出了一丝担忧,温柔地摸了摸凌惑的头。

         “她,她还活着?”凌惑吃惊地望着嘉玲,毕竟之前不久自己才看到了她......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人家不好好活着难道还能死了不成。”

         “可我刚刚还看到......”凌惑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却发现原本地上那一大滩血迹凭空消失了。

         幻觉?冷静下来的凌惑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词。时间神侍走之前说过在虚无空间内待太久了会产生幻觉,真的这么巧说完自己就遇到了?

         “好啦,你啊,今天可是闪耀全场啊,不仅破了整个学院的测试记录,还狠狠打了闯涛的脸呢。我说你那每次找到球的时机就跟算好了一样,他刚嚣张完一句你就来打他脸一下。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能从里面看到外面发生的事呢。”

         凌惑没有理会嘉玲的赞许,此刻自己的大脑正在飞速的旋转分析刚刚发生的事情。

         胖子提到了阿尔法,可我从来没跟他说过阿尔法的名字他是怎么知道的?他又是怎么知道回去的方法的呢?而且胖子根本就不是那种下得了杀手的人啊。难道真的是幻觉?是自己疯了?

         凌惑摇摇头叹了口气,高度紧张的神经忽然放松下来后感觉到的只有无止境的疲惫:“嘉玲姐,为什么你要这么关心我啊。我又没帮过你。”

         凌惑试着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话题上。

         扶着凌惑慢慢朝门口走的嘉玲一听他这话便忍不住露出了温柔地笑容:“傻小子,我知道你是热心肠的人。但在姐姐面前就不要这么傻愣愣了吧。”

         看到菲利脸上有些羞涩的笑容凌惑更是不解,好奇地正打算追问却被嘉玲的话打断了。

         “说起来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

         “谢我什么?”凌惑越听脸上的疑惑越重。

         “谢谢你那天替我说话啊,在分院长面前。”不知怎地当着凌惑的面说出自己思量了许久的感谢让嘉玲脸上的羞涩愈发地不受控制,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明显。

         “桥,桥豆麻袋。我?帮你?给分院长求情?我不是替刘悦说的话吗?”凌惑见嘉玲说了件自己完全没有印象的事更是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你这小子怎么那么坏,尽是想看姐姐笑话。”嘉玲以为凌惑是在逗自己忍不住小拳就砸在了他的胳膊上。

         “那天,院长的治疗结束后本来你都已经被菲利小姐送走又不知从哪冒出来,帮我在分院长面前出了头。哎?当时好像你穿的就是这件衣服!”嘉玲有些欣喜地指了指凌惑。

         “纳尼?”凌惑听完嘉玲的话更是没了头绪,自己那天明明就是被菲利在门口丢下后遇到了时间神侍,什么时候又回去招惹那个分院长了?!

         难道是别的我?!凌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确定这身是阿尔法为今天特地做的。自己也是第一次才穿。

         穿越?我能穿越?

         “所以你才会叫我小老弟?”

         “不是你这么要我喊你的吗?”这回换成了嘉玲一脸不解地望着凌惑。

         靠,绝对是穿越!要不然就是有人假扮成我,神侍?不会吧......他没那么无聊还去管别人的闲事,难道他也对那个分院长不满?要是这样那可真是特么够损的啊,又要我背锅。

         凌惑脸上的表情随着思绪不断地变化,这番颜艺把嘉玲看的不亦乐乎。

         二人就这样搀扶着朝虚无空间的出口走去,殊不知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身后的浓雾当中。

         “哎,看来这个小子还是狠不下心啊。给敌人留一口气可就是让自己窒息啊。”

         马赛克的人影挥了挥胳膊,本来满是鲜血的手变回了平时黑影的模样,随即缓缓走进了白色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