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高规格接待
        “什么叫她没时间来接我,叫我自己去?”

         约定好的第三天清晨,凌惑在训练室内换上阿尔法为自己做的灰色的连帽衫有点不爽地看着他。

         “哎呀,本来人家就是个大忙人,上次来通知你恐怕也是因为没有按要求送你回来被刘薛岳训斥了所以才亲自上门的。哎行了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快看看衣服合不合适,你这小子居然要我这个老头给你当裁缝真当我是天天没事干闲着吃白饭啊。”

         “嘿?听你这语气你还心疼起那人上次跑那么远来找我咯,你这老头说我心术不正,我看你才是真的动了歪心思吧,你看你那话说的简直就是一副温柔疼爱的味道。我告诉你啊,你这把年纪了别想些花花肠子了,小心为老不尊!”听平日里最不正经的凌惑居然教训起自己了,阿尔法也不知是高兴还是生气,嘴角的皱纹跟着表情皱成了一团。

         “都收拾好了吧,我马上给你开个时空缝隙到约定好的地方,他们在那里备好了马车你去就行了,反正到时有人接你,你不用担心,准备启程吧。别让人等太久了。”

         说完阿尔法将刀从拐杖中抽出,一道白芒顺势而出。手起刀落,一个让凌惑看无数次都觉得帅气无比的裂缝凭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我就这样去了?”凌惑调整了下衣服两手一摊。

         “不然呢?你还想带拐杖去啊,上次叫你带是让你去认人的怕没人信你话,而且要是有人要动你,你至少不会是手无寸铁的死去,今天你还要带它去干嘛?真要去砍了整所学校啊。”阿尔法看凌惑那模样以为是在找自己要武器。

         “我特么是说一会坐马车那么长时间没个打发的东西,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真以为每个人都惦记你那宝贝啊。”

         凌惑看阿尔法下意识地将拐杖抱进了怀里也是觉得搞笑。懒得再跟他计较悻悻地走进了裂缝。

         星辰山,万级台阶的尽头坐落着这个世界所有能力者都梦想进入的学院——辰新院,又因现任院长是大陆强者刘薛岳,所以平时人们也称它薛岳学院。

         往日人烟稀少的大门口今天可是热闹非凡,一大早就聚集了不少学生而这些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门旁的一个小团体身上。

         以菲利刘悦为首的数人站在环绕的众人中央似乎是在等待着谁。本来平时在学院中就极少露面的菲利一大早出现在这就已经够吸引人眼球了,可偏偏她还有着出众的容貌和传说般的经历以及刘悦和学生管理中的几位高层相伴。这等豪华的阵容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菲利学姐是在这等谁呀?”站在菲利身后的一位女管理小声地向身边的另一位男生询问着在场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贵客。”盯着菲利的男生像是卖关子一般瞥了一眼答道。

         “哎呀,什么嘛,不就是前段时间帮我们治好院长的人嘛,真当我不知道啊。就是想试探一下你而已。”女生似乎是不满意男子的回答抱怨地朝他拍了一巴掌。

         “疼!”

         “安静,人来了。”忽然菲利冰冷的语气插进了二人活泼的气氛当中。听罢二人也是闭上了嘴变回了之前严肃的神情。

         没多久,薄雾环绕的台阶上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在场的众人见等待的人终于要现身了都不自觉地伸长脖子望去。

         见凌惑的身影越来越近原本一直站在菲利身旁不做声的刘悦突然变得有些慌张。双脚不停地轻踏着似两只不安分的小兔,玉手也是不断地整理着衣服不知道该往哪放。

         “谁~特么~规定学校前面要修那么多台阶的。麻辣个鸡的累死老子了!”

         正当刘悦还在思考着要说什么的时候,凌惑抱怨的声音已经从门前传来。

         “欢迎。”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菲利带着标志性的表情,面无表情,上前一步冷冰冰地说。

         “欢,欢你个鬼啊,我说你们这些学校愣是要跟武侠小说里那样修在这种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里?你们修就修嘛,缆车不知道吗?特么那么多台阶是拿来给人玩命的吗?”

         凌惑此言一出站在菲利身后的几个学生皆是一愣,他们没想到这位传闻中的贵客说起话来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搁在平时别说是让菲利等了,就算是你提前来了跪在地上她都不会正眼瞧你一下。

         “下定决心学习的人不会惧怕这点阻碍。要是这点磨炼都忍受不了,有什么资格进行以后的学习。”菲利淡定地回应了凌惑的抱怨,但同时又似乎是在讥讽他连这点苦都吃不消。

         “我看你们这学院招的人少一半都是因为报名的时候累死在楼梯上了吧。”

         面对菲利当众挖苦自己凌惑毫无畏惧地呛了回去。他的这个态度让菲利身旁的几个人都有些不爽,之前被拍的男生也是咳嗽了好几声暗示凌惑说话的语气。

         “什么情况啊?怎么来的这个人那么不知天高地厚,菲利学姐面前都敢这么说话。”

         “切,初生牛犊不怕虎呗,肯定是没见识过学姐的厉害不然给他再多胆子他都不敢这么嚣张。”

         周围离得近的学生听到门口这番对话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起来。看来大家对凌惑这个新来的同学的态度都有着不小的非议。

         “你们别忘了那个传闻,据说他可是治好了院长的顽疾才有资格特招入院的。”

         “嗨我爸也是院长请去的医生,他告诉我那毒其实大家都知道怎么驱但就是不成功,只有他成功了而已。”

         “那也就是说他只是捡了个巧?”其中一个对凌惑已经非常不满地学生接话道。

         “恩,或许吧,但他真的是医好了啊。这点我们否认不了......”

         领导层小团体中的人们见凌惑一来就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平时高姿态惯了的他们心中对他的评价可谓是差上加差,但碍于菲利刚刚的态度他们也不好发泄。

         “这位同学。初次相见,你不得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吗?”还是那个被拍的男生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又一次说道,他似乎对让菲利表现出弱势的凌惑及其不满。

         “哦哦?我靠,原来这附近有那么多人啊,对不起啊,我到刚才为止也就注意到了这女人和这个女孩子。你要不说话我都没发现你们呢。”

         凌惑指着跟前的菲利和刘悦满脸尴尬地对那个男生大声地道歉。见凌惑说出这话刘悦的脸上多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但对其他人来说这话就不怎么好听了。

         “什么嘛,这人什么态度!”

         “就是,真以为瞎猫撞上死耗子救了院长就真了不起了?还真不把我们当回事了?再怎么说我们按资历都能算是他的前辈。”人群中的非议之声让菲利背后的小团体格外的高兴,看来凌惑的态度已经引起了公愤。

         “这位同学是我们疏忽了没有主动自我介绍,我们是学院学生事务管理成员,菲利学姐是我们的领导。”

         “哦,学生会啊,不早说,不加,不入,你们这些玩意我又不是不知道跟社团一样就是坑新生钱的。”眼镜被拍男本来对于自己的职务是非常自豪的,但被凌惑这么一挤兑顿时让他有点无地自容,甚至让他觉得一直处于自己心中神圣地位的菲利受到了侮辱。

         “你!!!”

         “哎,对了对了,你们那个院长呢,我咋没看到,哎对就是你爷爷。是你亲爱的院长大人。”凌惑不理会眼镜男的愤怒突然鼓起掌对着刘悦菲利大声吆喝起来。

         “别跟我说他这么多天了还在床上躺着啊,还说什么高规格接待呢,院长都不来,尽叫一些小角色过来,怎么说原来我出面也是要来个副总裁什么的才行啊,你们这,连人力资源部部长都算不上......”

         虽然众人不太明白凌惑有些词的意思,但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足够解释了。

         “你不要太过分了!”

         终于,以眼镜男为首的学生会数人再也无法容忍凌惑挑衅的态度,训斥起他来。

         “良宽,你这是对待新同学的态度吗?”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眼镜男一听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立马住了嘴。

         “凌小兄说的是,是我来的晚了,没有接待好你,哈哈哈,但你也得体谅下我这大病初愈的身子骨嘛,是不是,哈哈,小兄弟就别这么小心眼计较啦。”

         起初,被这话打断思绪的众人还没有回档,但经过片刻的反应之后,所有在场的人除凌惑以外看到这个老人皆是惊讶到不行。

         “院长!院长来了?!”

         “不会吧,他老人家一大早真的到这来了。”

         “院长自生病以后这么久就没再露过面,他今天居然出现在这里,莫非真的是因为他”

         “那个叫凌惑的小子真有这么大面子?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刘薛岳的出现无疑是一枚重磅炸弹,让众人眼前这个轻狂少年的身份多了一层奇幻色彩。留下他们在清晨的冷风中独自凌乱。