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开端
        “二等能力者?盘仙老者的弟子?一派胡言!”

         “可,可确实那个叫凌惑的孩子治好了刘薛岳......”

         装修精致的厅室内回荡着胡云飞有些委屈的声音,跟他对话的音色明显比他大上不少但却无法找到是从哪发出来的。

         “一个区区二等能力者能有那么大的本事?而且我加的剂量根本不可能让毒素在外力作用下突然爆发.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我能听的进去?!本来让你再安插个眼线在刘薛岳身边,现在可好,你那手下没被选进去,到让别人抢了先。你给我做何解释?别想着用盘仙老者就能蒙过我,我是许久没出过门了但我不傻!那老头还有心情收徒弟,我可不信。”

         “可是......”

         “够了!如果你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些没用的事情那就别再耽误我的时间了!”

         面对这个声音严厉的斥责胡云飞像霜打的茄子一般不敢再多说一句。

         “阿婆,分院长又在这个房间里面自言自语了?”

         “可不是啊,最近二当家来这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这孩子明明知道这是个晦气的地方怎么就是不听呢,哎。”

         走道内一老一少仆人的对话传入了正端正站在门口等待的嘉玲耳中。

         “二老爷怎么又到这个房间来......是不是因为我今天把计划弄砸了......”

         之前在刘薛岳府上遇事淡定的嘉玲现在却一反常态像是无比懊悔自己所犯的错误般不敢多吭一声,静静等待着胡云飞从房内出来。

         “可恶的老头,什么叫我的石板已经毁了,我救你就是想以后都跟着你然后再找回家的路!真把我家当成收容所了。靠。”

         空白的房间内凌惑盘腿坐在地上忍不住抱怨道。之前在大厅内跟阿尔法互报家门发现两人是一家人后,阿尔法也是向他展示了更多关于这间房子的事情。

         比如凌惑的新房间——训练室。

         让凌惑没想到的是这套外表看起来与这个世界没什么不同的房子底下居然藏着一个跟总部一样的空间,而凌惑现在所待的训练室就是地下总部中最大的一个房间。按照阿尔法的话说这个房间跟外面的世界是他用能量隔开的,一般人感受不到这间房子的存在,他希望凌惑能在这里面抓住一切时间好好的修炼自己来应对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争斗。

         “所以,我特么连住也都要在这里了?这不是要我天天都想起那个人。”

         看着整个白灿灿的房间凌惑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时间神侍每次出现的那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不由的心里冒起了一丝胆怯。

         训练室内除了一张床外空无一物,虽说活动的范围是大了不少但同时四周看起来无边的白色墙面也带了更多压抑的气氛。

         “好歹在家里我也是睡着十米大床长大的。之前房间小我也就不说什么了,怎么到了这么大的房间,还是那么小的床!还要不要人活了。睡小床老子会做噩梦,月经不调的!”

         见房内根本没人搭理自己凌惑无奈地翻身躺在床上埋怨起这里的环境,但换来的只有回音。

         头枕在手上无所事事的凌惑突然注意到了自己右胳膊上那一团黑色印记。

         “靠,这是今天给那老头治病的时候留下的吧!特么我就说今天尽没些好事,老子洁白如冰平时都舍不得碰的细腻肌肤啊,怎么就给这种东西玷污了!”

         观察着这团因为毒素凝聚而诞生的手掌大小的黑斑,凌惑的心里除了膈应的慌也是没了辄。

         “也不知道这边有没有哪能做祛疤手术的地方,这要等我回去再弄,黑色素都该沉淀到骨头上了。”

         凌惑晃荡着腿怎么看这黑斑心里怎么个不爽。还好这货不是在脸上,不然老子真的是要悔死咯......不过自己也是个闲不住的主,越是这种自己看不爽的东西,自己就越是不愿意放任它不管。

         “如果.....会有什么效果呢?”

         现在的他不知道这一个不起眼的举动或许将彻底改变自己接下来的道路。

         “嘿,这小子耐性可以啊!没想到把他弄到训练室去以后这么多天都不出来。”

         阿尔法靠在摇椅上悠闲的喝着茶,转眼凌惑从刘薛岳那回来已经过去三天了。当初阿尔法也只是为了图个安静找个借口叫他好好修炼让这个吵人的小少爷搬到地下去住。可自己哪曾想当时这么随口一说之后真的就没再看到凌惑迈出过房门。

         “该不会是因为我给他安排了这么个住的地方跟我赌气不出来吧......应该不会吧,这小子亏了谁也不会亏了自己那张嘴,这三天不吃东西他能受得了?”

         凌惑能在训练室内安安静静修炼三天,说实话阿尔法自己也是不太相信。但这平时热闹的不行的人硬生生消失个那么长时间难免自己会乱想。

         “该不会是在里面出什么事了吧......哎,这可不行,我的下半辈子还全仰仗着他呢!”

         正当阿尔法思绪有些慌乱之时,一个曼妙的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房子大厅的门口。阿尔法看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客人”却没有多少意外,稳了稳脸色放下茶碗直起了身子。

         “来了啊,我想也该差不多了。刘薛岳身子恢复的怎么样了。”

         “没有什么大碍了。”

         到访的是个身着淡蓝色的旗袍女子,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在衣服线条的勾勒下一双修长的玉腿惹人注目。

         “我听说刘薛岳那天毒素突然爆发差点吞噬了在场的所有人......”

         阿尔法一脸深意的望着面前这个长相高贵的女子。

         “是的,但最后都被凌惑控制住了......可,团长。他真的是您要找的人?”

         女子话语间没有夹杂太多的情感,但却能感受到她对阿尔法的尊敬。

         “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在这个世界这么称呼我,你就是改不掉,哎。不过我记得我给刘薛岳下的毒剂量很小啊,应该达不到能量一碰就暴走的地步啊。”

         阿尔法没有回答女子的问题自顾自地说着,可语气却如跟熟人聊天一样。

         “团......盘老。这个凌惑我之前就已经跟他见过了,我看他说话轻薄,自以为是。我担心他会毁了您的计划......要不您再等下一个人吧......”

         女子见阿尔法不搭理自己的疑问便又一次提道。

         “等?我也希望我还能等得起。神既然选择了他就自有神的道理。我们只要选择相信便是。”

         “可......”

         见女子还有疑问阿尔法却不愿再多解释什么笑着摆了摆手。

         “你啊,就是对自己要求太高了所以才会觉得谁都不上心。哈哈,对了这次来是因为那件事不。”

         女子见阿尔法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再耽误时间也是识趣的不再多问。

         “是的,我来就是为了给凌惑带话的。”

         “那正好,我也想下去看看,这小子三天都没出房门,到底是在底下弄些什么玩意。”

         阿尔法起身拄着拐杖缓步地穿过大厅来到房间的深处,女子也是安静地跟在他的背后。

         训练室门前,阿尔法象征性地敲了下门后便将门打开了。

         “那个,有人找。”

         阿尔法语气虽然平淡,但开门的一瞬间目光还是急切地搜寻着凌惑的身影。见他盘腿坐在地上啥也没做,心里紧张的情绪也是瞬间收敛。

         就知道这家伙根本不可能好好锻炼的,瞎抱啥期待......

         “找我?你确定?”

         见有人突然打开了房门凌惑赶紧捋直袖子将胳膊挡着站了起来。自己在这除了面前这老头还认得谁,居然还有人找自己?没等他反应过来,女子便从阿尔法的背后站了出来走进房间。

         “菲!!!菲利!!!!”

         空旷的训练室内一时间回荡起凌惑惊讶的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