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嚣张的资本
        “这什么宝贝啊!分明就是寒毒!快,把手给我,我给你驱毒,不然你就是下一个刘薛岳!”

         “那不挺好的么,大陆强者那么容易当。哎呀,你别急,我展示给你看!”

         凌惑见阿尔法抓着自己的手正打算输送能量,赶忙制止。

         “我跟你说了,这是个宝贝!你就不能等下。”

         凌惑把手从阿尔法的手中挣脱出来,继续向黑印中传输能量。

         “寒毒是会不断吸取你体内能量的毒素,就你体内那点微薄的能量储备被它这么一折腾命都有可能丢掉!你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行?非要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来威胁别人有什么意思。”

         见凌惑还这么固执,阿尔法也是没有办法急的在一旁警告,深怕他意气用事有什么不测。

         “那你不会用你的能量感知来检查一下我体内的是变多了还是变少了?”

         见阿尔法反应这么激烈,凌惑露出了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坏笑地看着他。

         听到这话阿尔法不敢怠慢赶紧调动起经脉中的每一根能量流仔仔细细地检查。

         “怎么会......这味道感觉有点不对啊。”

         如枝丫般粗的能量流顺着手指回到阿尔法的体内,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原本以为凌惑体内能量会迅速减少,现在却没有发生,相反他经脉中的能量相比前几天似乎又多出了不少。而且这股品质精纯的能量与之前凌惑体内流淌的截然不同。

         “嘿嘿,怎么样,我就说这趟去的不亏吧,看你这反应也是没料到吧,那就好,我还以为这也是你计划好了的呢。哈哈。”

         凌惑似乎非常享受阿尔法表情中的惊讶与不解,心中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自己终于不是所有事情都在别人的预料当中了。

         “这能量是刘薛岳的?”

         阿尔法作为一个老练的时空患者没有将情感过多的放在不重要的情绪上,在沉思了片刻后便猜出了精纯能量的来历。

         “嘻嘻,老头,不错嘛。怎么样是不是很值?”

         凌惑得意地继续向黑印中输送能量,那团黑色的毒素在吸收凌惑的能量后波动几下就吐出汩汩精纯无比还带着幽幽蓝色光芒的能量流。

         “一直以来所有中毒者都是想尽办法赶紧驱毒免除后患,也很少有人会中如此大剂量的寒毒,况且就算是真中了也很少是高等级的能力者。啧啧,没想到寒毒居然还能有这般妙用?”

         见到眼前这情景阿尔法不自觉地赞叹道。这些至纯能量即使是被提炼出少许对凌惑这种新手来说都是天大的帮助,更别说眼前这如泉水般不断涌出的能量流。

         “切,看你这样对这毒很懂嘛。怎么心疼你的徒弟要元气大伤了?”

         见到阿尔法眼中闪烁出的光亮,凌惑也是有些嘚瑟地调侃道。

         “心疼倒不至于,不过那可怜的刘薛岳要是知道自己修炼这么久的精华被你这样生生夺去这么多,恐怕是要再在床上多躺半个月咯。”

         话音刚落,凌惑身躯一震几滴鲜血顺着嘴唇就流了出来。

         “靠,你也是个铁石心肠啊......咳咳,看来今天的极限也已经到了啊......”凌惑擦干血迹不以为意的叹了口气。

         倒是阿尔法看到他这副模样脸上多了丝惊慌:“你这几天都是这样过来的?”

         见凌惑依旧不以为然的指了指不远处地上的血迹,阿尔法脸上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

         “嘻嘻,怎么样。我就说我捡到宝了吧,不过也是亏了我的才智发现了这个加快自己修炼的方法。是不是觉得我又变强了?哈哈,我觉得吧,有了这团黑印里的能量我想超越谁还不是分分钟的事,而且你看这团印记三天了啊都没啥变化说明里面能量还多的很,够我活命的了。还叫我去刘薛岳的学院给他占便宜,多此一举。”

         凌惑兴奋地跟阿尔法展示着自己的胳膊全然没有注意到阿尔法的神情。

         “三天以后去薛岳学院报到。”突然,沉默的他斩钉截铁的说。

         “喂喂喂,有意思吗?我都已经跟你看这些了你还要逼我,裤子脱了给你看信不信。”

         “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异样吗?!别跟我扯些花花肠子。”见凌惑还有怨气,阿尔法也是有些沉不住气地拿拐杖猛敲了一下地面。

         “有,我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胡扯!你那两只眼睛长来就是为了给那些无关紧要的妹子抛媚眼的吗?就看不到自己体内的能量跟刘薛岳的能量完全没有融合,两股能量同时挤在狭窄的经脉当中吗?”

         阿尔法忽然的严厉让本来还想接“是的”的凌惑安静地闭上了嘴。

         “他的这些能量的确够你耗上一阵子了,但你确定你知道怎么使用能量吗?除了一些小孩子打架会的拳脚之外,还会什么?别指望什么都要我教你。我是说了要帮你寻找回家的路。但我不可能又帮你这个又帮你那个,不然我怎么不直接替你回家算了。还要你这啥都不会的人来做事,这么看,我现在做的才叫多此一举懂吗?三天,给你三天的时间准备好,去刘薛岳那报到!”

         “我不想去......不想......”

         面对阿尔法命令般的语气,凌惑下意识地想到了平时在家生气时候的父亲,说话也失去了锐气。

         “没什么想不想的,现在的你要明白你在这个世界上的处境!你已经不再是家里那个掌上明珠,任人宠溺的少爷了!你要想在这个世界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那就要明白‘实力说话’这个道理!别一天到晚想着靠别人,我也不可能一辈子给你擦屁股,我可不是你家请来的保姆!你要不想被外人看低,那你就拿出实力来跟刘薛岳真正的称兄道弟。不然你就老老实实地顺着别人的意愿活下去。”

         说完阿尔法拄着拐杖快步地走出了门,临走时不忘回头嘱咐道。

         “三天,希望你调整好心态,别让我在看到之前那个空有其表的少爷模样。剩下的路都是要你自己走的,我希望你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资本,嚣张的资本。”说完便关上了门。

         短短地几个小时里,自己的身边从无人到有人再到无人,环境不断地变化让凌惑在这宁静再一次降临时难免困意四起。躺在地上的他看着自己举在半空中的手臂深深地叹了口气。现在事情的方向与自己的预期越来越远。本来只是想快点回家的他好不容易在这几天摆脱了神侍的骚扰,哪想到等着自己的是更复杂的局势,本来从小到大自己就没啥朋友,现在还要让自己往人堆里扎。

         朋友?似乎是有这么个人......叫什么来着......

         感觉到一丝头疼的凌惑将这些思绪再一次抛到脑后放空地看着自己的右手。

         “资本嘛,我可能还没有。不过嚣张嘛......谁不会啊,只要比平时的我再高调点不就可以定义为嚣张了?”

         突然,空荡的训练室内回荡起少年无奈地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