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噩梦成真
        凌惑回到后房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门口传来了刘薛岳满是哭腔的声音。

         “我的凌小弟哎,你好惨啊,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呢,你不行了我怎么跟老师交代啊。凌小弟啊。”

         刘薛岳啪的一声推开房门,哭丧的脸上褶子都折出了花。看到凌惑瘫坐在椅子上哇的一下就扑了上去。

         “搞什么,搞什么!特么弄的跟我死了一样。”

         凌惑见他一惊一乍弄那么大动静一脸看神经病的眼神望着他,特么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参加个测试就被黑玄球给弄死了。

         “我的凌小弟哎,你可不能瞎说啊,你要是在老夫这出了事,那老师他还不得弄死老夫。我的凌小弟,凌小哥,大佬哎。你可知道我听说你从虚无空间里出来体力透支,半条命都吓没了啊。”

         刘薛岳说着脸就往凌惑怀里靠,跟随他来站在门口的同行人员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懵逼。不就是累到了吗,多打点事啊......

         “一开始看院长火急火燎的样子我还以为是这个凌惑不行了呢。”

         “你可别瞎说,他就是参加个内测,这都能出事那他得多废。”

         两个学生模样的干事在门口带着看热闹的心情窃窃私语,一旁的闯涛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没有说话。

         “看到刘薛岳有多重视这个小子了吗?”一个身形臃肿满头白发的老者,忽然在闯涛的背后幽幽地说道。

         “是的,洪老。”闯涛没有回头,但声音中却透露出无比的尊敬。

         “我知道你很仰慕菲利。但你要记住你的目标不是追随她而是要超越她。成为学院以后的主人。”被闯涛尊称为洪老的老者摸了摸左手上的玉戒,目光紧紧锁在屋内的二人身上。

         “是......”

         “现在,这个凌惑,虽然还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实力。但他绝对是你道路上一个不能忽视的阻碍。闯涛,你可要记得你父亲把你送到我这来时所说的话啊。”老者若有深意地拍了拍闯涛的肩膀,听到这话闯涛却是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房内凌惑见自己就跟动物园里展览的动物般被人盯得浑身不自在,赶忙跟刘薛岳提议:“我累了,我想先回去。”

         趴在他怀里还没哭完的刘薛岳一听这话立马答应:“好,好。我马上帮凌小弟安排,手续什么的都交给别人弄。小兄弟只要好好休息就行,身体要紧。等你好了想啥时来就啥时来!”

         说完刘薛岳一下蹦了起来把门口的几个长的像干事一样的年轻人招呼到身边安排起他们的工作。

         “去吧。抓紧时间备好鹰兽,要配最舒适的房间,路上好好让凌小弟休息。”刘薛岳说完对他们点点头示意可以去办了。

         “等下!”几个干事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凌惑却突然走了过来。

         “这鹰兽是干什么的?”

         “鹰兽是我们空中的交通工具。早上小兄弟来的时候学院没有空余的鹰兽不得已给你安排了马车,这次为了表示歉意,一定给小兄弟安排最舒适的环境,让你安安全全的到家。”

         哦,原来这鹰兽就是这个世界的飞机啊。听完刘薛岳的解释凌惑脑子里灵光一现,眼睛打了个转:“我不要鹰兽,给我安排马车。”

         刘薛岳一听凌惑这个要求赶忙劝道:“凌小弟,老师家离这地方路途遥远,真要是坐马车去至少得四个小时啊。如果凌小弟真的要是有什么担心的话,那我送你回去。”

         刘薛岳以为他是对空中的途径有所顾虑立马转过身对几个干事下达起命令。

         “把我接下来的工作全都交由副院长执行,让菲利协助。”

         “院长,这马上长老还要开会,您这样会让几位副院长很为难的啊。”其中的一位干事提醒道。

         “对啊,刘老头你身为一院院长不能随便玩忽职守啊,不如我看这样,你给我辆马车,让菲利送我回去怎样?她不是认得路吗,况且她实力那么强出不了什么岔子,你我都安心。”门外的闯涛一听凌惑这话有些站不住了,这人就是在存心搞事情。

         “既然你这样说,也行吧。我知道你想跟我家菲利套近乎,但我不是看菲利对你态度不好吗,怕又把你惹生气了。”刘薛岳搂住凌惑的肩膀把嘴凑到他耳边小声地嘀咕。

         这老头真特么是大陆强者!怎么到现在说的话没一句是觉得靠谱的?!而且这地方的人个个那么强劲咋连个会飞的都没有。

         刘薛岳带着所有人离开了后房,走前一再的跟凌惑道歉表示自己招待不周希望他不要计较。看他这样凌惑也搞不清楚,阿尔法在他心中真的有这么重要?

         没过多久,后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菲利熟悉的身影又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凌惑望着她想起刚刚在过去发生的事情,心里多了一股亲切感。

         “跟我来。”菲利见他对着自己傻笑也没啥反应,面无表情地说了句话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一路上,凌惑不断地尝试跟她搭话,但换来的只有菲利,恩,哦的敷衍。

         在马车上坐了近一个小时的凌惑实在是忍受不住这种沉默的寂静,又一次找坐在一旁的菲利搭起话来:“那个,我今天破你的记录了呢。”

         “恭喜。”一直在闭目养神的菲利连眼睛都没睁开立马答道。

         “......那个我的事情是你告诉嘉玲的吗?”凌惑见她这样故意没有把什么事情说清楚,想以此来制造话题。

         “是我。”

         菲利缓缓睁开眼,美眸一转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冷冷地又从嘴里吐出了两个字。

         我靠?特么什么情况,这感觉不对啊!不是之前都没那么冷漠了吗,怎么现在两个人倒像是跟刚认识一样。

         凌惑看着她正襟危坐的模样,心里也是憋的慌。本来是想趁着这独处的机会跟她再拉近点距离顺便让她以后多帮着自己一点,毕竟是同时跟阿尔法都认识到人......哦对,说到阿尔法。还得提醒她离那不正经的老头远点。

         “我特么周围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个个都为老不尊。喜欢对年轻的下手。”想到这,凌惑下意识地嘀咕了一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句不经意说出来的话却引起了菲利的兴趣。

         “当你觉得周围所有人都错的时候,或许真正错的人反而是你自己。”凌惑听她平日里冷冷的声音在此刻却如银铃一般,不自觉地就将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

         “证明别人错很简单,但证明自己错却不容易。”凌惑见她终于肯开口抓紧机会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知道盘仙老者看上了你哪点,但就我现在对你的了解来看,如果你不放下身段。那你永远都会是那个错的人。”

         菲利这话听在凌惑的耳朵里怎么都像是嫉妒自己一般,但转念一想自己又有什么能让她嫉妒的呢?

         “那天你说的那句话是在警告我,不要把天赋当成自己的东西。它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只是个礼物。”凌惑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的双手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但那真的是天赋吗?我真的可以努力吗?我现在所使用的这些东西,没有一样是我自己挣来的,在家一样,在这也一样。我不知道我拥有什么。”

         菲利看着平时吊儿郎当的凌惑现在却露出了一副伤感的表情,这种落差也让她的内心有点触动。脸色和缓了很多。

         “我只不过是用不在意来掩饰我的在意而已。如果我说我在意又会有多少人相信,不如落个坦荡的名头。”

         凌惑看着她美丽精致的脸庞心中的情感不由自主地就说了出来。明明自己只是想找个路上拌嘴的人而已,怎么突然就变成了情感剧场。难道真的只是因为之前那句让自己努力的话?

         “哈哈,忘了这些哦,骗你的。谁说我没天赋了,我特么就是个天才,生下来就跟别人不一样,从小到大都是!”

         凌惑见菲利正要开口率先制止了她,自己不是想要谁来安慰自己。如果真的要别人在自己面前说出那些煽情的话,那自己真的是要比死还难受。

         二人之间的气氛再一次回归寂静,凌惑低着头不断地问着自己为何要对菲利说出这些话,一旁的菲利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美眸却一直在他的身上转悠。

         正当二人都各怀心事时,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菲利警觉地站起身走到门口,让凌惑朝里面坐。

         凌惑一脸茫然的看着神情严肃的菲利,她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体内的气息开始翻涌一席紫色的长裙瞬间包裹住了她。

         “你别出来。”

         正当菲利打算出去查看的时候,一阵劲风猛地吹开了车门,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之势冲了进来。吃惊的凌惑根本看不清进来的是什么东西,连“喂”字都还没喊出口。刚刚还在的菲利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瞬间,一股不详的气息涌上凌惑的心头,他刚站起来自己体内的能量流就开始疯狂的朝右臂涌去,蓝白之火破肤而出将凌惑包裹了起来。

         “你现在也懂得关心我了?”凌惑看着主动将自己保护起来的能量流欣慰道。

         虽然菲利刚刚叫自己不要出去,但现在这情况自己怎么可能坐的住。

         推开车门,还没等凌惑下车,眼前的一幕就吓的他双腿发软。

         刚刚还跟自己说话的菲利倒在了血泊当中,原本包裹着她的紫色火焰,在她的胸口猛烈燃烧,一个拳头大的贯穿伤口在其中清晰可见。

         是梦?!凌惑第一反应就是之前自己数次在幻觉中看到的这个场景。真的是预言?!凌惑难以置信地跌跌撞撞爬到菲利的身边,看着她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不敢相信自己之前的那些梦居然成了现实。

         太假了吧......

         眼看着治疗伤口的紫色火焰越来越小,凌惑发现菲利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赶忙双手按住她的伤口将自己的能量注入她的体内帮她止血。

         “喂,你可不能死啊,喂!”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凌惑不知所措,拼命输送能量的他大声的呼唤着菲利的名字。

         无人的道路上一只巨大的蓝白色花朵在血泊中悄然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