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朋友
        凌惑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以为是嘉玲她们来找自己了,沉了沉语气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这也太慢了吧。我都在这坐那么久了你们才来。说,是不是被我刚刚的表现给惊到了哈?”

         来者好像并没有料到凌惑会先开口一听这话立即停了下来。

         “怎么知道错啦?哎哟哟,你站那站着就以为我不骂你了啊,我可是凌惑凌公子哎,院长的同门师弟哎,有你这么不识抬举的吗?还等着我回头,快点到我面前来道歉。”凌惑越装越来劲,自己在这个世界好久没这么畅快的摆过谱了。一天到晚要不是对着神侍的马赛克脸,要不就望着阿尔法那皱成包子皮的老脸,哪会有这等心情。

         见身后的人还没有说话,凌惑也开始有些奇怪转过身去却发现哪有什么人啊,背后除了厚厚的雾气外看不到半点人影。

         “我跟你说啊,你躲是没有用的,我能感觉到你的能量流动,看不见你也知道你在哪。”凌惑坚信刚刚身后确实有人,开始对着空旷的四周大声呼唤虚张声势。

         果然,这招下来没过多久一个声音便从凌惑正面的浓雾中传来:“我是很震惊你居然这么久才来。”

         凌惑听到传来的是个陌生的男声难免失望不已。心里念叨,还以为是刘悦或者嘉玲姐呢,实在不济来个菲利扶我回去也可以啊,男的,又不能有那方面肢体和情感上的冲突,浪费老子表情。

         “你震不震惊关我毛事,赶紧的开门领我出去,老子累了要回去睡觉。”面对男生不管是谁凌惑就是没有刚刚那个好心情,一想到自己那些撩妹的话是对一个大男人说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阵恶寒。

         “怎么,老朋友叙叙旧你都这么不耐烦?”男子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地朝凌惑走来,在他的身后同时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他是拖着什么在走。

         “朋友?能有多老,昨天我家师父给我做的肉才叫一个老,牙都要磕掉的那种。”凌惑见这人听了自己的话居然没跟自己动气也是奇怪就继续跟他侃起来。

         “那我觉得你马上可就不只是牙了,恐怕连下巴都得磕掉。”说完一个双手背在身后身形微胖的男子走到了凌惑的面前。可凌惑却是愣了愣没有半点反应。

         “没想起来?呵呵这么快就忘了我了。”这个男子身材虽然不算臃肿但脸上肉却不少,眯着个小眼望着凌惑似乎对他现在的反应并不感到意外。

         坐在地上的凌惑原本并没有多在意这个人见他走到自己的跟前也只是下意识的撇了一眼,但当自己瞄到他那油光脑门上的一排短发时脑海中浮现出了些异样的画面。

         “你是谁。”凌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站起来后退了半步。

         “我你都想不起来了,这你可有点对不起兄弟了啊。”

         “胡扯,我在这个世界就没有认识的人,谁跟你是兄弟!”凌惑见他的双手好像是拽着什么东西地上还有一滩暗红色的液体更是不敢轻易靠近。

         “哈哈,谁规定就允许你被抓来而我就行了?凌惑我可告诉你,当时我们被抓的时候你可是一直在喊会救我的!”男子一听凌惑这话变得有些不太高兴,话锋一转面露凶光。

         我们?救你?你......

         凌惑听完他的话痛苦地拍了拍脑门就像是有什么事情在脑子里但怎么都想不起来一样。

         “短发,救你,陪......胖......胖子,你,你是胖子?!”凌惑皱着眉头努力地回想忽然灵光一闪,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词脱口而出。

         “胖子真的,真的是你?我的天,我怎么可能把你给忘了......怎么会......”

         凌惑见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原来世界从小到大最好的玩伴,放掉了警惕赶忙迎了上去,嘴里一直念叨着自己怎么就忘了呢,怎么可能就会忘......

         “哎,你可算是想起来了,看来你还没被他们完全控制。”相对于凌惑激动的神情胖子却显得格外的镇定,他轻轻拨开凌惑死死拽着自己胳膊的手笑了笑。

         “控制?什么意思?”

         “凌惑,你信不信我。你身边的人都不是站在你这边的,他们都在迷惑你,骗你要把你留下来!你被他们洗脑了。”

         忽然胖子脸上露出了些许凝重。本来乐呵呵的凌惑一听他这话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胖子你瞎说些什么呢,我知道我们是被强行拐到这里来了,但我是遇到了好人的啊。有个老头,这段时间都是他收留我的啊。哦对,我们回家还得需要他的帮助呢。”

         “你上当了!他们都是一伙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演给你看的。”

         面对好友的解释,胖子严厉地斥责了凌惑。在他眼中现在的凌惑精神虽然没被控制,但思想已经被蒙蔽。

         凌惑听他这话更是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要说其他人是骗他或许还能说得过去,但阿尔法?不可能吧......他这段时间为了我亲力亲为,怎么也不像是个坏人啊。

         “我说胖子,你该不会是弄错了吧......你那身后藏的是个什么东西啊,我看你一直拿到现在了?”凌惑虽然相信好友的话但也不想就这么否定掉自己的想法,为了避免与胖子发生冲突,他选择了岔开话题。

         胖子见凌惑终于问了,长满横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笑:“我告诉你,你想要回去根本就不要听什么阿尔法的,什么石板啊,时空裂缝啊都是假的!只要把他们都杀光,那操控者自然而然就会送我们回去了!”

         胖子越说脸上的邪气越重,凌惑看他小眼睛里透出一股自己从未见过的神色不自觉地又后退了几步。

         “这不,我就先替你解决了一个。我跟你说按你现在的实力我俩联合起来暗杀他们很简单的!”胖子脸上笑意四起,右手从背后拎出一具被鲜血浸染的尸体。

         站在跟前的凌惑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看到他手上居然抓着个人正打算惊呼,但定睛一看却连叫都叫不出来。

         “这......这是.......你......”

         “嘻嘻,没错,我都帮你把最棘手的解决掉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吗?来吧凌惑,他们欺负你,我们一起欺负回去!”

         只见胖子拽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天天给自己摆脸色的冷女人——菲利。鲜血从她被贯穿的胸口上不断冒出。

         “这,这是假的,是假的......一定是梦,一定......”凌惑看着这一切凌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