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入学请求
        “喂,这什么情况。”

         凌惑看到这个之前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了面前第一反应不是兴奋,而是一把将阿尔法拽过来问个究竟。

         “什么什么情况,人家找你的我怎么知道你俩什么情况。我之前叫你是去跟刘薛岳弄好关系,最好也能跟刘悦接近接近。谁晓得你小子小的不喜欢偏喜欢搞大的!”

         “男人嘛,哪个男的会喜欢女人小。呸!这哪跟哪,我在跟你说正经的。你俩认识?”

         凌惑见阿尔法居然将外人领到了地下这个房间来眼里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怀疑。

         “刘薛岳的大女儿,我怎么可能不认识。就算再不熟也比你这外人熟吧,你才来几天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阿尔法的手背在凌惑的胸前轻轻敲了几下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好像在说真的不是一般自恋。

         “哦,也对。”

         凌惑知道自己理亏也没再计较放开阿尔法整理了下衣服皮笑肉不笑地看向菲利。

         “您亲自大驾光临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呵呵呵。早上你爸让你送我回来,您可是一步都不愿意迈出刘府的啊。”

         阿尔法一听凌惑这话立马意识到他话语间的不妥急忙纠正。

         “什么早上啊,都三天前的事了。”

         凌惑听到这话脸上也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但碍于在女生面前的面子立马恢复了神色。

         “哦哦哦,你看我这都学习学糊涂了。几天前几天前......你可是一脸嫌弃的丢下我走的啊!你知道我那时的心情嘛,那种幼小又脆弱的心灵受到打击之后,身心俱疲憔悴不堪的感觉吗?你懂得这种让我连时间都能弄错记忆都受到影响的冲击吗?你知道你给我留下的那个背影对年幼的我来说是何种伤害吗?你现在居然还这么淡定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说!你是不是快要爱上我了。”

         “受院长大人之托前来转告你,院长希望你能以特招生的名义加入薛岳学院进行学习。”

         面对凌惑常年把妹利索的嘴炮攻击菲利丝毫不为所动,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般面无表情的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哦,这样啊,不约。”

         凌惑见她这么高傲,也是不甘示弱地甩都不甩她的话直接回绝。

         “我只是按要求办事,还请凌公子不要难为小女子。”

         我滴妈,还小女子,就你这一脸目中无人的样说这种示弱的话我真的是大姨妈都要被你吓出来了!凌惑见菲利这么称呼自己心里也是忍不住吐槽。

         “行啊,我也不为难你。既然是刘薛岳要我去他学校的,让他来亲自跟我说,不然找个人来讲算什么诚意?不去。”

         让阿尔法都没有想到的是平时跟自己都还算好讲话的凌惑居然在外人面前突然就硬气起来了,那股唯我独尊倔的不行的大少爷脾气展现的淋漓尽致。这不仅让阿尔法意外,或许也让平时习惯了身居高位发号施令的菲利没有想到吧。

         “那个,凌惑啊,你也别太难为人家,毕竟......”

         “你闭嘴啊!你把我关这破地方的事我还没跟你算呢,现在又要帮这女人说话?别以为我......”

         凌惑意识到时空病患者的事情不好在菲利面前提起也只得悻悻收住了口。

         见凌惑这样阿尔法也是有些弄不清他俩之间的关系了,不是之前看起来凌惑这小子见色眼开嘛,怎么现在这么正气......

         “那个,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也看到了我这徒弟脾气就那么倔,跟我跟久了叫他突然去跟别的陌生人学习什么肯定还是有些抵触。这样你先回去,让我再好好跟他商量商量,过两天再给你们一个答复。”

         被刘薛岳尊称为老师的老头,面对她的女儿眼里、话语间充满了说不出的宠溺,让一旁看到他脸上慈祥笑容的凌惑心中有说不出的反感。

         “我说了!不答应!谁都别想让我去!老子不干听到了没有?!你这老头别想随便替我做决定!喂,你听到了没有!”

         见阿尔法根本没有搭理自己凌惑更加不满的大声喊起来。

         “走吧,我先送你出门。”

         阿尔法眼里充满了笑意领着菲利出了训练室顺手还把门给关上了。

         “喂!!!!!!”

         瞬间,空荡的房间里又一次只剩下凌惑一人。

         “团长,他真的没问题吗......我看他根本就是个不安定分子。就他这性格对您的计划绝对是弊大于利,我觉得还是将他赶紧驱逐吧。院长那边我也能想办法解释的。”

         “菲利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别在这个世界这么称呼我。”

         面对菲利的抱怨阿尔法并没有回答,走在前面的他转过身脸上依旧带着和蔼的笑容。

         “团......”

         “走到这就不用我送了吧,我还得回去做他的思想工作,你就自己回去吧。”

         阿尔法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缓步又走回了地下。

         训练室门开,只见凌惑又盘腿坐在了地上,阿尔法以为他还在生气无奈地来到了他的身后准备宽慰几句。

         “送走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凌惑率先开了口。

         “恩,那个事情你还是......”

         “我在外是你孙子又是你徒弟,现在刘薛岳又要叫我去他学校当我老师,搞什么啊,你大徒弟造反了,要欺师灭祖!要让我成你徒孙啦!我当你孙子就已经够损了啊,现在还要......不可能!”

         阿尔法一听他是这个理由才不愿意答应的,心里也是无语。自己完全搞不懂这小子的脑回路。不过见他并没有在生气自己也是松了口气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想让他站起来。

         “那你就去找他拜兄弟不就成了,好了,起来吧,坐这地上干什么。不晓得你这几天在这里面都干嘛了。行行行,别浪费时间了带你出去吃点好的。”

         “不,你别碰我,就这几天我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潜能。阿尔法我跟你说,我可能真的是天选之人啊!那个神侍眼光真好看中了这么帅的我!”

         阿尔法见他那兴奋劲听不出他这是在自夸还是真的高兴,顺着他的目光朝他紧握的胳膊看过去,只见他右臂上一团黑色的印记像是活过来一般不断地跳动着,而四周环绕的经脉正不停地朝这块黑印输送的能量似乎是在支持它这种几乎要冲破皮肤的行为。

         “你在干什么?!这是刘薛岳身体内的毒素,怎么会在你身上?!”

         眼尖的阿尔法紧张地一把抓过凌惑的胳膊要一探究竟。

         “我说了,我这三天就是在研究这个东西,我跟你讲啊。这趟病我可能真的没有白去治啊。我似乎是捡到好宝贝了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