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高冷的女人
        “二等能力者?!”

         原本为了躲避爆炸退到台下的嘉玲听到这个词从胡云飞的嘴中说出来,明眸闪烁望着端坐在台上的凌惑难掩心中的惊讶。

         “不对......应该是三等......”

         察觉到凌惑磅礴的气息随着能量传递回刘薛岳体内逐渐变弱,胡云飞对他的判定也随之下调,但即使是这样他眼中的诧异也丝毫没有消退。

         “so?这就是你能随便侵犯我的理由?”

         凌惑见刘薛岳枯竭的经脉逐渐复原气息也在一点点恢复便将精力又放回到了一旁胡云飞的身上。将他的手一甩眼里充斥着敌意。

         “不......这不可能......之前你明明就是个什么都不是的废物!”

         被凌惑无礼对待的胡云飞怒火中烧,但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确确实实地正在不断散发出三等能力者的气息这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莫大的冲击......这怎么可能,这小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实力......就算有,区区三等能力者怎么可能瞒的过我.......难道说真的是因为那个盘仙老者......不,不可能......

         此刻胡云飞心中的情绪动荡不安眼神中流露出对凌惑的不解与惊意。

         “哎哎哎,注意怎么说话的呢,好歹我也是救了你们院长的人。就算你之前再怎么对我有成见,但也请你看清现在的形势,分院长同志。”

         凌惑听到他刚刚脱口而出的话脸上露出了无比嫌弃的表情,还分院长呢,就这心理素质,还不如我来当。

         “就是,云飞!你怎么跟凌小兄说话的呢。”

         随着能量的回流意识也逐渐恢复的刘薛岳还没睁眼就听到了二人的争执也是毫不犹豫地插了进来。

         “院,院长。”“院长大人您醒了?”

         嘉玲一听到刘薛岳说话的声音便欣喜地冲上台望着他。

         “我马上喊外面的医生进来给院长您进行调理!请您赶紧躺下休息吧。”

         “免了。别让那群人进来,刚刚鬼门关走一遭我想稍微清静清静。”

         “可......”

         与嘉玲的激动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刘薛岳大难不死后淡定的语气。

         “快,给凌小兄准备房间给他进行治疗吧。刚刚来来回回折腾几次想必他的身子肯定已经到极限了吧......云飞,这事就由你来办。我不是让你不要上台来的吗?!”

         刘薛岳眼睛微睁,但眼中的不满呼之欲出。

         “院长......您......”

         “还愣着干什么!明知道事情的轻重居然还要来掺和?!你凭什么这么质疑凌小兄?难道你看不到他之前的付出吗?废物这个词由的你说吗?咳咳......”

         刘薛岳越说越气,不自觉地便抬高了音量但随即迎来的就是接连不断地咳嗽。

         “老头,我看还是你好好休息吧,年龄一大把了还跟年轻人逞强。你要清静正好我也想走了,床位让给你,躺着吧。”

         凌惑边说边整理衣服伸了伸腿准备下床,长时间的盘腿端坐让他的双腿早就已经僵硬的麻木了。

         “小兄弟?这你可使不......”

         见凌惑要擅自下床,担心他身体的刘薛岳下意识地要阻拦但话还没说完便停住了。

         这气息......

         “嘻嘻,老头,我好的很呢,不信我活动给你看!我看还是你这一把老骨头好好享受享受门口那群医生的伺候吧。”

         说着凌惑就像没事人一般嗖的一下跳下床当着三个人的面扭起腰甩起了胳膊。

         “哎你别说,就被你这一整我感觉身子都不冷了,原本刚来的时候还觉得你这地方阴冷无比,现在倒正常了。”

         凌惑叉着腰笑嘻嘻地转过身子说。

         “小兄弟你当真觉得这地方很冷?”

         “是啊,刚到你这来的时候还没进屋子我就觉得冷的要死了,当时我还后悔没跟那群医生要件衣服穿。嘻嘻,老头我可没怪你啊。”

         面对凌惑轻松的笑容刘薛岳可是一点都没放松,从自己醒来就对凌惑的气息感到诧异的他,一听前者这话脸上更是升起了阵阵迟疑不自觉地便沉默了下来。

         因为他清楚,一个没有能力的凡人站在能力者面前由于后者能量气息的影响会改变自身血液的流速便会使凡人的体温下降从而感觉到寒冷,而能力者之前由于气息的相互影响只会感觉到更强大的能力者的能量威压而感觉不到寒冷......但凌惑说自己来的时候感觉到阴冷无比这......

         这下可好本来就没几个人的大厅中因为没人说话一股尴尬的气氛瞬间就涌了上来。

         胡云飞见刘薛岳面色迟疑心中也是有着同样的顾虑:“咳咳,院长......”

         “爷爷!”

         正当他要说话之时身后一阵尖锐的女声划破了空气中的寂静。

         “哎,乖孙女。”

         只见一个轻盈的身影双足在地上微点几下便纵身跳到台上扑倒在刘薛岳的怀中撒起了娇。

         “爷爷,你可知道悦儿见你跟凌公子变成那样都担心死了。生怕,生怕......”

         说着刘悦便带着哭腔将脸埋在了刘薛岳的臂膀之中享受起他慈爱地抚摸。

         “对了爷爷!凌公子呢,凌公子他怎么样了,之前分院长说公子没救了要放弃他只救爷爷。我在外面等那么久见里面没有动静才进来的!”

         突然反应过来的刘悦眼角挂着泪珠嘟着嘴望着刘薛岳苍老的脸庞,这表情让在场的人看得好生怜爱。

         “我,我没有!我只是顾全大局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本来说话被刘悦打断就已经很不爽的胡云飞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这小丫头立马就跟院长告状,这可倒好不仅自己铲除凌惑的计划没有达成,恐怕还要受到院长的责备,这让他急忙辩解起来。

         “你真这么打算的?”

         刘薛岳看了一眼身边的凌惑随即质问起胡云飞。

         “不.....不是......”

         “你敢......”

         “院长大人!分院长这么做也是为大局考虑,当时事发突然分院长只不过是想将伤害降到最低而已。”

         正当胡云飞打算解释的时候,忽然台下传来一阵高冷清幽的声音。

         见胡云飞的话又一次被打断一旁终于活动开身的凌惑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但随即他意识到刚刚这淡漠的声音自己似乎有那么几分熟悉。

         “大小姐好。”“大小姐说的对,我只不过是顾全大局而已。”

         听到有人帮自己解释胡云飞激动地对她表示感谢,然而这位大小姐却如看不到他们一般径直走上台来到了刘薛岳身边。

         “院长大人,我觉得您还是不要太过责怪分院长了。他也是为在场的人着想。”

         这高冷的女子带着强大的气场看着严肃的刘薛岳。

         “菲利姐姐,你回来啦。”

         趴在刘薛岳怀里的刘悦一见到身边这个面无表情的女子如小兔子一般便窜到了她的怀里。可即使见此情景这个被称作菲利的女人也只是轻轻地摸了摸刘悦的秀发再没有其他表情。

         姐姐?一旁的凌惑有些疑惑的望着这个长发及腰的曼妙身影心中一丝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这气场,这身材,还有刚刚这声音......

         “我倒是不想太多的去纠结,责不责怪不由我说了算。得看凌小兄怎么看毕竟他才是当事人。”

         正当凌惑满脑子都在思索这个女人是谁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不假思索地便脱口而出:“打!把那龟儿子给我往死里打!怎么对爸爸的!”

         众人一听他这发言皆是将目光转了过去,本来还有些愣神的凌惑看到胡云飞咬牙切齿的表情以及身边好几双瞪着自己的眼睛吓得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靠......我怎么把心声给说出来了!就是打啊,往死里打啊,这种人!猥亵我!变态,死流氓!趁着我睡着他摸我手!还被我逮到想杀我灭口!

         “这位就是凌惑?”

         菲利双眸注视着面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青年淡淡地问。

         本来就够闹心的凌惑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但听到刚刚那个熟悉的女声喊了自己的名字便又毫不犹豫地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彻底让不淡定的凌惑冷静不了了!面前这个,瓜子小脸黑发携面眼神中无不吐露出寒冷话语间充斥着高贵的女人不正是自己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擂台上碰到的那个女人!

         冤家路窄,没想到当日自己心心念念的高冷美女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在这种地方重聚。

         “速战速决哈......你们真的是草菅人命哈......”

         “什么?”

         菲利看到凌惑的脸庞也是一怔但立即调整好语气毫无情绪的问了一句。

         “居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