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神侍的礼物
        玄铁轻而不泞,远观如黑玉。但近看却又没有玉石的光泽,尤其是在尴尬的气氛下近看黑玄球不仅没有美反而会折射出一些人丑陋的嘴脸。

         “怎么可能。”闯涛盯着菲利脚边的小球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自己刚才说完凌惑八分钟找到算他厉害,可这话音刚落第一个小球就出现在自己跟前。虽然没有人开口,但现实却无情地打脸打的生疼。

         见闯涛二人迟迟没有动静嘉玲快步走上前捡起了地上的小球端凝:“这的确是刚刚凌惑带进去的那颗。”

         “这么说来,我这小老弟还挺厉害的呀,对吧。”嘉玲拿着球若无其事地说,生怕闯涛的脸色还不够难看。

         “一个球算什么,我们副主席刚刚不是都说了么,三十秒就弄到了!要是菲利学姐现在都快弄齐了!而且这大球肯定还是最好发现的那个,剩下的想在几分钟内找齐我看他就是痴人说梦。”一旁的良倚见自己心中敬仰的副主席吃了瘪,不知哪来的勇气当着几个人的面就朝嘉玲吼了起来。

         良宽见妹妹对嘉玲出言不逊,赶忙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冷静,可谁想到良倚却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反手就给了他胸口一掌叫他不要多管闲事,这一掌下去震的文弱的良宽眼镜差点掉在了地上。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嘉玲见识过凌惑那天的本事对他这个小老弟似乎格外的放心。

         “嘉玲小姐所言极是。”突然检测室的门被一位穿着极为整洁的男子缓缓地推开。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自觉地顺着声音瞧了过去,只有嘉玲听到声音后脸上得意的神情不知何时退去了。

         “怎么嘉玲小姐见到我就是一脸愁容,难道不要跟各位介绍一下我吗?”男子快步走到嘉玲面前盯着她毫无笑容的精致脸颊温柔地开口道。

         “有什么好介绍的?闯涛,菲利你还不认识?杨慕青。分院长派你是来协助我观察院长身体状况的,不是要你来交朋友的。”不知怎的嘉玲似乎对面前这个打扮得体,周身找不到一点瑕疵的男子没有多少好感,之前在凌惑面前显现出的邻家姐姐模样现在也消失地无影无踪。

         “难道嘉玲小姐现在是在观察院长大人的情况?”杨慕青说的话就像他的穿着一样恰到好处,三言两语便戳到了嘉玲的痛楚。

         “虽然这位凌公子我是没有见过,但就我在门外听到的这些,恐怕他也是嘉玲小姐才交的新朋友吧。他想要破副主席和主席的记录我看还是趁早算了。不过既然嘉玲小姐那么信任他那我也就站在中立的角度看看,这个人到底有多少本事。能让您忘掉正事来交这个朋友。”

         杨慕青看着嘉玲垂着的头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倾慕之意。同时对她嘴中所提到的凌惑也充满了好奇,不过这股好奇当中似乎还夹杂着一种不友好的气息。

         闯涛听到二人的话脸上凝重地表情稍稍散去,他偷偷瞄了身旁的菲利一眼有些疑惑。不知为何菲利从凌惑进去以后就不再理会自己。难道担心那小子真的破了自己的记录?不可能吧......闯涛自己想不明白,但却发现对自己菲利从没如此在意过,心中对凌惑的不满是越来越明白起来。

         “还有三分钟。四个球。”

         虚无空间内,迷雾中一个人影双手撑在膝盖上喘着粗气,挥汗如雨:“不行,吸了我的血都特么跑哪去了,还说去抓它们,找都找不到!累死我了。”

         在侥幸得到第一个球以后凌惑动力全开努力地奔跑在虚无空间的迷雾中,但很可惜几分钟下来连自己到哪了都还不清楚,更别说有什么收获了。

         “也不知道过多久了,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早知道就不吹那八分钟的牛了,我靠,本以为进来以后还能有什么奇遇的!”平时本来就不爱运动的他,突然快跑了这么久难免有些体力不支。凌惑实在站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顺势趟了下去。

         “怎么?听说你需要奇遇?”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凌惑的耳边响起,一个身影从迷雾中走来。

         凌惑一听这语气立马明白是谁,浑身的疲惫瞬间散去一下子坐了起来警觉地看了看四周,只见周围的雾气像是被那个黑影拨开了一般一点点散去。

         “我来个大槽,我说的奇遇不是要找这个人来啊!哎。”凌惑满脸失落地望着黑影叹了口气。

         “几天不见,看到我还不高兴啊。”时间神侍看到凌惑的这个态度也是有些尴尬。

         “高兴高兴,高兴完了,你可以走了,爷正烦着呢,没工夫陪你玩。”

         神侍见凌惑这么不待见自己也是没好气地回呛:“我好不容易出现一次你就这态度?你没时间?我看你是之前装出去的逼现在圆不了心急了吧。”

         “呵呵,有些事情知道就别废话。信不信我用这几天攒下来的能量大耳瓜子抽你那黑不溜秋的马赛克脸。”凌惑本来就对神侍没有啥好感,加上现在自己又累心情又烦躁对他实在是没挂不出什么好语气。

         “能动手的事情就别多动嘴,抽我?我可是带着礼物来的,我求你快抽我。不然我怕你看了下不去手。”

         凌惑看着神侍贱兮兮的样子实在没啥心情搭理他,但又听到他提了礼物眼睛还是不自觉地释放出光亮。

         “礼物?等我回家了我要多少有多少,还要你这种假心假意的东西?”凌惑装作不在意地模样轻哼了一句,装模作样地就要趴下去睡觉。

         “这东西你能买的来?”神侍看着凌惑的样子觉得也是可笑,不跟他多计较伸出手几个带着暗黑色泽的小球落在了地上。

         “你从哪找来的?是不是你一开始就把他藏起来了,怪不得我找半天找不到呢。好家伙原来都是你特么在背后跟我捣鬼!”凌惑听到小球滚动的声音立马来了精神一下坐了起来。看着自己费尽力气寻找的东西就这样散落在四周。

         “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是我把第一个黑玄球给你引过去,就你那狗屎运气这辈子都别想找到。”神侍手一挥,几个小球便从地上浮到了空中。

         “怎么样,这礼物喜欢吗?”

         “喜欢又没用,跟你耗那么久,时间都应该早过去了。”凌惑心中虽然有着千百种想要的心情,但嘴上却还是搞死也不松口。

         “我已经把我们的时间流逝调慢了,现在外界应该才过了不到一分钟。你摸着良心说给你三个球这礼物怎样?”

         “所以?你这次就是完全给我来送礼物的?你有这么好心,我会信?说吧,条件是什么。”凌惑像是看穿了神侍的心思盯着他手上不断旋转的小球平静地问。

         “嘻嘻,条件很简单。放弃回家,安安心心接受你继承者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